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连锁反应

神话版明末:第二百二十八章 连锁反应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淇门镇驻军出现骚动,被困的张士佩见机向东集结兵力企图突围,完全合情合理。

    胡继升病亡,军中骚乱孙元化无法节制,向河南巡抚张我续求援,请一位权限高隆的兵备道员,或者巡按带一营兵马来援,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张我续不疑有他,也怕张士佩乘机突围跑回山东,当即调遣分守大梁道按察正使金炼就近督本部大梁兵前往入驻淇门镇,协防弹压军中情绪。

    金炼终究是河南的按察使司正使,不具备处理大名兵备道下属军吏、军士的权柄,只是驻地近,先调往弹压,避免军中鼓噪大军一哄而散,为贼人所乘。

    紧接着张我续调河南巡按御史邱兆麟率本部千余勇壮火速驰往淇门镇,邱兆麟是都察院御史,巡按河南。就凭他本职是御史,事急从权,就能杀敢抗命、鼓噪回乡的大名兵备道下属的兵马。

    邱兆麟闻讯不敢耽搁,当即率部也是急行军直奔淇门镇而去,如果弹压不住,大名道的两营兵马溃散回乡,那胡继升纠集的真定两营兵马也会跟着回乡。

    淇门镇的驻军若有变故,仅凭河南军队是压不住、困不住张士佩所部的。

    一旦张士佩脱困,再想围住,最少还得动员三五万军队。

    三五万军队,把他们这帮巡抚、兵备、巡按御史杀了抄家,也挤不出招养三五百军士的钱粮。

    围不住张士佩,那就得处处分兵扼守,这需要的兵力更多,钱粮压力更大。

    若是让张士佩渡过黄河,在南岸凿开黄河堤岸,那前线统兵的文臣、将领,一个个都没好下场。

    另一位巡按御史梁之栋履任各地,见识广博心中多疑,向张我续进言:恐是贼人声东击西之计,不可不察。

    妖贼朝不保夕,且智虑短浅,如今不过见机而动,怎会生出这么多计较?

    张我续虽这么想,可也怕失职背负责任,就回信给巡按梁之栋,让他率本部入驻前哨营地。

    七品巡按御史的意见他不能忽视,因此引发间接责任,他无法推脱;若是寻常的三品兵备,归他正管,自然好说话。

    不过权柄在手,还是好折腾的。

    既然你梁之栋说妖贼可能声东击西,那我从善如流,你带着部伍去前线盯着,成与败功勋、责任皆在你,幸苦也是你,与我何干?

    旭日高升,张士佩大本营扎在山脚河边,依旧难逃烈日暴晒。

    与昨日一样,张士佩巡视各营,安抚、鼓励各营将士,他口中始终挂着援军。

    他率部西征河南,本打算强渡黄河直趋开封,可曹濮兵备高捷困守濮州时命令各地强行征收黄河及周围河流湖泊的大小船只,征收来的船只多数焚毁。

    张士佩无法渡黄河,只能在北岸一路向西攻入卫辉府。

    因远征之故,他所部五万余皆是丁壮,并无随营而行的家眷妇孺,这点比徐鸿儒本部不差多少。

    山东的援军,上上下下已经不指望了。

    倒是真定混元教也跟着起事,让张士佩上下军心振奋,士气有所回升。

    至于向官军投降之类的事情,上下头目就没这类愚蠢想法。

    虽说邹县城破火烧孟府,攻破曲阜抄灭孔府这两件事情是安民王刘永明所部及徐鸿儒本部联手干的,跟他们西路军没关系。

    可孔孟二府仇恨太大,山东巡抚赵彦若不是孔府外孙,这回早就让朝廷给办了。

    这么大的仇,投降后,官军保准在士林压力下大规模杀降、杀俘。

    杀的再多,士林当瞎子,记都不记一笔,杀的人头滚滚,几百年后的人谁又会知道?

    孔孟二府被屠,不狠狠教训一下,今后作乱的泥腿子岂不是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讲了?

    红巾军、白巾军骨干都已清楚的明白,如今都无退路,皇明朝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唯有死磕到底,才能杀出一条血淋淋的活路来。

    因而张士佩也不怕部下出现叛徒,他巡视各营时不忘观察西边河南兵前哨营地。

    如他所料,河南兵前哨营地、包括夜不收之类的探骑,皆无重甲只穿战袄,甚至还有穿号衣的。

    这让张士佩大松一口气,做出向东边集结兵力,似乎想要从淇门镇突围返回曹濮根据地的姿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