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六十六章 弹棉花

神话版明末:第六十六章 弹棉花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五郎弹着棉花,看一眼弟弟,不情不愿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突然想到一事,五郎急问:七郎,去当道童,岂不是受人管教,这婚啥时候能成?

    道士又不禁嫁娶,当道士又不看咱家户帖,谁管你成婚没有?

    周七反问,又问:二哥,咱啥时候去县里办理户帖?

    稍后我去问问张老爷,张老爷在县里有门路,办个户帖不难。

    周二郎眉目舒展,办理户帖,意味着要缴纳折役钱。

    原本舅舅家都是黑户,也是为大郎、三郎科举才办理了户帖,办理户帖就开始缴纳折役钱,明明是增加县衙税收但手续繁琐。

    周应弘当时没少求人,也是因为办理户帖,才从县里宗家里取了字辈,有了周应弘这个大名。

    随即,周二郎问:七郎,周家字辈不适合咱,你可有合适的字辈?

    二哥有没有中意的字辈?

    这,咱兄弟尊奉神人之意传扬大教,是顺天而行,不如从奉、顺二字中选一个。咱以为顺字最吉利,凡事顺畅,无往而不利。

    不管五郎要娶赵燕娥,还是入赘,都得拿出二十两白银来。

    没别的原因,就为了拿这钱雇人顶替军役。

    不然今日洞房,明日就可能被县里兵科令吏带人抓走,绑了送到边镇军营。

    今日周七下山买了七斤棉花,一斤崭崭新没有一丝杂色、碎渣的洁净棉花卖三十五个大钱。

    这七斤棉花一买,兄弟三个七月底发的工钱算是彻底花光。

    村里的绒布商铺里,周七见到最贵的货物是细绒绳,仿佛织毛衣的毛线一样的细绒绳,鲜艳非常,一斤要卖九钱银,即六百三十个大钱左右;再便宜的是黄羊细绒,一斤要七钱银。

    羊毛倒是便宜,一斤五分银;白色山羊毛、绵羊秋毛一斤约在一钱银。

    和保暖性能优异的绒货比起来,丝织品价钱反倒寻常,终究不如绒货实用。

    绒布商铺里,最贵的三梭白绸一匹价值七钱银。

    手工业发展到如今已接近极致,一身豪华丝绸才值几个钱?

    穿裘配绒,才能体现身价!

    中午,张家的纺织房里,周二郎已将这里打扫干净,七斤棉花铺好,兄弟三个笨手笨脚弹棉花。

    弹好的熟棉花一斤要卖七分银,比生棉花贵了十五六个大钱。

    周七轻敲木弓,弓弦如琴弦轻轻振荡,甚是好听,敲出旋律不由唱道:弹棉花喽弹棉花,半斤棉花弹成八两八

    五郎撕扯棉花球,听了哈哈大笑:七郎你这从哪学的?我咋没听弹棉郞唱过这种?

    周二郎正用脚踩踏打线车,见这一套纺织机保存良好,纺线、纺织功能完好,听着顺耳:七郎只会这一段?

    就记了这一段,弹棉郞走的快,别的没记清楚。

    周七敲击弓弦,弓弦振荡零碎棉絮纷飞,仿佛下雪:哥,我刚下山就碰见赵家姐妹在河边洗衣服,咱不能再拖了。再等下去,她家非被逼死不可。

    五郎脸上笑容敛去:没钱,咱除了干着急还能干啥?

    我想到了个办法。

    周七去看二哥:里里外外那么多人惦记香油钱,这钱好拿是好拿,可不能拿来用,拿出来就引火烧身。弄得现在咱们都不能从张家借钱,这钱也烧手,流传出去还指不定怎么变化。咱不妨去找阿舅,用阿舅的手洗白一些钱。

    五郎沉脸:怎么洗?难道要把这事儿说给阿舅听?阿舅知道了岂不是妗子、大郎、三郎他们都就知道了?

    周二郎摸着下巴:七郎,你觉得有几成把握?

    没人知道这笔香油钱究竟有多少,可能几十两,或几百两,也可能几千两。到现在,就连咱们也不知能挖出来多少钱,阿舅一家自然不确定这钱究竟有多少。就算阿舅家起了歹心,没弄清楚这笔钱数额、具体前,他们得帮咱守着,毕竟这是周家的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