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网络原创 > 梦里云归 > 魔宫存清明

梦里云归:魔宫存清明

小说:梦里云归作者:蔓丽精灵

一袭貂裘轻轻披在我身上,乍然的温暖拉回我的心神,透过重重衣袍,他的温度透过来,扶我起来,发丝半掩得的脸庞,粉色的唇,琉璃的眼瞳,清浅的关切,让我顿生温暖。

他那可以摄魂夺魄得眸子,有月光下闪着淡紫色的光泽:跟我走吧!柔柔得话从他口中软软吐出来,我的心立时静下来,静下来,万般空寂,就连心头萦绕不去的一丝不安与牵挂,也去的无有了踪影。

    再醒来已不知身在何处,顾不得身子酸软无力,从软榻上挣起来,放眼望去,这是一个什么所在?锦衾绣被,满室的珠光宝器,角阁上的夜明珠,光华流转,夺目耀眼,反比那红烛还要不得艳上三分。

门前置放着一张八面屏风,绘龙雕凤,言说不尽的富贵奢华。

    门推开了来,进来几个手捧着凤冠霞披的,粉衣丫环,见我呆坐在那里,齐声跪禀:请娘娘更衣!娘娘?我惊异的看了看左右,确信别无他人了,越发惊讶的合不拢嘴请娘娘速速成更衣,不要误了大王的吉时才好!大王?你们大王是谁?我不认识他!我我看了看门口,趁她们不注意往外就跑,她们慌忙起身相拦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嫁给你们的大王!我拼了命的撕打着,一双大手紧紧将我抓住,我抬起头来:是他!怎么会是他!见过大王!四个小丫环,连忙俯身行礼,他是我在街头偶遇的那个男子你你是谁?他笑起来眉目更具蛊惑看着我,看着我!他的声音依旧如此惑人心神,我慢慢抬起头来,他的眸子黑如深渊,让我无端生出可以亲近,可以托付的念头摄心术!我曾听哥哥说过,江湖上这种邪术,甚是历害,我忙把头扭到一旁,他捧住我的脸,让我不能躲开。

看着我,我是你的夫婿,我们马上就要成亲了!你是我的新娘!他仿佛在念一种符咒,一点一点的控制我的神识!不!我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嫁与这个妖人!,我悄然用指盖,掐在左手的虎口处,手上的锐痛,让心灵保持着最后得清明,口中佯装迷糊得:你是你是我的夫婿,我是你的新娘!对,对,你是我的新娘!他果然以为我又中了他的摄心术,欣喜不已,不再运功看我,口中笑道:来来,听话,换上吉服,宾客还等着呢!手一挥,四个小丫环围上来给我更衣,我装做木木讷讷得任她们摆布,心道:见宾客也好,只要能出去就能有机会伺机逃走!    出了门才知道,一切并非我所想,这是座长长的山洞,宽敞得石壁上,每隔四五步,就插着个火把,把长长不见尽头的山洞照的如同白昼,再斜睨一眼两旁的待卫,骇得胆战心惊,两旁站着的竟然全是些,变化不完全的妖怪,或人身兽头,或人头兽身,还拖着尾巴,我手脚冰凉,身子不由一抖,搂着我的妖物,立时警觉的望着我,我茫然的看着前方,口中喃喃:冷冷他才放下心来,将我搂看更紧,我不敢流露丝毫的神情。

    巨大的石厅里灯火通明,十数桌宴席,觥杯交错,一眼望去,是群魔乱舞,一见妖王牵着手我进来,立时鸦雀无声,他带着我走到席前的高台上,朗声道:众位兄弟,今晚本大王是双喜盈门!本大王苦寻了四五百年,终于寻得了一位心仪之人!她就是本大王的新娘子底下群妖叫嚣恭喜大王!贺喜大王!这妖王用手势压下众妖的叫喊,接着说:这第二喜就是,新娘子恰恰是生辰八字至阳之人,得到她我就可以,把至尊心经,修习到最后一重了!底下立时声音鼎沸,妖头攢动,举杯换盏,大有不醉不归之势,妖就是妖,没有人间的繁文缛节,所以也没有行什么拜堂之礼,那妖王取过一杯酒,送到我唇边:紫嫣,来喝了它!今后你就是我的王妃了,听话喝了它!他的语气依旧温柔如斯,我却不敢流露出丝毫得情绪波动,硬着头皮轻轻啜了一口,酒杯中鲜红如血,一股血腥味直冲嗓间,不由一阵作呕!    我再也装不下去了,几乎冲出门去,妖王见我面色惨白,连忙让台下的侍女跟了过去,我扶着墙角,胃中阵阵翻腾!被凉风一吹清醒了许多,心如火焚,不知怎么才能逃出魔窟,又记挂哥哥的安危!    妖王已跟了出来:紫嫣,好些了吗?他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等一会儿,皇兄就会来亲自见见你的!禀报大王!圣君他一只小妖,急冲冲的奔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

妖王气不打一处来,一脚把它踹开叫什么叫,出了什么事,急成这样,太失体统!说!什么事?小妖战战兢兢得附耳上来圣君他,他他驾崩了!妖王象被雷击似得,呆了片刻恶狠狠得说:再说一遍!我听出他声音中,深藏不露得轻颤。

圣君,圣君他驾崩了!妖王似乎强忍悲痛:怎么回事?说!小妖胆战心惊得:圣君,是为了七世怨侣的事,和玄心正宗的开战,惨死在玄心宗主燕赤侠的手中!妖王牙齿轻轻打着颤,我知他是悲愤之极!怒吼一声燕赤侠!我与你不共戴天,玄心正宗!我在此立誓,必灭你全宗门!    他回头叫来几个侍女:把娘娘扶回去!玄心正宗几个字,我心头巨震,我想到了那个红衣少年,我一把拉住那妖王的手臂大王,你去哪?他甚是惊疑,见我不像是心神被迷惑的样子。

你他上下打量着我你是清醒的?我点点头大王,你去哪?我去找玄心正宗,为我皇兄报仇!我一把握住他的手:我也去!我看出他眼中的凝惑:大王,我已是你的王妃了,我理应与你生死相随!妖王似乎很感动,半信半凝皇兄与皇嫂,就是形影相随,难得我也娶到,这样情深义切的王妃!他下了决心:好,我带你一起去!。

    一团白色骤然消失了,只余下一院子目瞪口呆得宿客,风摇着枯木,抖碎了清冷月影,人们深浅不一得的呼息声,在夜空里清晰可闻。

    我惊惶失措地扑向那矮墙,红砖墙被踏出个缺口,那里还有哥哥的影子?哥哥!我凄历的尖叫,撕破了短暂得寂静。

    慌乱地脚步声,在小镇的青石小路上,匆匆忙忙。

枯木,冷月,寒霜,风声凄凉,高阁,低屋,草堂,在凄迷的月色明明暗暗里,幻化成光怪陆离魔物,我又惊,又怕,又急,又冷,脚下一个踉跄,跌在青石上,泪雨纷飞的天地间,唯余那千折百回的悲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