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胡继升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九十八章 胡继升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山东战场已有类似的战例,妖匪红巾军能高唱佛号,顶着守军火器填满沟壑、开挖城墙脚跟,企图填埋炸塌城墙。

    刘家被杀一空,本地士绅、豪强也松一口气,生怕有残存妖匪心怀怨恨,故意攀咬无辜,企图扩大事端。

    至中午时,真定豪强、士绅宰杀猪羊特意来犒劳驻军,捐献物资、钱粮。

    军营中,胡继升中箭左臂被捆绑固定,由昊天道宫的李清远前来开刀医治。

    胡继升是孙承宗的同科好友,拉胡继升入教要承担危险。

    这是一锤子买卖,要么胡继升态度坚决入教,要么杀掉胡继升。胡继升若有一点态度上的问题,就得杀掉以绝后患。

    想不到刘家竟然也能屯粮千余石,早知如此,哪还等到今日?

    胡继升能感受到伤口清凉酥麻,疼痛感尽去,心中对李清远生出许多好感,依旧与孙元化说着:妖匪势大根基深藏于各县,所幸兵备正使、副使扶植混元教与之相争。

    胡公,混元教也不可不防。

    来日长远,眼前倒是无碍的。

    闲聊间,胡继升的幕僚写好奏疏,孙元化瞥一眼,见题目在巡按真定臣继升另起一栏时写道题为真定攘外必先安内,敌暗我明妖匪潜匿,真定安堵皆赖兵强,兵调山东妖贼必起。臣以为当

    胡继升审阅内容,见没有需要加注的内容,就提笔签字用印,递给幕僚:火速发往京城。

    傍晚时,胡继升回家,家里夫人领着孙儿、孙女守在门前盼望,见胡继升乘轿回来迎回家中,不免埋怨:老爷,如今妖匪势大连陷重镇阻断漕运,孙高阳枉为朋友,既要用老爷麾下的儿郎做事,还又延迟粮饷,这事儿也不怕让人寒心。

    若有充足粮饷,也就用不着冒险抄家了,自己的首饰也就不用拿去典当。

    她先埋怨着,又询问:老爷伤势如何了?

    请了昊天宫的李道长医治,已是无碍。

    胡继升坐在太师椅上,孙子、孙女凑上来给他脱靴,孙女带走出汗腥臭的靴袜,孙子蹲坐着给他用热水洗脚,胡继升就说:孙高阳也没做错什么,我巡按真定本是给他压阵。可奈何真定儿郎视我为父母,我实不忍心把他们交给庸才。

    老爷你还给他说好话,咱本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何必搅合这浑水?老爷是念在旧谊才为他孙高阳出力,人家孙先生不去蓟辽自有孙先生的顾虑,孙先生看中老爷也就有孙先生的理由。孙高阳不思反省,先逼走徐侍读,现在又想用人家教出来的弟子,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胡夫人握着蒲扇轻轻给胡继升扇风:孙高阳还不如老爷营里的儿郎忠厚,老爷对他们好,他们也念老爷的好。今日城里都说老爷爱兵如子,见老爷受伤,儿郎们一拥而上屠了妖匪满门,实在是大快人心!

    胡继升还是摇头:孙高阳不是那种器量狭小之人,他不高兴必然是真的,但绝做不出授意职司扣发粮饷的事情。就算有,也只是想让我知道厉害,谁也没想到山东会猝然生乱,还被隔断漕运。现在九边处处嗷嗷待哺,他就是想给真定钱粮也拿不出一粒米来。

    他说着头往后仰枕在椅背上,目光痴痴望着梁柱:唉,也不知营中大好儿郎此去山东能回来几人?

    宦海浮沉近三十年,哪有不贪的道理?

    只是岁数大了n也就寡淡了,就任真定以来是抱着帮忙的心思来的,无欲则刚又手握生杀大权,反倒做了许多好事,官声优良。

    孙承宗给他一个车营新军的编制,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练。

    结果真定俊杰争相入伍,被自己官声所动,被自己魅力折服,隐隐间就连自己都被感动了。

    真定儿郎视自己为父祖,愿意把性命托付给自己,自己哪能轻易挥霍?

    真定兵能不能打?

    浑河血战已经得到了证明,参战的有秦良玉兄弟秦邦彦率领的一营白杆兵,还有戚继光族子戚金随同的浙军一营。

    戚金调入这支浙军时,职务是真定游击,去时带了三百真定兵。浙军一营就是这么构成的,你参将带五百,我游击凑三百,凑了一营熟悉南军、戚家军战法的军队。

    戚金阵亡,真定三百儿郎也多战死在浑河南岸。

    在真定试着编训车营,还不是看上了戚金留在这里的旧部?

    结果呢,九边抚恤问题没有落实,真定这里也没有落实到位,那批戚金手把手教出来的内丁宁愿去巡检司混,也不远继续来车营升官发财。

    至于其他各地的戚家军余脉、旧部,也随着浑河血战烟消云散。

    不是他们死绝了,而是对朝廷彻底死心。

    自蓟镇三协从朝鲜战场归来,战功奖赏被恶意延迟,在蓟镇石门被哄骗s栽赃为谋乱的那一刻起,戚家军一脉就和九边将门不死不休彻底决裂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