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六十章 人情

神话版明末:第六十章 人情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可张地主手里这批贫穷少年不同,练好了杀人本事,也过了一阵吃好的、穿好的的丰足日子,一个个又是光杆,怎么可能放弃刀剑拾起锄头、镰刀去土里刨食?

    张地主破产,这帮少年流散出去,引发的祸患绝然不小。

    为避免更坏的事情发生,各处只能捏着鼻子认了,默许张地主扩展家业。

    县里大户怎么阻止张地主?

    抱犊寨都是人家张家的地,隔壁鹿泉谷里又有凶兽,张地主训练护院抵御凶兽,合情合法!

    七月三十日,淮阴神庙举行请神仪式,一台县城雕好的木质神像乘坐四抬大轿,衙役开路,两班鼓吹分列前后,热热闹闹从县里请来搬入淮阴神庙。

    兵备正使熊文灿及县里、府里部分官吏、名流出席立碑仪式,举办的好不热闹。

    三山五寨的远近山民也都聚过来凑热闹,土门村里也多了一些县城来的货郎。

    抱犊寨大小少年四五十人浩浩荡荡从山上下来看热闹,走在土门村街道上,颇为扎眼。

    新旧佃户子弟簇拥着周二郎、成大郎、魏迁三人,三人说话声音也不由高一些,更显得豪气。

    人群里,五郎目光从几名小时候玩伴身上挪开,对身边刚买来一筒麦芽糖的弟弟说:七郎,之前看鹿家兄弟还是个人物。如今咱兄弟走在街上,这鹿老大装了个没看见,想想还真是格外舒爽。

    周七瞥一眼,见卖枣的鹿老大坐在独轮小推车前,手里抓一把红枣吃着,始终低头。

    随着入村,少年大多分散游玩,周二郎买了一包点心,三兄弟来到曹木匠家。

    清冷初秋,曹木匠院中却生出大片新绿杂草,曹木匠本人就坐在门槛儿端着烟锅不时吧嗒几口,仿佛一个无所事事晒太阳的闲散老汉。

    是二郎呀?近来山里过的可好?

    还成,小侄想在鹿泉谷里盖一所宅子,曹叔这两天手里有没有活计?

    谷里头那豹子凶顽,二郎你这是何必呢?

    曹叔,我兄弟几个无处立足,就谷里头没人管。那豹子不出来还好,出来了就给杀了,如此也能睡个安稳,也给四郎报仇。

    周二郎抿抿唇:曹叔手里没活干的话,不如带几个人来帮咱盖房子,管吃管住,每日工钱不比别处少。

    也不瞒二郎,如今咱心思不在做活上,就连四郎的仇,咱唉,这样,二郎去县里找人,城东老何家世代木匠,祖传的技艺精湛的很,何家人也多,什么活都能干。

    曹木匠眉宇有不耐烦的厌倦,伸手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一块黑褐色的小木鱼,递出:难得二郎还记得咱那不成器的大儿,这木鱼是咱在何家学手艺时的凭证,二郎拿这个去找何家谈买卖,何家会给个公道价。

    周二郎双手接住木鱼:那曹叔就先缓着,小侄还得凑工钱,凑齐工钱怎么也需要一阵时间。到时候曹叔这里有空,咱就请曹叔当掌班大师傅,旁的人咱信不过。

    曹木匠皱眉想要挥手,还是一叹:好,等一阵时间后再说。

    那八月十五后,小侄再来找曹叔。

    这回曹木匠没反对,看着三兄弟离去,三兄弟不同往日,都穿着崭新青布短衣,头发也收拾的干净、油亮,不同周七郎一头短发,已经蓄发的五郎、周二郎头上还特意抹了猪油,油亮亮的,十分整洁。

    也都穿着黑布千层底白帮鞋,一个个脸色红润,精神奕奕。

    看到三兄弟这变故,想到自己那阴阳相隔早夭的长子,又想到留在县城的幼子,曹木匠阵阵烦恼。

    本就解乏解闷的旱烟吸到嘴里,突然觉得辛辣苦涩。

    兄弟三一路无语,来了舅舅家饭馆,店铺里只有两桌风尘仆仆的旅客在用饭,周良辅站在柜台后提笔誊抄书册。

    察觉门口有人,周良辅抬头露笑,笑容随即敛去:二郎来了啊?

    嗯,今儿山下庙里请神,张老爷放弟兄们出来玩耍一天。大哥,准备六十碗面片,一会儿大小弟兄都会来店里用饭。

    周二郎说着从肩上褡裢里取出两吊小平钱,又摸出当五的八枚大钱放桌上:面片还是三文钱吧?

    是三文钱既然是寨里的朋友来家里做客,这顿饭哪有二郎垫付的道理?八郎也在山上,这顿饭就算大哥请的,二郎帮八郎说说话,让寨里的弟兄平日多照顾一些八郎。

    大哥,这不是七八个人,是五十四个人,成家兄弟兴许还会带几个人来。这钱你不收的话,咱就到隔壁馆子里去了。

    周二郎硬把钱塞过去,周良辅不愿收,转身将老爹喊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