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网络原创 > 梦里云归 > 情牵生死关

梦里云归:情牵生死关

小说:梦里云归作者:蔓丽精灵

    迷雾豁然散去,眼前一片清朗,前方疾驰而来十数骑人马,红衣当风猎猎飘扬,见到突兀出现的魔物,不禁有些惊异,但是没有半分的滞涩。

为首的那人,手中的宝剑往上一举,人马立时停了下来,宝剑一横,众人跃下马来,耳听得脚步沙沙轻响,转瞬间已行云流水般,布下一座阵法,除了脚步声外,就再无半分异响。

    天罡星宿阵无相惊异得声音,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是他!真的是他!那天匆匆一瞥,他的相貌已注定让我记忆一生。

第一次让我见识到了,他的大将风仪,他的镇定,处乱不惊,与年龄不符得沉稳,让我生出些许求生得希望,他似乎没有认出我来,我在他眼中也许只是魔物中的一只。

    虽是无声的对阵,我也看出了端倪,他们似乎经历了什么变故,人数减少了过半,那对中年夫妇已不在他们中间,他们似乎视这少年的马首视瞻。

    这红衣少年,按照九宫步法,步步相扣,走到阵心之位站稳,他身侧一位年龄稍长者,面色微变,迟疑下,走到他身旁,压低声音:宗主,让属下守此地吧!少年剑眉微轩,沉声:回你的方位去,不许有失!一见少年宗主,面沉似水,他也不敢多言:是,属下遵命!那人口中如是应着,担忧之色溢于言表,少年似有不满,但没有再说什么。

    无相一示意,身后的妖兵已争先恐后地,蹿将出去,半空中妖氛森森,惨雾凄凄,妖气甫一接触阵法中射出的法力,就立时魂飞魄散,化为劫灰,随风散去。

    玄心正宗似乎在保存实力,步步为营,只守不攻,妖魔们想伤他们是难上加难,见妖兵损失了一批又一批,无相淡紫色眸子,已充血变得更紫,他手向后招了下,几个小妖拱手:大王,有何吩咐!无相不理会他们,从怀中摸出一个小锦盒打开了来,从羊脂白玉**中倒出一粒,晶莹剔透得丹药,通体透着妖异的绿色,轻声说;紫嫣,吃了它!是什么?我不禁有些惊恐,他笑了笑,虽是俊颜依旧,而在我的眼中却与那枯骨无异,不由寒毛倒竖是同心丸,你是我的王妃,与为夫理当同心,生死同共,对不对?他说的云淡风轻,温言软语听在我耳中,却如同数九寒冰。

我知求他也无用,若无其事的笑了笑,轻轻放到口中:好,我吃!然后悄悄压在舌下。

做的好!他不动声色得拍了拍我的后背,压在舌下的药丸却滑下肚去。

他也拿起另一颗对我笑了笑,也吞了下去。

把王妃保护好!若是少了她半根寒毛,我杀了你们!他把我抱下马来,有意无意的在我耳旁轻语:此药半月不解,你会断肠而死!只有他!说着用手指向阵中的少年宗主:没错,我在他身上已感觉到,玄心灵镜的气息,只有玄心灵镜执有者的,心脉之血可以救你!他轻轻一笑,笑的别有深意,笑的不动的声色,却比那恶鬼还要狰狞几分放心吧,紫嫣,我一定会灭了那宗门,杀了那个娃娃给你解毒的!我心骤然一痛。

    我站在妖兵从中,看着无相,纵异兽,闯入阵中。

那妖王果然不同寻常,不是那些妖兵妖将,可以同日可语的,玄心弟子哪里拦的住他?他入玄心大阵,如过无人之境。

少年宗主将剑上举,阵法立时稳形换位,此阵是根据天罡三十六星宿,推演出来的。

环环相扣,互为因果,互为照应,变幻无穷,道**力,已逞连绵不绝之势,法力,剑气,交相炸响,赤金色玄字光芒,此隐彼现,映得半边天色也是一片金黄。

    阵法几次移动,生死各门早已换位,将无相困在阵中,他察觉了玄心宗主所处的位置,是整个阵的阵眼,是整个大阵至险,至重要的位置。

镇守阵眼之人,必要武功高强,精通奇门八卦,明白五行相生相克之道,方能因地制宜的布阵,使阵中接天阳取地阴。

阵法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

无相冷哼一声,运魔气格开袭来的符法,将身形一纵,跃上半空中,手中妖法一挥,立时变化出千万分身,手执利剑,对着玄心宗主头顶齐齐刺下,少年宗主举剑上迎,电光火石的一击,两人已在转瞬之间,连拆了十数招,群妖趁势攻上,阵法中人人凝神迎战,无暇他顾。

本来立在少年宗主不远处的人,为宗主担忧更甚,迎敌之余眼角的余光不时瞥来,唯恐宗主有失。

一个无相的分身,在玄心宗主全心迎战之时,欺到宗主身后,剑光一寒,就要象着宗主后心刺去,小心!两个字冲口而出,夹杂在糟杂的人声中,低微不可闻,玄心宗主一脚踢开无相的剑,反手一剑将偷袭的小妖刺死。

我心中记挂着少年宗主的安危,想要上前,众小妖哪里肯放?娘娘,小的奉命保护于您,如果你出个什么三差四错,我等命俱不保,让娘娘怜悯!我心如火焚,一脚将拦在身前的小妖给踹开,它们不敢还手,却也不敢放行你们口口声声,我是你们的娘娘,你们为何连我的命令也敢不听?我又气又急,小妖们跪了一地娘娘,你不要为难我们了!    正在苦苦纠缠之机,只听的妖魔群中一阵大乱,一人一马,已如一股白色旋风,卷了上来,白衣银剑,人如猛虎,异驹如龙。

在群妖从中,左冲右突,砍的群妖,人仰马翻,所到之处,无不惨呼连连哥哥!我放声大叫,一见此人,我又惊又喜。

哥哥遁声而来,所向披糜,众妖魔不是命丧剑下,就是做了鸟兽散,上来!哥哥杀开一条血路,冲至近前,砍翻几个与我纠缠的小妖,将我拽上马来。

坐到哥哥身前,我饱受惊吓的心,才安定下来,忽然看见,这马头顶的一株树杈状的独角,不由惊疑:哥哥,这怪兽如何成了你的坐骑了?哥哥不敢分神,简短的说:这妖兽斗不过我,输的心服口服,就甘心做了我的坐骑,反出妖巢说着话,剑眉微挑,一提粉龙驹的缰绳,竟然从群妖头顶一跃而过。

    闻得身后大乱,前方战斗正酣得双方,都是一愣,玄心弟子见妖魔后院起火,不由为之一振,手中剑气符法,交相辉映,炸的妖魔血肉横飞。

无相妖目深紫,急怒交加,手下加重了几分力道,将一把魔剑用的出神入化。

这少年宗主,虽然是个将相之才,却因宗门初遭变故,人手锐减,自已身处的又是阵眼之险地,一方要应敌,一面又要指挥阵势的变换。

虽然将玄心功法,守的如行云流水,却也可见微有涩滞。

    我们冲到阵前,玄心弟子曾见过我兄妹,知我们并无恶意,将阵法开了缺口,放我兄妹二人进去紫嫣小心!哥去助阵!他把我扶下马,叫道:玄心正宗的兄弟,帮我看好妹妹,我去助你家宗主!玄心门人应道:公子放心!有我等在,就不会让令妹,伤到一根寒毛!    哥哥不及多说,抽宝剑,加入战圈。

无相妖目中凶光一闪,冷森森得说:郭子仪!我是你的妹婿,你休要帮错了人!哥哥朗声笑道:哈哈哈,我郭家即使不是官宦名门,也不会与妖魔结亲的!妖孽看剑吧!无相冷哼一声:你如果杀了我,你家妹妹也会心碎而死的,你想好了么?哥哥猛然大震,叫道:妖孽,你对我妹妹施了什么妖法?施什么妖法?无相口角微挑,淡淡一笑:生死与共,生死同心呀!你不如与我一起杀了这个娃娃,也可救你妹妹一命!你让她服下了生死丸?哥哥脸色巨变。

侧目打量着身旁全神戒备的少年宗主。

双眉紧锁,我知哥哥在两难,少年宗主,神情依然冷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