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二十八章 教主

神话版明末:第二十八章 教主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也不怕三位义士笑话,我张家寨有良田六百四十余亩,佃户十二家,在大户人家眼中不算什么,可在土门关一带也是一份上好的家业。若三位义士能保我张家安堵,老夫愿每年进献白银三十两。

    周二面有难色,周五左看看二哥,又看看七弟,心中焦虑写在脸上。

    三十两白银,几乎能请陕西刀客千里迢迢跑到土门关帮你杀个人。

    周二为难说:张公,我兄弟目前尚不能自保,又如何能保张家安堵?

    张地主目光落在周七脸上,周七不以为意,神情自然问:张老爷每年拿出三十两,这有些多了,不知张老爷这份家业每年能收入多少?不是我兄弟贪心,只是想摸摸底细,也好给个合适价钱。

    张地主闻言轻呼一口气,周二却是浓眉紧皱:七郎,你我兄弟何德何能挣这三十两白银?

    哥,不凭啥,就凭咱兄弟敢杀人,就凭咱兄弟跟张老爷合则两利。

    周七也拿起筷子给自己夹一块金色油酥皮点心,拿起白瓷调羹研碎,舀半勺送到嘴里:曹木匠不会善罢甘休,闻香教无论如何也要拿咱兄弟的脑袋杀鸡儆猴。其实张老爷一家退无可退,咱兄弟也是没退路的,不论跑到哪里去,闻香教就追杀到哪里。

    再说了,咱们跑了落得轻松,舅舅一家怎么活?信不信,咱们跑的不见影,舅舅家就没一个能活?兴许,阿姊还会被闻香教贼子卖到娼馆里去。

    周二眼眶眦圆:他们敢!

    他们有啥不敢?

    周七端起茶小饮一口,扭头去看张地主:张老爷见多识广,闻香教是个什么货色想必也是听说过的。我看若不是山下新来了两位道爷,兴许打张老爷基业的就成了闻香教人。

    张地主颔首:正是如此,此辈狼子野心,噬骨吸髓,可谓无孔不入。老夫这家中不养仆僮,也是出于这类顾虑。若养仆僮,不论这仆僮心性如何,也会被此辈胁迫作恶,谋我张家基业。

    他又转向去看周二,不使冷落:周义士,老夫家中有良田六百四十亩,不计四时果蔬,一年两熟能收麦豆一千七百余石,落入老夫手中有一千五百石。往山下运粮幸苦,卖粮、缴税及各项花销,每年能余百二十两。这每年三十两,于我张家来说并不重要,远不及盈余之半。

    开了张家的金库,不知能挖出多少金银来。

    周七心中想着,难怪山下新来的两个道士连脸都不要了,吃掉张家,不提这份易守难攻的稳定基业,光是张家地窖里藏着的金银就是一大笔横财。

    每年百两白银的纯盈余,已让周二、周五失去短暂的思考能力。

    这很多么?很多,非常的多。

    其实也不多,顶多让张家再多三户本家吃闲饭,还能再供应两个或三个优秀子弟去府城读书。

    再说,每年收入一千五百石麦豆,你才盈余百两,你骗谁呢?

    周二还没开口,周七就开口:张老爷,如今你我两家同舟共济生死与共,我兄弟也不占你张家便宜。每年收粮给我兄弟分出一半粮食,我兄弟只要十年,十年后张家的还是你张家的,我兄弟多余的一粒粮食也不要。

    他又去看自己二哥:哥,村里人都说我中邪了,非把我赶出村里。中邪没中邪,其实大伙儿都心里明白,我看张家公子也跟咱一样,受流言所累。咱两家一起扛过去,那什么都好说,若是抗不过去,我和张家公子就得中邪而死。

    周七这话让张地主百感交集,打量周七的目光也透着古怪。

    有神人庇护,自不怕山下那两位道爷,或闻香教使用阴邪手段,就怕对方明火执仗打上门来。

    周七说着脸上忧虑,长叹一口气:张家的佃户心思浮动暂时不能指望,所以得从其他地方招些帮手。张老爷有钱本就可以招人,可怕所托非人,不敢轻举妄动怕贼人见缝插针不如咱兄弟帮张老爷招募仆僮,先挡住闻香教反扑后咱们再议论其他事情。

    周二没啥经验更无准备,心里乱糟糟的,不知如何应答、表态。

    张地主立刻表态:还是小周义士看的明白,老夫这里就怕所托非人。若不是手头没有放心可靠之人,也不至于如此被动。别的不说,老夫内弟一族也是豪强之家,若有忠义之士为老夫捎一封家书前去,顷刻间就可得五六名壮士。

    他也是守株待兔,等着妻子娘家人来串门走亲戚,可左右都等不来。

    他是真的信不过家中佃户,不仅难以辨别这些人态度,也因为这些佃户太过显眼,真有放心的佃户愿意去送信,可能也送不到该去的地方。

    有妻子娘家可以依靠,自己虽宗族凋敝,可也是有一帮表亲的,只要把消息送到位,凑二三十名敢打敢杀的壮士不难。有这批亲族壮士坐镇,自然能大刀阔斧的处置家中佃户。

    抱犊寨的独特地势就仿佛监狱一样,稍有风吹草动,张家正值虚弱之时,就被软禁、束缚了手脚。

    周七有些不明白张地主话里意思,这是反要挟?

    人家有自己的人脉、亲戚网络在,缺的是可靠的联系方式,不是非要靠自家兄弟三人才能过日子。

    稍稍沉默,周七是真的眼馋那每年一千五百石的收益,其中一半换成白银,怎么也有三四百两。这老家伙一开口就说谎,一千五百石的米麦,你多大花销才能盈余百两银?

    事不宜迟,我以为稍后天亮雾散后,让人看清行踪的话,我兄弟想要下山或为张老爷传信必然受到阻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