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税丁总队

神话版明末:第二百一十五章 税丁总队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已现在的形势,就真定左营、右营满编集训时,自能影响四周格局。

    到时候扑灭贾家,易如反掌。

    可若交税,资不抵税,这怎么交?

    各处观望下,贾家开始了最为实际的银弹攻势,李秀才上门催征时,就把一盘银锭子摆在面前:祭师,我家名下房产虽多,但大多是族产,集中一起便于打理,绝非我一家之私产。若是祭师依法度办事,那我家只好析分族产,这样虽麻烦些,可却能免去破家大难。可这样一来圣教便征不了多少栋钱,我家也有偷奸耍滑不敬圣教的嫌疑。

    贾老太公也拄着杖,说话缓慢语态平和:若祭师能权变一二,寒舍愿奉栋钱百两,以献圣教。

    老太公,此非李某能更易,冥冥之中自有鬼神衡量。圣教推行栋税,绝非揽钱搜刮民脂,乃意在抑制兼并耳。我宁不要贾家百两、千两献仪,也要执行《栋税》,使贾家析产分户。

    见李秀才说的肯定,贾老太公也只是一叹:祭师,析分家产亦是老朽夙愿。就怕产业析分后,子孙的心气也就散了。

    太公须知儿孙自有儿孙福,顺应天命、人心析分族产,想来儿孙也会体谅老太公难处。

    李秀才劝谏下,贾老太公带着百两银子回家,召集族亲、乡邻为证,开始划分家产。

    贾氏家产析分,老太公的多数子孙、玄孙自然是喜出望外极力拥护,有一种类似中彩票、长房一脉绝嗣的喜悦。

    上上下下那么多双眼睛盯着,老太公的长房一脉也只能咬碎牙往嘴里吞。

    家产已经析分,想要维持优势就得要联合族亲,更是不敢得罪、使脸色。

    高家、贾家低头服软,缴税的缴税,析分家产的析分,可也有不信邪的。

    一个倚老卖老的老举人仗着资历深厚,教导出许多举人、进士的人脉、名望站出来反驳:老朽只认皇明法度,不识得什么栋税不栋税!你若再来上门勒索,府城不敢做主,老朽就去巡抚衙门申诉!巡抚衙门不做主,老朽就去敲登闻鼓,请圣天子裁断!

    这令李秀才顿时为难,实在没想到这家子会第一个站出来为难。

    难道真定士林文坛就指望用这个老举人压服、施压?

    念尔年老昏聩不识天数,故不与你计较。

    李秀才翻开早已统计好的税册,目光落向韩举人身后一众子孙、姻亲:减免人丁后韩家合栋税、铺税银一两二钱八分银。依律抗税者加倍惩处,若无钱纳税则征丁壮服役,以工役银冲抵税银。既然韩家韩家清苦,那就以工充税!

    韩老举人大怒,瞪目:竖子欺人太甚!

    莫在意这老匹夫,速去逮捕韩家男丁!

    李秀才挥手,后面二三十个信众如狼似虎冲过去,这些信众穿黑衣,胸前胸后缝补白底红边框的补子,前面是‘税’字,后面是‘真定总队’四个字。搞的正规,俨然官府做派。

    任由韩家女眷如何哭嚎,税丁挥动铁尺制服韩家成丁男子八人,悉数双手反绑押往东城贡院。

    皇明没有监刑,各地并无专设的监牢,只好借贡院用一用。

    先把抗税的人集中到贡院进行‘爱国教育’,等他们全心全意领悟到‘依法纳税就是爱国’这一真谛后,才会放他们去干活。学习、做工期间食宿费用自然由家里人垫付,做工期间记录工分,一分就是一分银。

    何时攒够了与税银相符的工分,何时再放回家。

    知府徐腾芳感觉脑袋有些快爆炸,他越发看不懂混元教的行为了。

    你要反就反,要搂钱就麻溜的搂钱,搞这么花样做什么?

    难道你这样正规的收税,各地士绅就会心悦诚服?

    根本不可能,就凭现在搞出来的税丁,就站到了天下富庶、士绅、勋戚之家的对立面。

    府城有税丁总队,州有税丁大队,县有税丁中队,乡镇有税丁小队。

    混元教分派各县的祭酒、主祭、从祭,还有各县在册乡勇、信众就这么飞速糅合在一起,换上了税丁制服。

    真定巡按及所部兵马外出征战,兵备正使在前线督战,府城都已被架空软禁,各县知县又能有何作为?

    虽说各处难免有一定程度的抗税事件发生,可火速镇压杀鸡儆猴,倒也使得税务有条不紊展开。

    真定发生的事情让周围府县士绅、官员傻眼,有条件的开始向京师迁移,或运作调换工作。

    此古今闻所未闻之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