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五十一章 趋利避害

神话版明末:第五十一章 趋利避害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周二郎吃着油饼,饼中夹咸菜:前后十一条人命搭在这窝豹子身上,这事儿不是县里能收拾的,得出动土门关的驻军。瞧,户西科的那个姓韩的长吏,现在恨不得留下所有人打死这窝豹子。死的人越多,这功劳就越大。

    五郎抱着葫芦饮水:现在人人都想走,可没人敢开头,开了这个头,得被这姓韩的恨死。我看这姓韩的也心虚,功劳就在眼前,想取怕丢命,放掉又不甘心,还怕丢了面子。总之,咱不能出头。

    周七见那边韩令吏、曹秀才、道士赵良臣在一起讨论,似有争执,就问:他们在争论什么?曹秀才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姓韩的没给他好脸色看?

    在谈钱,昨夜那豹子凶残异常,不是咱这些普通乡野山民能应付的。曹木匠兄弟两个息了报仇的心思,也想带人走。不然村里儿郎死伤一个,县里姓韩的拍拍屁股走了,以后还不是他曹家的麻烦?

    周二郎又拿起一张油饼,夹着盐腌韭菜,卷了咬一口,十分开胃:村里、寨子里加起来足有百人多,姓韩的拿不出钱粮来,大伙就有名义回家。怕姓韩的轻易答应,曹秀才那边要了大价钱,每人一天七分银,还得管口粮。

    七分银子,折下来约五十文钱,相当于捕头的日薪。

    每人七分银日薪,百人每日就是七两银这不是韩令吏能负担的庞大支出。

    这简直和抢劫没区别,曹秀才就是在抢劫。

    抢到了,不需要他劝说,村里、寨里来的人自然会留下来挣这个钱,出事儿有了死伤残疾,也是自负责任,和他曹家没关系。

    抢不到,那就散伙。

    周七侧耳倾听,隐约听到曹秀才在辩论:兽口之下众生平等,张捕头你每日有七分工食银,有了伤亡应有的抚恤不会少,还能恩泽子侄,自然该拼命奉公。我土门村近半丁壮都在此处,死伤一个,无异于破亡一家。所以这卖命钱不能比张捕头你低,不然小生无法服众。何况抚恤之事关系长远涉及广泛,谁能做主?

    张捕头脸色不快:曹生,你这未免不近人情。

    张捕头,不是小生多事,而是人心向利。若张捕头有法子说动村民,哪里又需要小生鹦鹉学舌,两头传话两头不讨好?干脆小生这就下山,村民是留是走,皆看张捕头本事。

    曹秀才说着就起身,见韩令吏欲言又止的踌躇模样,曹秀才眉梢轻挑,当即甩袖走人。

    曹木匠迎上去低声:谈的如何?

    没必要再谈,死了两个快班衙役,这事儿县里盖不住,我看姓韩的、姓张的自身难保。他现在黔驴技穷,想着狐假虎威做那没本钱的买卖。

    曹秀才边走边说:我看他魂不守舍,已走投无路了。到了这一步,还想着打死豹子立功,估计还想着把豹皮送到县尊那里请求斡旋。也不想想,若今夜豹子再咬死一两个人,他岂有翻身之理?

    他换一口气,又劝:堂兄,这窝豹子凶狠,想必范先生回来后,也会酌情处理,从轻发落。

    曹秀才回头看一眼还在袅袅冒烟的莲花寺废墟,这地方算是废了,豹子一日不打死,就没人敢来这里落脚、发展。

    这么偏僻的地方,全靠一口疗养温泉撑着。

    莲花寺的香客多是来泡温泉的,是来养生的,不是来与豹子为伍的。

    没了香客财源,莲花寺重新建立后,也得饿死。

    赵良臣则在废墟中左右探查,眉头紧皱长这么大,第一次见闻猛兽冲击山野古刹,而且还意外失火,几乎把一切建筑烧成白地。

    而且感应不到此处灵域,即便灵域残破,这才过去不到一天时间,也应该是有痕迹的。

    可偏偏没了一点一丝的痕迹,仿佛这里就从未开辟、建立过灵域。

    更为离奇的是,死亡的衙役、和尚都不见了阴魂。

    按常理来说,阴魂会沉在尸体周围的地下,随着尸体移动而移动,直到下土安葬、开辟冥宅后迁居其中。

    随着曹秀才、曹木匠离去,土门村青壮纷纷收拾行装,背着背篓跟着出谷、下山,远不是张捕头能劝阻的。

    不论他许诺什么,土门村里的青壮不见兔子不撒鹰,陆续散去。

    他拦到抱犊寨这帮少年面前,沉着脸:此处距离你抱犊寨最近,寨中军民理应协助本捕头处理案情。这是法理规矩,你们责任在身不可逃脱;论人情,这莲花寺是你抱犊寨邻居,鹿泉谷又是你抱犊寨打柴之地,不除掉此地豹群,今日莲花寺之事,明日就会发生在你抱犊寨各家。

    周二郎身后的五郎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弩具,张捕头还不知,放缓神情,温和说:本捕头也知此地豹群凶顽,也不指望你抱犊寨能捕杀此兽。只有一点要求,那就是随同军士守住五具尸首,待明日县里仵作查验后,我自会放尔等回去。

    周二郎拱拱手:张捕头,为何不调军士来此?

    张捕头苦笑:营兵调遣哪是轻易的,这得县尊开具文书,兵备正使签发,监军用印后才能调拨。就连这里的一队营兵也是以外出巡查的名头出来的,你们若走,这队营兵也不会留。这样的话,五具尸首必落兽口,到时县里追究,我落不得好,你抱犊寨也在责难逃。

    周二郎摇头:不是咱不给张捕头面子,这里都是张家佃农、雇工,若张老爷同意,我等就留下守夜。

    张捕头连连笑说:那你们先等一个时辰,我就这去与协调此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