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二十一章 势在必行

神话版明末:第二十一章 势在必行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哥,以后咱在山谷里落脚,要杀的蛇多了去,山神爷爷怎会在意这点俗物?

    周七说着来到门口,张弓凝气,弓如满月,锁定气机后一箭射出。

    一声奇怪闷响后,轻箭射穿蝮蛇口中,从上颚透出直直钉死在梁上,蛇身躯垂挂在梁下,依旧不停扭动、弯曲。

    二郎、五郎探头进来看了啧啧称奇,周二郎突然问:七郎,敢不敢杀人?

    可能是韩冲、王四几个人,等会儿会跟着小木匠来谷里与咱汇合。

    周二郎斜眼瞥视不停扭曲的蛇身,这么凶险的东西挂在一旁,他总是忍不住去提防、观察:要看情况,你一会儿就藏在屋里,韩冲、王四这两个人稍有敌意,你就用弓杀死。如果小木匠不对劲,也别念旧情,一起杀了。

    山里的死人多么?

    很多,周七这半年来,就见了两具死尸;一具是面目全非横死的尸体,入山时见被丢在山沟里,等他从山里出来时,死尸身上的衣服反倒不见了。也没人管,没两天时间就被山里兽类吃的一干二净。

    还有一具是打草时在草里见到的腐烂弃婴,让他做了一个多月的噩梦。

    又见了张奎行凶杀人的场景,也见了张奎被杀的情景。

    杀人,似乎只是张弓、放箭这么简单。

    再说,王四、韩冲这样的人渣,杀了反倒是为民除害。

    山下土门村,小曹木匠将弟弟托付到曹秀才家后,左肩挂着背篓,右手提棍往山上走了。

    出乎他预料,王四、韩冲已在南山山坳处等他,这里抬头就能看到正动工重修的淮阴神庙。

    王四年纪较小,迎上来问:小曹兄弟,大师兄为何惦记周家老七?

    我也不知,只是听大师兄吩咐做事。

    小曹木匠憨憨做笑,侧头去看南山:四哥,咋来的这么早?

    去鹿泉谷十来里山路,跑那么远去谷里抓他还不如早早上山把这小子截住,径直绑了向大师兄交差。

    王四口吻气恼:没想到这小子天没亮就上山,他那两兄弟也上山了,也是麻烦。

    小木匠稀疏、寡淡的眉毛微皱:四哥你这么想就错了,大师兄让咱们去山谷里绑周七那自有大师兄的道理在。四哥今后可不能这么做事或许大师兄不在意周七是死是活,在意的四哥、冲哥的办事态度。

    轮到王四皱眉了,本就是好逸恶劳的性子,懒撒惯了,听小木匠这样平日老实本分的小辈这么说话,王四脸上有些挂不住。

    韩冲从石头上跳下来,不同于枯瘦的王四,韩冲倒是再落魄也让自己吃饱喝好,故长得白白胖胖,面有油光,仿佛一个小商户:小曹这话在理,咱也觉得大师兄是在考校我二人办事态度。只是小四顾虑的也有道理,山谷那么大,咱三人上哪去找周七?万一让他那两哥哥发现这难免要动刀子。

    小木匠将右手木棍递给韩冲,从左手袖子里摸出一把五六寸短匕来,又塞回袖子里,眼皮垂着目光盯视脚底石子:这是大师兄对你二人的考校,何尝不是对我的考校?一边儿朋友,一边儿是圣教咱没得选,最好我引开周二、周五,冲哥一定要干净利索绑了周七。

    他抬起头,语气略低:如果事情败露被周二发觉,那只好对不起他们兄弟三人了。

    韩冲眨眨眼,做思索着,随即恍然:小曹子承父业,倒是一桩喜事。

    王四也是瞬间明白,这小木匠要缴纳投名状。

    混迹赌场自然知道脸皮是个什么东西,当即笑意暖融融的拱手道喜。

    虽然老木匠是土门村的大传头,可大传头是没有子承父业这种说法的,这个只能从小传头中提拔;小传头也没有子承父业的说法,要从优秀信众香民中选拔。

    规矩是这么个规矩,死规矩哪里比得上人灵活?

    大传头,对一县信众来说基本是到头了;再上面的香主、堂主、会主,是要看师承脉络的。

    小木匠听了也只是一叹,自家曾祖本是曹家庶子,成年后净身出户,跑到县城打工度日,活不下去就稀里糊涂加入了白莲教。

    那时正值刘六刘七兄弟率领白衣神兵进攻京城失利,各路兵马向南败退,京畿区域内的白莲教屡经诛连、清扫。曾祖运气不错,资历混够了,上面人也死的差不多了,临老混了个小传头。

    靠这个小传头的身份,就给祖父谋到了当木匠学徒的机会,后来祖父也顺利提拔为小传头。

    到父亲老木匠这一辈时,家里分出别枝考了秀才洗白身家;老曹木匠年纪轻轻就因父祖影响力根深蒂固,自然而然的提拔为小传头,兢兢业业十几年下来,终于成了土门村的大传头。

    如果自己这一辈再努力一些,那自己兴许能把子侄送到香主门下拜师学艺,有机会继承获鹿县香主一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