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网络原创 > 梦里云归 > 山重水复疑无路

梦里云归:山重水复疑无路

小说:梦里云归作者:蔓丽精灵

眼看着这期限快到了,渤海郡已在边境集结兵力。

    听到此郭子仪暗道:你李太白口口声声要报我的恩,却是为我揽了如此凶险之事,谁知你安的是什么心。

李白似乎察觉郭子仪心中所想:子仪,我听外面传言,你曾飞剑斩过蟒精?力挽震天弓,一箭射死过吊睛大虫?还用一滩碎石退过贼寇?郭子仪点头这些倒也确有其事,不过人们口耳相传,难免不是加了些情节,我哪有传言中的如此神勇?好象刀剑不侵似得。

李太白掂须思量:如此说来,子仪你来对付这恶兽却也是不二之人选了!此话怎讲?你能拉强弓说明,你有过人神力,能用碎石布阵退敌,说明你智谋过人,能箭躲猛虎,是说明你临危不惧。

你恐怕是这天下,不二之人选!听李太白说的如此有信心,郭子仪心中仍在打鼓:大人,这兽是何等模样,我尚且没见过,哪里敢言降它?李太白轻笑道:子仪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么会害你?你且附耳过来!听完数语,郭子仪疑惑道:李大人既然是成竹在胸,为何还要大费周章的,遍天下寻找降兽之人?李太白道:我的那些还只是纸上谈兵,能够临阵实施的,非得一艺高胆大心细之人,能够临危不惧,纵然不能取胜,也可全身而退呀。

郭子仪双眉紧皱:罢了,我郭子仪不就一血肉之躯?如若真能救出太子和金宗主,子仪事后定当厚谢!    唐明皇闻报寻到了降兽之人,吩咐李太白将郭子仪引入御花园,谒见龙颜。

唐明皇选择在那里接见郭子仪,倒是有自已的想法。

一来这恶兽被关在此处,唐明皇每日里闲来无事,就来此远远观看此兽习性,慢慢寻它弱点,好指点豪杰,一举将它擒获,二来,李太白报知寻得降兽之人,唐明皇不以为然,因为为名为利来的人太多,无不是落个丧身兽口的凄惨下场。

    一位身着明黄服饰的人,负手而立。

李白与郭子仪大礼参拜,那人这才转过身来,淡淡不失威严地说:李大人平身!谢皇上!李太白站起身上,恭敬的待立一旁,郭子仪未得旨意,心怀忐忑的垂首跪着,心如火焚。

皇上漫不经心的,扫了两人一眼:李大人代天巡守,一路奔波,鞍马劳顿,扬天威抚万民,暗中寻找这降兽之人,李大人让陈侍卫,快马传来讯息,说是寻得救国的良将,降兽的贤臣,莫非就是回陛下,微臣寻到的救国良将正是此人!噢!这位壮士,你且平身,起来说话!谢皇上!郭子仪平身垂首站在一旁。

这位壮士如何称呼?且抬起头来,让朕看看。

草民不敢,草民相貌丑陋恐惊了圣驾。

唉,朕岂是如此胆小之人,你且抬起头来,恕你无罪!郭子仪这才抬起头来,唐明皇放眼仔细观瞧,不由暗暗赞叹。

这人年方二十挂点零,身高九尺。

身材匀称,穿一身素色长袍,腰束锦带,一头乌发半束半披,面如冠玉,天庭饱满地阁方圆。

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一双凤目皂白分明。

鼻如悬胆,唇若涂朱。

站在那里一团英气。

唐明皇先自有了七分喜欢,言语上不自主的放柔了些:你姓甚名谁,家住何处?一一对朕说来!草民姓郭字子仪,太原汾阳人氏!你家也是汾阳的,那位五州刺吏,倒也是汾阳人氏呢,但不知你可认识?一说这话,郭子仪心中犹豫下禀道:回皇上,您说的那位五州刺吏正是家父!噢唐明皇面色又有了几分欣喜:原来是将门虎子。

来来来,你且随朕过来,把这神兽看上一看    内侍头前引路,顺着桥榭转了几个弯,眼前豁然开朗,一片开阔的草坪上,围了一个精钢牢笼,根根钢筋,都有小儿手臂粗细。

千年寒钢铸就,寻常二十个壮汉也休想,撼动它分毫。

几个人慢慢接近笼子,虽然脚步轻慢,却也惊动了,笼中之物,忽的一声从暗处蹿将出来,这是一头似狮似虎的野兽,头了却多生了一对犄角,一身暗红色的长毛,身上的长毛都打着旋,两只铜铃似的眼睛,闪着凶光,血盆大口,口角露着两颗獠牙,似乎是饿了,闻到生人气息,激起了嗜血的兽性,从腹腔里闷吼着,两只粗大的爪子,从笼子的缝隙中伸出来,抓挠着,爪尖从肉里探出来,又粗又尖,钢钩一般,想把靠近的人捞进来,大快哚颐。

几次三番抓不到,狂性大发抡起厚重的前掌,重重的拍在笼柱上,粗粗的精钢竟然颤颤微微,似乎随时可能断裂一般。

快,投食于它内侍领命,纷纷将手中的活鸡活兔投掷笼内。

那兽虽然生的笨重,却不失灵敏,只见它左纵右扑,爪挥口咬,那些活物纷纷落入它口中,郭子仪对身旁一侍卫道:长官你手中的食物,可能借我一用?见皇上默许,侍卫将手中的一只雪白灵兔交到郭子仪手中,郭子仪稍退半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暗暗贯注内力其中,手一扬那雪兔,在半空一个急旋,堪堪从那兽身后飞过,那兽两只前掌,各按着一只鸡,只中叼着一只半只正在撕咬,眼看着雪兔就要穿笼飞过,那兽闷哼一声,前蹄一撑,后蹄腾空跃起,如同钢鞭一般的尾巴,一势横扫秋风,那灵兔已改变方向,象它身前落去,落地的一瞬间,恶兽一口咬住,哪里还肯松开?众人看的心惊胆战,只道这恶兽凶猛,谁料这畜生还有这番计谋?见郭子仪也沉默不语,唐明皇心中刚燃起的希望也破灭了:郭子仪如果你心中没底了,现在退缩还能来的及,朕不会怪罪于你和李卿家!郭子仪恭恭敬敬得施了一礼:皇上,生死自有天命,草民虽然卑微,却也是大唐子民,愿意为国分忧!。

    那官员力邀郭子仪,与他同乘一轿,郭子仪对他的态度也是一头雾水,心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且走一步看一步吧!与那位大人上一官轿,这轿子倒也不算拥挤,轿帘一放,那大人一把握住郭子仪的手:恩公,你当真不认识我了么?郭子仪仔细看了又看,迟疑道:大人,您认错人了吧?唉,恩公定然是善事做了无数,已然不记得了,想当年我远赴京城赶考,路上遇上了劫匪,银两一毫全无,又身染病症,眼看就要做了那异乡的冤魂,恩公途经破庙,请来郎中为我治病,又倾囊相助,却不肯留下名姓,扬长而去,若非恩公名声在外,我岂不是要遗憾终生?如此这般一说,郭子仪隐隐记得确有这么一出,那是随父赴任的路上。

偶尔救下的一位落魄书生,不想天道不欺人,却在这紧要关头遇上。

大人,当年之事,举手之劳,如今我的救命恩人,身陷囹圄危在旦夕恩公的救命恩人,就是我李白的救命恩人,如今这大唐朝,却有一桩,天大的困难,要你相助,你且放宽心,我定能想办法,请得圣旨救你那恩人脱困。

您就是李白?代天巡守李大人?郭子仪对这位才名远播的大诗人,心存敬意。

本想请父亲代为引见,谁料却是故人。

李白双眸微凛正色道:恩公,你拦路绝非是为恩人喊冤,你是存心制造混乱,如果下官看的不错,你的同伴已经混入宫去了!在你大闹路口的时候,我已将你认出,后来听你说话,我确定是你,你郭子仪想要帮的人,定然绝非恶人,你可否将事情来龙去脉,一一说于下官知道?郭子仪心道:这李太白果然聪明过人,心说还有用他之处,也不隐瞒,将所有的事情,略略叙说一遍:大人,年长我数岁,你就称我为子仪如何,恩公这两个字,子仪是万万担承不起的,如今救命恩人危在旦夕,太子亡在须臾。

这让子仪实在是取舍难呀!    郭子仪面带愁容,然而想起这是进宫的路上,激凌凌的出了一身冷汗,赶紧问道:李大人,且不知这大唐朝有何天大的困难,要子仪来解决?大人又如何确定,子仪有此能耐?李太白轻叹一口气:渤海郡以进贡为名,送来一头异兽,号称是上天降下的,上古神兽麒麟,这麒麟本是传说之兽,谁也没亲眼见过。

这物生的倒也威风凛凛凶猛异常,每日里要生吞活物数只。

那渤海郡言称神兽配上国,大唐朝地大物博,人杰地灵,那是英雄倍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