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七十章 诓骗

神话版明末:第七十章 诓骗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周良辅在母亲目光下,只好接住周二郎手里的礼物,不过一匹白绢,怎么也能做三套、四套贴身里衣。

    他一臂夹着白绢,侧身展臂引路,感慨说:二郎越发健壮了,哥哥还真是羡慕。

    每日要去谷里砍伐木材,粗活做的多,身体就好起来了。大哥这样每日久站,身体自受不了。

    周二郎回应一句,就问:舅舅现在忙不忙?

    二郎是有事情?

    嗯,有事情要和舅舅商议,也就十几句话的事情,说完了还得去曹木匠家。

    行,你们先坐,我去喊父亲来。

    周良辅引兄弟三个进入东列第一间房,才把目光放在五郎、周七身上,倍感惊异:五郎,你们怎么这身打扮?

    他面前的周五、周七道童打扮,气色红润脸上有肉,目光神采奕奕,尤其是周七双目更让周良辅惊异,不敢多看。

    这兄弟两个就连身上的衣服也很讲究,还是与周二一样的青布短衣,只是短衣外罩了一件对襟双层黑纱衣,头上还用网巾束发,更显得体。

    尤其是处于蓄发期的周七始终不愿包头,现在头上扎束网巾,倒也看不出短发。

    周七额头发丝竖起后,网巾又扎的紧,以至于双目眼角微微向上绷扯,眼角上翘显得神异非常,仿佛画轴里的人物,很是引人注目。

    原来大哥还不知道,前几日五郎、七郎被淮阴庙里的赵道爷看重,收录门下做了洒扫道童。

    周二郎落座,他还是一身青布短衣,因短衣内穿了厚实的棉花比甲,更显得身体壮实,面有笑意:来找舅舅顺便要说这事,五郎、七郎已拿了道籍。

    周良辅见周二郎一手自然放在桌上姿态从容,着实惊讶不已。

    这二郎不愿惹麻烦,做什么都很拘束,如今倒有了一些气派?

    心中想不明白,哪里知道每日早上吃饭前,周二郎都会在张地主那里开个碰面会,张地主有意放纵培养,魏家兄弟稍稍退让,一来二去就养出了周二郎的从容姿态。

    周良辅又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五郎、七郎竟然离开张家铁饭碗,跑到淮阴庙当洒扫道童去了?

    哪怕是打扫茅厕的道童,那也是道童,有道籍的,能拿度牒的!

    是道童,不是杂役!

    竟然是道童,不是杂役?

    今日小道童,明日铁板钉钉的道士。

    不像他,今日小童生,考不过院试,明日还是小童生,白发苍苍考不过去还是小童生!

    周良辅做出感同身受的喜悦:我家五郎、七郎有出息呀,今日该好好庆祝一番。

    周七只是微笑,五郎强忍着笑容,当了个没看见。

    周良辅脚步匆匆离去,不多时周应弘阔步而来,解着围裙,还没进屋就呼喊:五郎、七郎成了道士?

    周二郎起身:是道童,过几年过了考核才能拿度牒。

    好啊,好啊!

    周应弘将解下的围裙递给儿子:快快上茶,五郎、七郎也别站着,都坐。

    待周二郎落座后,五郎,周七才坐在圆凳上,周应弘仍有些恍惚,难以置信:二郎,怎么突然就成了道童?

    周二郎瞥一眼五郎,五郎站到门口去放风,装模作样。

    周二郎这才说:舅舅,那两位道长自然不是好说话的,我们找到了谷里大家都找的那些东西。

    周应弘面色突然涨红,又褪去红晕:落在那俩贼道士手里了?

    周二郎微微点头:嗯,他们顾忌事情流传出去惹来风波,又怕五郎、七郎说漏嘴,就拿出熊兵备来压我们。又许诺今后把淮阴庙传给五郎、七郎,我们才帮他们把事情办完。

    说着,周二郎从怀里摸出杏黄户帖双手递出:这两道长是熊兵备的亲信,熊兵备是山西按察使司正使,正三品大员,朝廷派他来当井陉兵备正使,听说才四十多岁,前程远大。所以李道长前几日去了一趟县城,为我三办好了户帖,也给五郎、七郎办了道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