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六十八章 展示

神话版明末:第六十八章 展示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抱犊寨西寨门开启,周二郎、成大郎、魏迁、新旧佃户少年背着背篓,就往对面山峡南天门处的小木屋冲去,紧赶慢赶生怕迟了。

    周五郎、周七郎也背着背篓来到淮阴庙前厅,兄弟两个并肩看着院中演练神拳术的二十名家丁。

    这些家丁,拎出去任何一个,都比魏怀忠、魏怀义能打。

    这批家丁不穿甲,光凭一口刀,就能屠了抱犊寨上下。

    别无他因,就因他们是皇明军中最为善战、精锐的内丁部队。

    是朝廷认可,由主官亲自选拔的亲卫队,兵部发饷的军中骨干、脊梁。

    与各处一样,熊文灿的家丁,很少有来自东川、贵州的乡党,多是本地招养的健壮乡勇,又或者是从军中行伍中提拔而来。

    见两个乡野少年站在门前,演武的二十名家丁更是卖力,练武本就心存恶念,如今眉目更显凶厉,有心吓唬这对兄弟。

    周五郎颇为自负,细细打量不以为意,双目绽光:七郎,此处道长竟能教授军中勇士,必然是有大本事的。

    周七微微点头,仰头去看院中梨树:五哥,赵道长正教授武艺,咱就在此等候吧。

    五郎应一声,都卸下背篓,盘坐在前厅廊下木地板上,起初还好奇看了几眼军士演练的拳法,觉得没什么意思,就从背篓里取出一张麻绳包缠弓臂的猎弓,细心调试。

    周七的撒袋就放在背篓里,也露出小半截,被这批弓马娴熟受训家丁看在眼里,多有不屑。

    赵良臣双手负在背后握一节教鞭,斜目打量院中家丁,若有分心、懈怠的,上去就是一鞭挥出。

    熊文灿侧身立在窗框,见了来此的周家兄弟,见他们衣着在乡野之地算是寻常,但胜在气度,不似寻常山野少年那样放肆、拘束,举止无措。

    一个目光恣意眉梢仿佛鹰扬双翅,一个眉目柔和如深山水潭。

    仅仅这气度,就非常人所能有这就是赵道长口中本地灵韵所钟的豪杰之种?

    今日晨练到此为止,诸位可自行回营,也可在此研习武学,但不可滋扰远近山民。

    赵良臣说罢,双手负在背后往正殿后的寝室走去。

    周家兄弟刚起身,一个身高五尺六七寸的瘦长青年就几步来到面前,打量五郎:小子,你也会射箭?不如给咱磕三个响头,咱当你师傅,教你怎么射箭。

    立马就有相好的同僚叫喝:邢八郎,这小子真给你磕头看你怎么收场!

    邢八郎下巴一扬,额头汗蒸白气:教不教是爷的事儿,学不学的会,是咱这徒弟的事儿,老刘你参合什么?

    五郎龇牙两眼笑眯眯:我敢射人,你敢射么?

    邢八郎摸着下巴:你是问对人了,咱学的就是杀人的弓术,营里头就没射术比咱还强的,百步之内十发九中!

    五郎也摸了摸鼻子,扭头看一眼取轻弓的弟弟,又说:我敢被人射,你敢吗?

    邢八郎上下打量这对兄弟:你这话啥意思?徒手接箭?行啊,你还知道这东西?

    他看到周七手中轻弓,声音放高:就这弓,咱也敢接!

    熊文灿就在远处看着,他自然想博个满堂彩,拼个锦绣前程。

    军爷,如果是这样呢?

    周七从背篓里扯出一节做衣服剩下的白布,叠了叠,蒙住自己眼睛,在颅后打结。

    这下,侧身在窗边框的熊文灿也轻吸一口气:嘶这少年

    受训家丁惊疑不定,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

    周七早已闭着眼睛,从背篓里扯出撒袋绑在腰间,左手挽弓往院中走,走了八步半即将撞到梨树时停下,伸手轻抚梨树树皮,转身绕开,直到在正殿石阶下停下,转身,右手从撒袋抽箭。

    见这架势,家丁中有性格守成的开口:少年郎,性命非是儿戏,耍勇斗狠吓一吓乡民尚可,别想靠这个压服我等。

    五郎立在原地不动,斜眼瞥一眼那人:不相干的人让开,免的误伤。我兄弟穷困,可没钱赔付。

    有家丁不屑冷哼,不过是街头无赖之徒卖狠割肉那一套罢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