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网络原创 > 梦里云归 > 生死一须臾

梦里云归:生死一须臾

小说:梦里云归作者:蔓丽精灵

黑衣眼中泪光一闪,单膝跪地,把金光扶着起来靠着自已身上,慌乱得给他松绑,乍见金光腕上一片青紫,有绳痕还有铁扣的淤痕,忍不住眼圈一红,金光看着他,幽黑的眼眸上微微蒙也些水汽。

那人心中愈发难过起来,低声道:宗主,弟子凌冰救您出去!说着并指运功,一道法力透穴而入不要!伴着强自冲破哑穴的一声低呼,一口鲜血从金光口中喷了出去,凌冰立时泪如泉涌,慌乱得用衣袖,擦去他口角的血迹。

低低的哭道:宗主,您这是怎么了?宗主我的穴道,是被他用逆血手法封上的你若正常解穴,我就会气血倒流,筋脉暴裂而死的凌冰明白逆血封穴,如同酷刑,血脉之中时刻如同万蚁吞噬。

急急说道:宗主,你快指点我,为您解穴呀!金光刚想说什么,忽然神情一凛,低语数句,凌冰颜色俱变,金光眼神凌历,喘息着低声斥道:凌冰,你枉我待你不薄要杀就杀凌冰强压心头的酸楚,低声喝道:把金令交出来!你交不交说着恼羞成怒,挥掌向金光天灵盖劈去。

住手!囚室的铁门被人踹开,方远山夜枭般的声音,已在凌冰背后响起。

我看看是谁在这儿趁火打劫?火把照亮了整个囚室,一身黑衣的凌冰,半蹲着,扯着金光的衣襟,金光的身子借着这个力半坐着,一头黑发凌乱的垂着。

凌冰的手掌中的运的功,应该是散了,但是手还举着。

看着是一付要杀人的模样。

方远山冷冷斥道:放手!凌冰受了惊吓一般将手一松,金光重又摔回地上。

凌冰看在眼里,疼痛刻骨却也不敢表现出半分。

转过身来向方远山施了一礼:弟子凌冰参见师叔!凌冰,你来是来救他的吧?方远山淡淡得问,不是!凌冰回答地极为干脆,难不成你是来杀他的?我可记得你们可是情同手足呀!方远山扫了一眼金光惨白的面容,他的眼中已隐隐有了杀气。

我说了师叔也不信!师叔还是直接杀了弟子吧!咦?方远山有些意外说来听听,再决断也不迟呀!弟子和金光是感情是好,所以不忍心让他死在师叔手中,知他性格太倔,就冒险来此劝他,将金令交与师叔。

也可寻得一条活路,谁知他不知好歹,竟然骂我是叛徒!我一气之下,差点杀了他。

是吗?方远山的口气不阴不阳,师叔!你如不信,就杀了弟子吧!凌冰赌气说,方远山知他在玄心弟子中威望颇高,笑道;不是师叔不信你!这种时候,你总得做出点,让我信任的事情来吧?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趁机把人救走?凌冰头一低:我怎么做,师叔才能相信呢?他既然软硬不吃,那就杀了他吧!说着,方远山竟然递过自已的佩剑。

探试看着得凌冰的眼睛,不可!凌冰和他对视波澜不惊为什么?虽然早料到凌冰会有这一说,没想到,他会回绝的这么直接六部分舵的舵主,隶属于宗主直属。

他们六位可是只认金令不认人吧?师叔难道有把握,杀尽六部舵主么?这倒是没把握,方远山看了看金光白衣上的斑斑血迹。

不带任何情绪得说:是人,是血肉之躯,他就会有忍耐地的极限。

我们可以对他用刑呀!师侄你认为如何?方远山的眼眸中透出一丝阴笑,凌冰低着头,没有答话,方远山伸手从墙上摘下一根鞭子,丢到凌冰脚边,冷冷得说:是帮我的,还是叛我的,就看你的表现了!凌冰牙根紧咬,面上还是若无其事得,弯腰捡起鞭子,金光清冷的眸子里,看不出丝毫的惧怕。

凌冰觉得自已的手都在颤抖,他下不去手,哪怕是做戏也做不到!凌冰你个叛徒你要杀本座,只管来好了!如此婆婆妈妈得,倒让本座看你不起!金光的责骂声让凌冰清醒过来,这是宗主的严命!他将心一狠,眼一闭,手中的鞭子已落了下去!怕方远山看出破绽,凌冰不敢做假,鞭鞭落实,鞭子过处,衣衫尽破,道道血痕透衣而出。

好了!方远山伸手将扬起的鞭子抓住我不是要你打死他,我是要金令!凌冰一直没忍心去看,睁眼看处,金光衣衫上血痕交错,双目紧闭,似已昏了过去。

方远山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双眉紧锁原来是想把他悄悄杀了,只说除了个叛徒,可是那个六个老儿凭空冒了出来!非要见了金令,才认宗门之主!可是这金光又是个宁死不屈的性儿,唉,这让我如何是好?凌冰眼波一闪:师叔我有个法儿!    金光重又被皓回到椅子里,身上穴道尽解,过了片刻才悠悠醒转。

方远山看着他,口气柔了下来:小师侄,你受苦了!我不该这样对你!你只要交出金令,我绝不伤你性命!金光并不理他,眸似利箭一般盯在凌冰身上,似要将他生吞活剥一般。

    凌冰凑上前去,刚想说话,金光冷冷地打断他:凌冰,你好手段!你想为他做说客?凌冰闻言,微微一哂:宗主,我这也是为你着想!为我着想?金光不禁一笑,看了看身上交错的鞭痕,淡淡道:那还要多谢为我费心了?说来听听,如果你真的为我着想,你就杀了方远山那个叛徒!凌冰摇摇头:我做不到,方师叔说了,只要你交出金令,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难道,你真的不想活下去?金光眼眸更是冷若冰霜:凌冰,你看我是怕死的人么?‘你不怕死,但是你父母之仇还未报!那些妖魔还在四外肆虐金光双眉紧锁,似乎陷入深思之中,半响看了看一脸奸诈得方远山,又看了看凌冰,摇了摇头:不!本座不会把宗门交给,一个欺师灭祖,为了宗主之位不择手段的人!方远山当时脸就绿了!一把扯开凌冰,狠狠道:让开,他既然如此想死,我就成全他!来人!拿我的短剑来!有人递过一把短剑,方远山一把撕开金光的衣领我这就给你开膛,自已取出金令来!金光云淡风轻得说:没用的,你是取不出来的,金令早已和我的血脉融为一体,除非我自已动用内力,才可将它与我的身体分离出来凌冰上前两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物,塞到金光口中,一掌拍在他胸口上,迫他咽下。

方远山和金光同时色变你给我(他)吃的什么?凌冰淡然一笑:师叔,呆会儿,他就会听我们的命令了!这是我在异域求的一枚奇药,叫做摄魂丹方远山半信半疑的看着金光,金光的眼神凌利如刃,似乎在抵抗着什么,并不说话,不消片刻,金光的眼眸越来越涣散。

牙根紧咬,终于骂出一句叛徒!    见金光已如入定老僧一般,方远山试着问了一句:金光,你把玄心赤金令交给我!金光痴痴愣愣:我交!双手在慢慢比划,似乎在运功拈诀!可是双手被锆在椅子扶手上,根本没法完成,钢扣的锋利的边沿,却已嵌入皮肉之中,凌冰道:师叔,快将他的手锆打开!    金光双手灵动,结了个极为繁复的印法,一道赤金色的光芒,自他胸中绛宫透出,赤金色玄字符,流转光华,瑞光万道,化作一枚古金色长方之物,落在金光手掌中,方远山扑过去夺过手中,仔细观看,却是象极了令牌的东西,纯金打造兽吞口,下缀祥云,正中一个古篆刻就的玄字,精巧无比,在掌中也是光润夺目,隐隐透着尊贵华丽。

    方远山爱不释手的把玩着赤金令,凌冰上前问道:师叔,金令既已到手,他如何处置?方远山看了看半靠在椅子上,神志还在昏沉中得金光,一语双关的说:凌冰,你可是为我立了大功!如果你这件事做好了,我绝不亏待你!多谢宗主!凌冰低眉顺目的说:宗主,您先去对付那六名老儿,我把他押去祭坛!杀一警百,让大家看看这就是和您对抗的下场!方远山立时眉开眼笑,拍了拍凌冰的肩头赞道:好孩子!有见识!    玄心侧殿金芒闪烁,六部分舵的舵主,参见玄心赤金令,以大礼参拜玄心新宗主,方远山春风得意,正要宣布开玄心大殿,升法座举行宗主继位大典,门外一声喧哗:圣旨下!方远山有些意外,虽说玄心正宗是正道执牛耳者,却也没有圣旨直接传来的先例,意外归意外,却也不敢怠慢,摆了香案迎接圣旨。

    来传旨的是位年轻得将军,一身白袍看不出什么官职,他进了侧殿,往正中一站,众人垂首而立,钦差扫视着从人,朗声道:圣旨下!众人忽忽拉拉得跪倒了一片,着玄心正宗主,进宫见驾!方远山往前跪爬了半步:草民方远山,领旨!你?钦差疑惑得看了看他:你是这宗门之主?草民正是玄心正宗新任的宗主!钦差打开圣旨看了看冷冷道:这里写的明明白白,玄心正宗主的宗主,姓金单字名光!怎么会是你?方远山脸色立时有些变了这个点点冷汗立时从鬓角渗了出来,将心一横:启禀钦差大人!金光并不是宗主,他是宗门叛徒,勾结魔物,残害同门,欺师灭祖!他的宗主之位是夺来的!方远山有些急迫,恨不得把所有的罪名,都给金光扣上。

钦差双眉紧皱,拦住他的话头:他人在何处?方远山不知钦差想要何为,要来个死无对证:金光他已按宗门法规被处死了!大胆!钦差立时变颜变色,刚想说什么,从殿外匆匆跑进一个人来,大声禀道:启禀宗主,叛徒金光,已被押到祭坛,请宗主与众舵主去观刑!禀完了,才看到黑着脸色的方远山。

钦差脸色一缓:方宗主,这是何缘故?方远山悄无声色地,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大人见谅,草民是以为,叛徒已死了,没想到,这些弟子,愤恨不过金光这种所为,竟然要将他押在祭坛,明正典刑!钦差点头称是:如此大奸大恶之人,不除不足以平民愤,本钦差也想看看这种恶人的下场,不知方宗主肯不肯行个方便?钦差大人,既然有此雅兴,请随我来!凌冰带路!狠狠剜了一眼凌冰,凌冰委委屈屈的跟在方远山,小声解释:弟子并不知道,钦差来呀!    祭坛建在山顶,大理石铺就的地面,光滑可鉴,汉白玉栏杆围出二十丈见方的平台,平台正中一张汉白玉的桌案,应该就是祭台了,祭台两侧,各有一个两人合围得白玉柱子,柱上垂下链环,应是明正宗门法典用刑柱,左边的柱上绑着一个人,一身白衣血迹斑斑。

长发凌乱,有一丝拂在脸侧,衬得他的面颊,越发苍白透明,唇色几近灰败,看似受了内伤。

两只幽黑的眼眸,清彻如泉。

他眼光淡淡扫过众人,只是见了这钦差,闪过一丝诧异,却立时水过无痕的散了。

    方远山生怕夜长梦多,对钦差抱拳施礼:钦差大人,请您就在此观刑!来人呀!行刑!且慢!钦差朗朗一声,方远山心中,陡然打了个突,陪了个笑脸问道:大人,您有何吩咐?钦差的目光,从金光遍布血污得衣衫上,不经意的划过,双眉微皱冷冷得问道:方宗主,他的罪状可曾招认?方远山心思转了几转,瞟了瞟一言不发地金光,谅他也冲不破哑穴,心稍稍镇定下来,可也不敢大意,手暗暗在袖中掂了法诀,事若有变,立时可以在无形中,杀了金光灭口。

脸上却恭敬无比得答道:回禀大人,他招认了!噢?钦差显然有些意外他招认了?他招什么罪状?他说他是为了宗主之位,才勾结魔物,害死三将,与燕宗主的!是吗?钦差大人语气中听不出情绪,沉默中慢慢迈步上了台阶,大人!钦差似乎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本官见此人眉目清朗,不象是大奸大恶之徒大人,你不可貌相的!‘我想问他几句话!大人,此人罪孽深重,况且已招认罪状,杀之可亦!人命关天,你休要拦阻!方远山不敢再多言,袖中的法诀却蓄势待发,钦差走到离金光两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问道:金光,方宗主指认你的罪伏,你可招认?金光的眼波在玄心弟子中,慢慢扫过,若有所思,对钦差的问话,充耳未闻,见他不言不语,方远山不由心头窃喜,钦差双眉微蹙,沉声问道:金光,本官问你的话,你为何不答?你是不能说?还是不敢说?大人,他自知罪不可恕,哪里还有言语辩解?大人,行刑吧!不知何时离开的,凌冰悄悄隐回到弟子群中,微不可见的向金光点了下头,金光唇边溢过一丝,不易察觉得的笑意,眼神一凛,朗声道:方远山!你可知罪?方远山面色一变:金光!你我?我什么?你欺我,不能说话么?你当然可以说,但你想好了说!不要再连累了,你门下弟子!金光冷哼一声:你趁我内伤加巨之时,制住我的穴道,逼我交出宗主令符,甚至不惜对我用刑!你还逼我服下断魂丹,控我筋脉,如此恶毒的手段,只为了这宗主之位?方远山正要施出法诀,见钦差大人有意无意的,正好挡在金光身前,他悻悻得收了诀。

一派胡言!方远山面色铁青恨恨叫道:来人!速速将这宗门叛逆,明正典刑!六部舵主中最有威信的,青木舵主越众而出:且慢!方远山一愣,立时陪了笑脸:青木舵主,您有何异议?老头眼中精芒闪烁,不卑不亢得说:既然你和他各执一辞,草率处置大家心中必不会服气,不如会同我们六部分舵会审如何?青木舵主,他这是狗急跳墙!故意混淆视听颠倒黑白,为了拖延时间的!您可千万别听他的!方远山明白,如果不立时除掉金光,六部会审的结果,只怕是自已没了生路!来人!将附逆押上来!话音未落,只听祭坛下一阵混乱,有人叫道:师父,不知是谁把他们放出来了!只见弟子群中,乱成一团,十数名玄心弟子,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左突右冲所向披糜,杀的方远山的弟子,毫无还手之力,边往祭坛冲,一边口呼:弟子誓死护卫宗主!这些人的衣饰,方远山认识,这是金光身为四将时的亲传弟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