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铁血小说 > 金庸剑魔传 > 第十二回 目标襄阳!

金庸剑魔传:第十二回 目标襄阳!

小说:金庸剑魔传作者:恰如荒丘卧虎

    刚刚坐下去的阿胜笑到:师傅有言,阿胜必定照办。

    此后每天夜里,阿胜都会悄悄潜入底舱,将牛杀好,送到‘猫’任它大飨牛肉盛宴,之后替它将牛的残骸投进滚滚波涛之中。

    当‘猫’解决掉最后一头牛的时候,当天深夜,‘乾阳号’终于停泊到了江夏的口岸,当停好船后,阿胜便将那张五百两的银票递到了李乾阳的面前,随后又拿出了一张一白两的银票说:后一百两室是希望兄弟们别将‘猛兽’之事外传,这个就当是在下赠给‘乾阳号’上的兄弟们吃酒的了。

    虽然对于阿胜的‘款爷’头衔早有所料,但是没想到能‘款’到这个份上!

    那我就替弟兄们谢过先生了!

    随后他便看到一只庞然大物从身边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只见这头猛虎已经绝对绝对的超过了猛兽的范畴了,虽然第一天‘猫’的虎啸未曾将之吓瘫,但是当‘猫’硕大的虎头转向李乾阳并打了个喷嚏以后,李乾阳立刻裂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来,随后晕了过去!

    下船以后,阿胜望着卓不凡到:卓师,你真的打算跟我们同行,一路餐风饮露吗?

    卓不凡好气又好笑的在阿胜后脑勺上拍了一下,说:你这家伙年纪不大,如何这般啰嗦?在船上的时候,为师不早就表示过些许的餐风露宿根本不用担心,为师好歹也是江湖中人你这孩子如何将我视做普通的花甲之人啊!走吧!

    乘上‘猫’以后,阿胜扛起钧,一人一虎便赛跑起来,趁四下无人之际,奔向了莽莽山林,借此向襄阳城外的神秘山谷而去。

    再次回到森林之中,‘猫’畅快淋漓的连声虎啸,在过去的十天十夜中被当成宠物一般关进船舱那等狭的空间里,这对之前在莽莽群山中来去如风的它是何等的憋气,刚刚下船以后,它仿佛获得了重生,入了丛林之后,它的精气神都得到了升华!

    由于需要发泄这十日里的不快,所以一路疾驰向北,不知不觉中,从江夏到襄阳这段旅程已经完成了一半!

    当人疲虎乏后,这队组合在一处溪水便修习的时候,去外面打探消息的钧就将这个消息带了回来。

    仰在石板上的卓不凡惊讶的说:上回为师骑马走这条路走到半程的时候用了足足两天!而‘猫’发足狂奔之下只用了半夜加一个上午!真是不得了啊!便是汗血宝马也不会比‘猫’快多少吧?

    实际上,短程相较,或许我们‘猫’还比汗血宝马快上不少,但是由于耐力的问题,‘猫’不擅长跑,不过一会使使劲,今夜赶到襄阳城,趁夜就能赶到那处山谷!

    如果‘猫’不反对的话,就这么办吧!

    欲修《剑经》唯一之先为开通八脉,后以内力从丹田经脉会于甲上各大,进得内力外放,着兵刃上,具行功道为通任督二脉后,内力从丹田起经丝竹空、蔽、翳风、肩上、天井、支沟、外关、阳池、中渚、液门、关冲。夫天人之剑芒青,禀赋异禀之人则见他色,及其不测之殊效。

    虽然在桦树镇分别的时候卓师已经将《剑经》交给阿胜保管,但是之后几日里阿胜兄妹都忙得一塌糊涂,自然没空闲阅读《剑经》,但是启航以后,终于有时间阅读《剑经》以后,阿胜便阅读起来。

    但是厚达一寸的《剑经》对于修炼剑芒的内容只有一页文字,外加一幅内力运行示意图。

    大感意外的阿胜急忙到卓师房间向其请教起来。

    看到来访的徒弟手持《剑经》后,卓不凡便含笑捋须,笑呵呵到:

    我就知道你对这本《剑经》所载关于修炼剑芒的内容算上内力运行图在内也就一片纸大惑不解,为师说的可对?’’

    多少有点儿尴尬的阿胜搔了搔脑袋,陪笑到:如此高深的武学法门为何于一张纸就能说的明白呢?还请师傅教我。

    修炼《剑经》所成的剑芒这个内容之所以篇幅少,是因为练成剑芒说难也难,说易也易,为什么这么说呢?该因为修炼剑芒,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打通奇经八脉!难就难在这里,要知道对于一般武人而言,想做到这一步实在是难于登天!没有泼天的大运,便是不眠不休的连上一百年也休想达成这一步!本来你师父我也应该属于这等可怜虫,但是在得知天山童姥那老妖妇屠我一字慧剑门满门的时候,一心求死的我,在寻了一处海边断崖打算了此一生的时候,却被离地五丈有余横生而出的崖柏所救,在崖柏旁边有一处明显有人迹的山洞,为师鬼使神差的纵了过去,发现此洞空间颇是幽深,之后便走了进去,于洞里见到了摆在石台上的《剑经》以及一粒装在石盒里的丹药,石盒下有个信封,内中有信曰‘此丹名为腾龙丹,服下后可易筋洗髓,通任督二脉,望有缘者善加利用。落款——紫阳真人。为师服下此丹后历经了易筋洗髓和打通任督二脉之痛楚后,照《剑经》所载历经十几载后终于练成了空前强大的剑芒绝技,十几年前更是凭此获得了‘剑神’的称号!实际上为师的习武资质实数平庸,我相信这本《剑经》如果放到‘乔虚段’三人手里,他们发出的剑芒绝对不会仅仅半尺!

    给卓不凡倒了一盏茶以后,阿胜笑到:师傅不用妄自菲薄,这本书给他们他们也够呛能用的上。

    刚润了下嗓子的卓不凡听到阿胜此言,到:你指的是‘乔虚段’三人没一个是使武器的是吧?那倒也是,除非他们放弃降龙十八掌、天山折梅手、天山六阳掌六脉神剑这些只靠肉掌的神功绝技,不然还真没多少作用。

    师徒二人谈论《剑经》的时候,却听到一阵急切敲门声,接着传来一道声音:客官,我是李乾阳,有一艘水贼船正迎面而来,客官一会千万心!

    与卓师对视一眼后,阿胜推门而出,看到门外自船长到船员,每人手里都抄着家伙,各个都一副司空见惯的老油条模样,看样子平日里这伙子船夫也没少应付这些水贼的侵扰。

    看到阿胜出来以后,生恐这个人高马大的款爷因为凑热闹,在待会与水贼打靠帮战的时候有所闪失,李乾阳便是一脑门子的青筋暴突!

    顾不上什么礼貌尊卑的李乾阳伸出手来就打算将这个‘纸老虎’推回房里,哪怕豁上一会挨他一顿骂,也不能因为交战之时因为顾虑他的安慰而增加伤亡!

    结果一推之下,便如同推在一堵墙上一般,这位款爷竟如脚底生根,愣是纹丝不动!

    李乾阳吃了一惊,随后便释然了,以为怕伤了雇主,刚刚他只使出了一成的力道。不信邪的他立刻将力气增加到了五成,其结果依旧!

    阿胜看到这个光头汉子因为羞窘,憋的那个大秃头都红了以后,一本正经的说到:李船长,留着力气杀敌吧!你这力气再翻个四倍,我能晃一下就不错了。

    听到此言,知道自己这位雇主大抵有着如何分量后,李乾阳便苦笑的撤了双掌,并对阿胜抱拳到:是乾阳有眼不识高人了,不过一会与水贼交锋,雇主大人还需心谨慎!

    听到这老伙计认怂了以后,阿胜也笑呵呵的回答道:乾阳兄的交代在下自是省的,此趟航程,我是‘乾阳号’的雇主,所以水匪当前,我也有义务缴了那群狗娘养的!乾阳兄以为如何?

    听了这个衣着光鲜的雇主(他母亲替他裁制的服装够他穿到019年了)嘴里冒出这么句糙话后,这群迎风搏浪、玩命糊口的水狼们(通水手)立时感觉到亲近了不少!听完阿胜这段颇有些煽动性的话以后,异口同声到:缴了那群狗娘养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