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仙侠武侠 > 草根侠医 > 第86章 国安来找

草根侠医:第86章 国安来找

小说:草根侠医作者:三中五中

    之后国安人员离开,从头到尾没说要是什么事情?

    孙玉郎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绝对爱国,也绝对不会出卖国家利益,那些什么间谍罪什么的绝对与自己无关,那国安找自己干嘛,这是国家安全部门,很厉害的。

    在国安人员走后,孙玉郎立即打电话给路青青,询问最近的那件事情况。

    事情是这样的,迅达不是有很多长途卡车司机吗,然后因为迅达不错,所以卡车司机收入不错,所以卡车司机的家里,老婆,也变得有钱了。

    有个该死的骗子,居然把目标定在司机老婆上面,伪装成一个成功人士,对司机的女人一顿吹擂,居然让他同时得手了几个,又是骗财又是骗色。

    这骗子事情败露后,路青青来问孙玉郎怎么办。

    孙玉郎想,要是直接送公安局,这骗子顶多因为诈骗被判几年,但被骗的钱却是拿不回来了,自己要另外想想办法。

    于是孙玉郎让司机们伪装成警察,把骗子带到一个伪装好的房间内,假装对其审问。

    果不其然,骗子坚称钱财都挥霍光了。

    才2个月不到,怎么可能把骗来的200多万都花光。看好好审讯不行,孙玉郎就下了狠手,直接用一根螺纹钢打造的铁棍对准骗子左膝关节狠狠来了一下。骗子的左髌骨直接碎了。

    怎么样,说不说,不说,右腿也敲了,瘸子都坐不成,只能坐轮椅了。

    今天第一更,迟到了,不好意思,厚脸继续求支持!

    学习自然是枯燥无味的,尤其是生理生化这些基础课程。罗马不是一日建成的,孙玉郎只能静下心来恶补。

    史珺住了2周租来的爱巢之后现在处于平时寝室,周末出租屋的状态。毕竟平时孙玉郎基本都是图书馆或教室自习,出租屋只是用来睡觉。周末住出租屋惬意一点。

    这个样子让一些人就又起了别样心思。他们猜测,史珺家里应该很有钱,而那个孙玉郎应该是跟史珺同一个地方的穷小子。

    道理很简单啊,开车的是史珺。而史珺最近的改变又这么大,名牌衣饰,化妆品,而孙玉郎继续还是一副土包子打扮,整体看书学习的一个书呆子。

    这答案明摆着的,越穷越读书。至于读了书才会有钱这种因果关系很多人是不信的。他们信得是家境,背景,社会关系。而读书的话,那要读到最顶尖才行,他们自己是读不上去的。

    徐国栋心里又燃起希望,他跟那些想吃软饭的不同,他家境好。他是真心喜欢史珺,第一眼就喜欢了,去年夏天的那一瞥,把他的魂都勾走了,如果世界上确实有魂的话。

    有两个国安部门的人来找了孙玉郎,问了些话。没说什么事,只是让孙玉郎配合。

    孙玉郎虽然诧异,但因为陪同过来的有教导主任与系辅导员,想来也是不会假的国安冒充。于是基本如实说了他们的问话。

    自己家住云江省镇海寺青山县小街,自己独子,自己爸爸是县供销社的一个经理,母亲目前下岗,原来是县花边厂的职工。自己爷爷奶奶应该也是青山本地人吧,应该也是本分县城人,自己没有宗教信仰,没有海外关系。

    一个国安突然问道:你3月份为什么突然去了凉山市?

    孙玉郎因为不清楚这次问话,心里惴惴不安,他们一直没问青山混混的事情,应该与**无关吧。

    自己在迅达物流是隐性占股,明面上都是路青青,他们也没问这个,那也应该与迅达物流无关,这国安部门到底想干嘛啊。

    自己倒是牵涉了几起故意伤害,但那个应该是公安刑侦部门的事情,自己首尾做的也算做的很周全了,也有人顶罪销案,但再完美的罪案也有缺陷,只要你做了,就一定有把柄,难道事情败露了?

    自己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却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所以基本不作恶。事关迅达抢地盘的事情也都是用文的手段解决,除非对方跟镇海市刘家兄弟一样首先动手,自己才会带领青山混混用武的手段还击。

    既然想不透,那就老老实实回答吧,好像那个程秉天书记就把自己在医院上的事情摸了个底朝天,就是不知道青山事情有没调查。

    至于现代医学系统,则根本不用担心,这个系统要是暴露了,来的会是国安这么2个小喽啰吗?

    于是孙玉郎回答:是省附属二医的金文涛主任带我去的。这个事情明摆着的,主动交代,没必要隐瞒,隐瞒反而让人觉得心里有鬼。

    对方不依不饶:金文涛主任为什么要带你去?

    那说来话长啊。接着孙玉郎把自己热爱医学,真心喜欢医学,所以比别人更加用功二十倍先吹嘘了一下。

    国安人员看着系辅导员傅强,傅强倒是点点头:孙同学说得不错,仅仅是有一点夸张,他虽然才大二,现在校图书馆的借阅记录却早已经被他打破了,而且每天都在图书馆,自习教室看书学习,周末也是一样,孙呆子的名气可是很响的。

    教导主任许晟也是赞许:是的,两位国安同志,我也可以作证,这么说吧,每次我去图书馆借书的时候,孙同学都在阅览室,你们说厉害不厉害,这么好学的学生我在医大20多年了,可是第一次看到。

    孙玉郎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继续解释:然后一个偶然机会,我撞到了金雁屏老师,说起来也真是可笑,我一开始居然把她当成学姐,然后学姐,哦,是金老师带我去她爸爸的科室,就是省附二的急诊科,再然后又是误打误撞

    接着孙玉郎又如实述说了自己因为一次偶然判断正确病情,获得金主任赏识,每周都去提前实习,这样一段经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