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网络原创 > 梦里云归 > 上元惊变(一)

梦里云归:上元惊变(一)

小说:梦里云归作者:蔓丽精灵

    前面不足二十里,就是红河村了,红河村是途经长安的咽喉之路,风闻那里夜现异像,时有魔物出没,听了零零碎碎得道听途说,大哥不以为意,只是口角微弯,淡然一笑,我心知他是仗着,艺高人胆大,嘴上不说,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安。

    两旁的山峰越发陡峭,山上层层叠叠得,树木枝叶斜伸展开来,罩住上方本来就不算太宽阔得天空,只有一线阳光,从缝隙中稀稀疏疏散落下来,经年不见阳光的山路潮湿而阴冷,山风从密林深处挤出来,吹着阴森而诡异得哨声。

两旁的岩壁,目力所及有限,昏暗得树木从中,似乎藏叵着无数魔怪!    我不由有些心悸,看了看已落下哥哥几步,连忙催马赶上:哥,我有点儿怕!哥笑着看了看我,说:怕什么?有哥在!我知哥哥所言非虚,但是一想到诡异莫测得鬼怪,面目狰狞得的妖魔,我就不由的毛发倒竖。

    一阵槽杂得马蹄声,从身后远远传来,我循声回头望去,只看从山的弯道后面飞驰来数十骑人马,大概他们都有急务在身,神色匆匆只顾催马前行,并不旁顾。

速度奇快,只是转瞬间,就已赶超上了我和哥哥。

为首的是一对四旬上下的中年男女,身后跟着的都是,英姿飒爽男子。

    一个身披红披风的男子,在和我的坐骑擦身而过的一瞬间,飞舞的披风,迎风鼓扬起好高,我的枣红马,竟然狠狠得吃了一惊,一声长嘶,发起怒来,双前蹄一抬,竟然人立而起,在我惊叫声中,那马也咆哮起来,狂掀后蹄,似乎要把我给抛下来后快!我吓的大概是面无人色了吧,紧紧抓住马缰绳,如同在惊涛骇浪中颠簸得小舟,口中只在大叫:哥哥!快救我呀!在我带着哭腔的求救声中,两个人影同时凌空而起,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后发先至,迅捷得将我提下马背,在半空中一个漂亮得回旋,我已轻轻巧巧得落到地上,我从惊魂中甫一回过神来,不由面红耳赤,自已竟然是双手,紧紧搂着一个陌生的男子,我象被烫着似得,猛得松开双手,脚下一个不稳,向后倒去,那人都没拉我一把,任由我摔倒,我不由心中暗骂,救人救到底哪有你这样救人的?还没容我把这句话骂完,我已踏踏实实得,落入一个宽阔得怀抱,我向上看去,原来是哥哥。

哥哥已将我扶稳站好,抱拳施礼:多谢这位公子,施援手救了舍弟!请问公子尊姓名讳,府居何处?子仪改日定当登门拜谢公子厚恩!那人也还了一礼:公子不必客气,本就是在下先惊了令弟的马匹,只是在弥错而已,哪里还敢居功?在下有要务在身,先告辞了!声音有些暗哑,却有着别具磁性,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起伏,我愕然的抬起头,偷偷打量对面的这个男人,不!确切得说,他只是个十**岁的少年,一头乌黑如墨的发,用锦带束着,面色莹润如粉玉,一双眼眸幽黑如夜,眼光流转间,又明如皓月,眉宇清朗中透着些许英气,远山似得双眉峰间,用朱砂点着颗朱砂额痣,看起来有些孩子气,但是他说话的字字句句,都是那么泠傲,虽然话很有分寸,明明是客套话,却给人一种拒之以千里之外的感觉!    他不再多言,翻身上马追他的同伴去了,我的目光仍定在,那个越走越远得如火的身影上,哥哥见我的目光如入定一般,笑了笑,把手在我眼前,挥来挥去,我生气的把他手打开,没好气的说:你干什么呀?哥哥朗声笑道:郭家的二公子,怎么会有如此失态?听得哥哥戏谑的话,我才想起出门时,娘亲非要的扮上男妆,怪不得,那少年视我如无物,罪魁祸首,就是这一身该死的男装!我忿忿得撕扯着自已的衣角,哥哥拍拍我的肩:天不早了,快走吧!要不,我们可真赶不上看花灯了!我跨上马背,心中象是失落了什么?可是失落了什么呢?我也想不明白,但是伥然若失的感觉堆积在心头,久久平复不去。

    背后刮过一股阴森森的风,风中似乎夹杂着蚀骨得寒气,又似暗藏着无穷的杀机,哥哥也有所觉察,剑眉轻挑,侧耳细听了会,那阵风,似乎对我们兄妹不感兴趣,从我们头上掠过,饶是如此,我身上还是寒意透骨,那阵风似乎有生命似得,直追前面一众而去,哥哥勒住马,注视着远方,若有所思。

    待我和哥哥赶上的时候,他们还没走远,我看到了平生仅有的一次,诡异莫名的战斗,一群人和一股风在作战!那股风,看似无形,却有形,它无孔不入,又无处不在,那群人手执利剑,剑气寒光中,又夹杂着灵符法诀的轰出!那风势眼看着弱下来,有些败落之势,但它不依不饶得,在那群人的马前嘶吼,横冲直撞,似乎不达目标,不罢手,只听一声断喝魔障!还不让开去路!这样不死不休的,缠斗下去,终究不是办法,终于听到几声,清朗得法诀,破空乍响:天地无极,玄心正法那风势应声而息!我又看见那红衣少年,年轻的面孔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变化。

我的心突的猛撞起来。

只见一个英姿飒爽得妇人越众而出,有些惋惜得说:这风怪真是死心眼,本可以躲过此死劫,它却为了阴月皇朝,却不惜化为虚无,多次阻挠我等前行!唉,可惜了,数百年的修为,只要再行善举,不出区区十数年,就可以得成正果了!它却如此愚忠!妇人面惋惜还未完全褪散,只听一声微响,几尽散去的风力,又卷土重来,胁着一把锋利得石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那妇人后心刺去!速度委实太快,在几声惊呼中,一红一白两道凌利的身影,在寒光中掠起,只听剑石相接的,几声脆响,和在法气轰出的爆破声中,格外刺耳,红衣少年的气剑,已将风怪贯穿,哥哥的宝剑,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击落了风怪的石剑,在低低的哀吼声中,风怪用尽最后一丝气力,旋了几个不成圆的旋涡,抽搐几下,消逝的无影无踪!在耀眼的剑花中,两人的宝剑同时入鞘,待到大家定睛看时,红衣少年,和哥哥已气定神娴得,傲然站立。

    冬日的景色,实在谈不上美,入目一片萧瑟凄凉,虽是如此,我心中的兴奋,却是掩也掩不去。

虽然马儿跑的飞快,哥哥和我还是不停的扬声催马。

恨不得胁生双翅立时赶到京城才好。

    大哥名叫郭子仪,我叫郭紫嫣,父母膝下只有我兄妹二人,父母对我们是万千宠爱,但是并不溺爱。

哥哥很小的时候这被一位大师带走学艺。

现在已是文韬武略样样出众。

    父亲历任各州刺史,这次进京述职,过年也没回来。

很想念爹爹,又听说今年皇上要大放花灯,心里更象猫抓似得。

暗地里无数遍的撺掇哥哥,软磨硬泡带歪缠。

哥哥终于也动了心。

并在母亲面前发誓要保护好我。

    母亲这才答应让我们进京。

在哥哥的逼迫下,我更换了男装。

说实话哥哥和我长的还是蛮象的。

    出了门我说了句:子仪呀,给小爷备马!大哥一愣,噗哧一声乐了:好呀,还没出门,就敢使唤哥哥了!大笑声中,我们兄妹二人各自上马,扬尘而去。

我似乎听到娘亲微不可闻的叹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