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三十九章 独狼传说

神话版明末:第三十九章 独狼传说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周七将两对牛的绳子绑在树下,走来时才说:真有狼,知道头狼不?每个狼群里都有个头狼,如果头狼被赶出去成了独狼,那就不会再叫,到死都不会叫。

    七哥,这是为啥?

    头狼叫唤,就跟我二哥喊话让我和五哥去干活一样。如果二哥孤零零一个,自然就不会喊话了。以后二哥不在,五哥就是头狼,他就呜嗷嗷的喊我干活,就这道理。

    周七一本正经说着,说完忍不住哈哈大笑,赵小妹也跟着笑,还捂着嘴,很快笑容不见,扭头去看五郎:五哥,七哥说的是不是真的?

    五郎眉头皱着,虽然编排了自己,可觉得弟弟说的很有道理,找不到漏洞。

    他也疑惑,从井里扯出水桶,给赵小妹的葫芦灌满水:七郎,你这话是真的?

    我听人这么说过,应该是没错的。

    周七说着从怀里布囊里掏出一枚铜钱晃了晃,伸出自己侧脸:来,亲一口,就给你两文钱。

    才不要呢。

    赵小妹羞红脸,抱起葫芦,又焦虑问:七哥,你说那狼啥时候才能被打死?

    亲一下就给你准话。

    七哥又不打狼,能给啥准话,尽会骗人。

    不亲就不亲,明明以前一文钱就能成的要不给你五文钱?

    周七说着摸出一枚五文钱,赵小妹这回上前在周七脸颊上轻轻点了一口,很是敷衍,伸手就从周七手里拿了钱,头也不回就跑。

    五郎见了只是笑着摇头,四五年前一起玩泥巴时,夫妻都当过:张老爷给了你多少钱?怎的突然就大方起来了?

    也没啥,昨夜梦到六姐了。

    周七坐在井边条石上,面带微笑语气悠长:我还梦到我们在山谷里盖了个院子,开辟十几亩良田。等我们走的时候,一把火将莲花寺烧的干干净净。

    烧的好,我也想烧了莲花寺,还想堵了那眼只救富人不救穷人的药师灵泉。

    五郎声音沉闷,他对妹妹的记忆更清晰。

    他却见弟弟从怀里掏出一叠符纸:哥,这是昨夜梦里得到的神符,你用的时候专心想着要射的东西,然后把这神符贴在箭杆上,不说百步穿杨,三五十步内你用弓弩射个兔子怎么也能十发九中。

    五郎迟疑接住,倍感沉重:神人所授?

    算是吧,也别心疼这东西,再有几个月我也能学会制符,到时候咱兄弟就靠山吃山,管他狼虫虎豹还是莲花寺,统统射杀。

    张地主是个有决断的人,在周七这里稍稍通气后,就带着魏怀忠兄弟、牛迎春及两名办事伶俐的中年佃户下山去了。

    有魏迁留在寨里做人质,也不怕魏怀忠那边出什么问题。

    院中周二郎几个人研磨镰刀、斧头,如要习武,就得去鹿泉谷里砍伐合适的木材制造棍棒;若再招徕佃户,那建造房屋需要的木材就更多了。

    佃户,永远都是流民中的主力,流民和佃户也没本质区别。

    感觉收成不好,日子不好过,这帮人说走就走,绝不留恋。

    真遇到天灾之类的,佃户走的干净利索,往往能逃走,闯出一条生路来。

    反倒是只有几亩地的贫民最可怜,舍不得抛弃产业,受灾时守着土地、房子活活饿死的例子比比皆是。

    只要能找到信得过的下家,佃户哪怕已经承租,并播种,也会出逃。

    佃户本就没什么产业,出逃后,地主也懒得去衙门里上告,你上告能索赔么?

    无法索赔,还要倒贴诉讼费。

    反正是赚了,无产的佃户、流民那么多,逃亡几家佃户,让其他佃户接着承租继续耕种,反而能多收三五斗租子。

    周七则在牛棚里喂食草料,打扫牛粪,寻常蚊蝇也就算了,飞舞的牛虻对他可没有敬畏之心,叮咬一口是真疼,仿佛针扎。

    抱犊寨的崎岖山路注定了这四头牛这辈子只能呆在寨里,寨里也没有驴骡,你养了也没办法拉到山下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