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二百五十章 谋反

神话版明末:第二百五十章 谋反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时代不同了,文官们没有神兵,就无法对抗混元教的三兄弟,兴许闻香教的徐鸿儒也会很快寻到神兵。

    文官没有神兵就无法有效剿灭贼军,文官有了神兵这更可怕。

    既然不能指望文官平叛、治世,现在又有掀桌子的底气,自然应该做些准备即最坏的准备,不使藩系被贼人诛灭,授予兵权解除软禁,再差也能逃出一些种子。

    连续失陷被贼军尽数俘虏、屠杀的五家藩系,已给天启、藩王们敲响警钟。

    城破,藩系尽数被捕,很大的功劳要算在当地官员头上。

    宁可城破时举家自杀,也不愿放一个宗藩银册上录名的宗室子弟出逃。这就是地方官员的操守,有殉城的决心,即便殉城也要把看守、软禁藩王的使命达到。

    哪怕明知道给藩王松绑,使藩王募集私军后能打退贼军,还能改善地方敌我势态对比。

    可地方官至死都心存侥幸,不敢承担私纵藩王的罪名。

    这让天启很无奈,更无奈的在于藩王们的表现。

    到了这不挣扎必死,挣扎还有一线生机的拼命时刻,许多藩王、郡王宁愿坐在家里等贼人上门抄捕,也不愿逃亡、反抗。

    恨其无能,怒其不争。

    圈禁豢养藩王二百年,真给驯服,都养成了猪,这让天启毫无办法。

    藩王自己都不愿反抗,他有啥办法?

    明明到了生死存亡之际,藩王真要募集私军,哪里是地方官敢管的?

    只要地方官没有当场击杀藩王、郡王的胆量,光凭一众郡王冲击官府也能杀死地方官夺取大权。

    遗憾的是至今没有一个藩王敢反抗,最狠的也不过是老衡王纵火焚烧王府,给衡藩留了血脉而已。

    出于一些方面的考虑,桂王火速入京,又火速离京,脚步神速快的连东林党都无法阻止、追捕。

    一道火焰带着桂王入京,又一道火焰带着桂王离京,京城百姓又有了谈资?

    不,饥饿中的京民,就连说话也得斟酌着,生怕多说几句话,说的大声了浪费体力。

    天启始终就待在西苑军营里,自黄克瓒兵败河阳以来就不曾见过一位外朝臣子,只有内廷的宦官、勋臣还能常来营中见他。

    在这种隔绝气氛中,魏忠贤对皇城后宫掀起屠刀,先是光宗的赵选侍,随即是怀孕待产张裕妃,紧接着是第二次怀孕的李成妃,就连有孕的皇后张嫣也被魏忠贤强行使人流产。

    宫廷中一切与外朝有密切联系的宫妃、女官都在清洗范围内,天启也借魏忠贤之手将有孕的皇后、妃子或流产或打死。

    在京皇室男丁再次避免滋长,只留下天启、桂王、信王三人,以规避某种隐患发生。

    甚至天启都做好了率领内操营打出皇城,南下与黄克瓒汇合的最坏打算。

    神兵,对朝堂格局、天下规矩的破坏是毁灭性的。

    神兵在手,天启很清楚神兵的强大和自己的脆弱。

    除非他也能呼风唤雨,否则火器部队压制下,他依旧在劫难逃。

    不是东林党跋扈,而是他谋划的事情太过诡异,一旦暴露,激怒的不仅仅是东林,几乎所有官员、北京勋戚都会站到对立面。

    天津会战才开始,他这个当皇帝的就准备去南京还是抛弃北方臣子的那种,谁能愿意?

    北京勋戚的产业都在北方,去了南京只能寄人篱下。

    官员就更简单,迁都南京,无异于放弃北方官民士绅,更像一把刀子顶在南方士绅的心口南北士绅官员谁愿意?

    谁都不愿意,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天启皇帝谋逆叛乱。

    农历七月没有三十,故八月初一时桂王回到黄克瓒军中,传达了天启手诏,沐浴更衣后,率一班黄克瓒匆疾召集的仪仗前往白河石桥。

    白河石桥为界,上游官军在河畔洗马、沐浴,下游则归混元教使用,彼此互不干扰。

    双方放弃一切军械只穿戴单衣到河边用水,约十一万官军集结在北岸,补给压力大,卫生压力也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