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七十九章 玄枭老爷

神话版明末:第七十九章 玄枭老爷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众人目光下,李秀才双膝跪倒在自己表弟面前,右手举起,血液涓涓流淌,染红了手腕。

    郭勋叱喝一声,手中神符飞出五六尺,正好贴在李秀才流血的右手掌,当即神符化成一团火焰燃烧殆尽,只留一抹纸灰飘浮飞起。

    李秀才脸色已然苍白,突然涌现激动红晕。

    郭勋拿起手绢擦拭自己表哥的掌心,血液擦拭干净,已不见一点伤痕。

    李秀才高举自己右手,手臂上还是未干涸的血液,手掌已然恢复如初,没有一点伤痕。

    他环绕篝火,向众人展示,远近姻亲、猎户纷纷拥挤争相观察,确认后心中狂热彻底引燃,士气如虹。

    周七隐隐可见青龙寨上空缓缓凝聚出军营一样的血气,升腾跃动犹如火焰,十分炽烈。

    这股血气更显亲近,仿佛果冻似的,自己几乎能看透本质,能看到血焰燃烧时蒸腾的各类杂念,甚至能顺着一道杂念追踪到其来源者身上。

    不像军营散发的血气,就像混合了沙子的死面馒头,每次少吃一点还能勉强消化,多吃一口,消化难度翻倍上涨。

    公豹张希孟领着四头豹力士蹲伏在周七身侧,见青龙寨点燃火把,除了部分老弱不便出行外,余下能出发都已整备器械出发了,许多七八岁的童儿本就喜好玩耍,也拿着小木弓,或小棍子跟着家人出发,还有许多背负柴米、铁锅的健壮妇人也一同出发。

    周七不屑做笑:我以为范长生是个人物,可不想在青龙寨周边连个眼梢都没,白白担忧了许多。

    张希孟妖神出窍,立在周七身侧,豹头远眺:主公实在高看了这些愚弄乡野无知小民的蟊贼,若有大本事,何必受困至今?

    周七呵呵做笑:青龙山周边夜里多有猛兽,你且带麾下力士驱散此类,保青龙寨诸人夜中畅行无阻。无我命令,不可轻易显露神异之处。

    是,臣下领命。

    张希孟不无遗憾,很想显露一点本事,被教众供奉着,每日有人梳理皮毛,还能睡绵软床榻,最好还能**心脍炙的鲜肉。

    如果再有戏曲能看,有人能说书解闷简直完美。

    沙棘围起的周家坟地,随着如血残阳沉入群山那头,天际一片昏暗。

    一只乌鸦衔叼枯枝飞落在远处杨木树杈,正搭建鸦巢。

    周应弘阴魂身形凝实,一身得体黑绸锦衣在身,双手负在背后立在冥宅前,望着坟前烧纸的儿子、外甥,他神情复杂。

    他的正妻妙娘阴魂早已不在冥宅中,父祖支支吾吾不愿回答,这让他倍感心寒、荒唐、寂寞。

    如今偌大冥宅中只有他孤伶伶一个,身为冥宅新主人,周应弘已将父祖阴魂驱逐,让他们去品尝一下孤魂野鬼的滋味。

    他面前左右各立着一座边长八尺,高一丈八的两重小型汉阙,阙上有两名玄甲天兵驻守,阙下各有一名持戟天兵伫立值守,宛若石雕一样。

    从这些天兵口中,他也知晓了许多,推论出母亲、妻子、小妹阴魂去向,不由迁怒父祖。

    东西两位淮阴侯交战时征发游魂、阴魂为兵,为躲避兵役,父祖极有可能把母亲、妻子推出去应征;为了躲避兵役,母亲、妻子的阴魂不敢回来,沦落在外成为孤魂野鬼,沉睡在远离人烟的荒僻之地受苦。

    烧了头七的纸钱,周家兄弟默然无声下山,天色已然黑透。

    五郎在前挑着灯笼,刚入村西口时,就见成大郎突然从墙后闪身出现,低声:周二哥,是咱。

    成国庆见周二郎右手始终压在腰后悬挂的刀柄上,走近身前低声疾语:寨里那帮人说杨长老嫌你再三落他面子,向范坛主进言说要给你来个三刀六洞之刑,这回张老爷很难保住你。不如收拾行囊,逃得越远越好,我看这拨人也得意不了多久。

    反正我们兄弟现在不敢吃张老爷的饭,张老爷也没特意为难,就放我们兄弟下山自寻生计。

    成国庆说完拱拱手,就淌过白鹿泉水,回自己那破旧老屋去了。

    周良佐询问:二哥,究竟何事?

    寨子里这几天有些事情,惹得张老爷不高兴,成大郎让我回寨里小心些。

    周二郎应付一声就不再说话,五郎耳聪目明自然听清了话语,也不搭话,挑着灯笼就往前走,周七只是跟上,后面挑灯笼的八郎也紧步随上,周良佐有心再问,也不好再问。

    睡前,周二郎左右为难,明日该不该回抱犊寨?

    要跑,带不带五郎、七郎?带上了,风餐露宿祸福难料,若不带,势必遭受闻香教报复。

    还有自己跑了,舒娥怎么办?跟着自己跑,还是留在这里受闻香教报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