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三十五章 书僮

神话版明末:第三十五章 书僮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一具织机正常纺织,怎么都比打工、帮闲挣得多!

    大儿媳若有一具织机,分家后,怎么也能把织机分到大儿一家。

    她的心思、计较已到了毫不掩饰的地步。

    老爷,二郎见识浅薄,恐怕会在张老爷那里吃亏。老爷理应去抱犊寨拜谒张老爷,协商二郎几兄弟在张家做长工的事情。妾身又听说七郎要做张家少爷的书僮,七郎身染凶邪,恐不利于张少爷。再说七郎岁数也大了,比张少爷大三四岁,又脾性倔强跟头蠢驴一样,若发疯打伤张少爷这可是泼天大祸。

    八郎在家闲着也闲着,不如和二郎好生说一说,咱也送八郎去张家,不要工钱,能跟在张少爷身边做个伴读也是极好的事儿。

    张氏声音透着淡淡喜悦,语腔也轻快:再说二郎的婚事也不该再拖延,老爷也该上心了。

    周应弘听了却是眉头紧锁,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

    分明是想和二郎三兄弟和好,可这种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搁之前,外甥周二郎摇身一变成为上门女婿,还省了太多的麻烦。

    这年头结婚越来越铺张奢靡,没钱也要借钱把规格抬起来。自己是市井人家又算是商户之家,多少有些体面在。

    嫁女儿更不能寒酸,聘礼是聘礼,嫁妆是嫁妆,普遍来说嫁女儿也是亏钱的。

    要钱还是要面子,只能选一个。

    又不是打发女儿去给别人做妾,做妾的话就没面子了,那就得死要钱,能大赚,跟卖女儿没区别。

    如果是自家自产自销亲上加亲,那自然没有太多的算计、烦心事。

    之前他是乐意的,反倒是这婆娘喋喋不休始终反对,怕闹得家宅不宁才搁置不论。

    可现在二郎三兄弟手里沾染了人命,这婆娘倒急着想和解,重新联络感情。

    周应弘越想越是抑郁气苦,若早早把二郎的婚事办好,二郎三兄弟怎么可能在外面染上人命?成了家,二郎纵然遇到械斗搏杀,多少也会顾全家业,不会把事情做绝。

    不是二郎不好,只是不想女儿被牵连跟着受苦遭罪。

    任由张氏怎样说,周应弘连连推脱,他这个一家之主都不去张家,张氏又有什么名义前去?就凭她姓张?

    周应弘实在推脱不掉,总不能告诉张氏,说自己三个外甥手里染了人命。

    真把这紧要消息透露出去,那真的就家宅不宁了。

    鬼知道张氏抓住这么大一个把柄后,会兴风作浪到何种地步。

    阴着脸,周应弘说:你这是要抢七郎的造化,你说二郎答应不答应?

    张氏何尝不知自己在做什么,三兄弟又不会给她养老送终,除了自己生养的两个庶子,她谁都信不过。

    她脸上堆着笑容:老爷这话就不对了,如果七郎自己愿意把机会让给八郎呢?

    周应弘一愣神色晦暗变幻,见此张氏不由露出三分得意笑容。

    告示,近来北山有猛兽食人,出入往来莫要落单,望远近猎户能除此兽。

    土门村北村口,周七郎途径时见了最新张贴的这张告示,未作停留直往周家走。

    途径曹木匠家时见院子里拴着一头走驴,引周七侧目,不想看到曹木匠刚低头从屋中走出。

    曹木匠手里提着木匠工具箱,刚出屋就搭在背上,仿佛老了五六岁,沉着脸不说话。

    他看到周七背影,也看到了周七斜背的撒袋,张张口还是没吐出声。

    待小儿子提着行囊走出屋子后,曹木匠给屋子木门挂上铜锁,父子两个牵着走驴混入向东的稀疏队伍。

    周七看着曹家父子两个背井离乡走向土门关,莫名的松一口气。

    如非必要,真不想继续杀身边熟悉的人。

    想想也对,土门村里就属自家兄弟好欺负,曹木匠怎可能怀疑自己兄弟是小木匠、杨青林这六个人失踪的元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