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筹划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九十五章 筹划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此处军营血气,十分亲近,仿佛大补之物。

    似乎一口吞下,立刻就能开辟天门,修成阴神境界。

    收敛情绪,周七摈弃速成的修炼捷径,直直落入校场正中的营帐。

    帐中灯火通明,二哥周奉武正端茶小饮,背后帐壁悬挂‘太行方圆三千里’地图,地图两侧又摆放各种显要器具,有一套周奉武的镀银鱼鳞札甲赤绒收边的战甲挂在架上,还有一顶白绒布遮盖的六瓣战盔,战盔花纹被遮住,但战盔立顶高有八寸十分显眼。

    除盔甲外,还有武器架供奉周奉武喜欢的一杆单耳雄戟,雄戟旁又供奉着一柄杏黄丝帛遮盖的九节杖。

    周七入内,众人只觉得一阵清凉夜风卷入帐中,略有昏沉的几个人也精神振奋起来。

    帐内自周奉武之下,有赵奎勇、郭勋、秀才吕朝秀三位营将,之下还有十二名哨官。

    吕朝秀放弃平山的乡社主祭职务,在军中反倒如鱼得水,挤掉其他几个周七看好的苗子,坐稳了这营将职务。

    正说话的吕朝秀被一阵凉风打断,也只是稍稍停顿就继续说:先打娘子关再打平度,无异宣告朝野我军来自真定。我还是支持原定之计,先袭平度,大军迅猛扑向重镇太原,能取则取,不能取就引山西兵马出城浪战。同时分军数百做裹挟百姓之流贼态势进逼三关,悉数拔除。

    井陉道西边有两个出口,一个是最近重修改名娘子关的苇泽关,另一个是故关、新故关所,俱有驻军,算起来有三关。

    郭勋手指轻敲桌面清脆作响,面容沉静:如今天气越发炎热,绵水流域极少有雾。无雾气遮蔽,大军如何能悄然越过娘子关?

    他说着环视诸人:山东骤变,皇明京城一日数惊,河北士民惶惶,这正是圣教用兵之际。因而近来多侦测绵水流域水情,若无变故,日内绝无雾气滋生。

    周奉武目光落向赵奎勇,赵奎勇表达意见:圣教如何安排,老夫如何去做,此事何必疑虑?若有大雾相助,我军走绵水越关就是,若无大雾,那就先取娘子关,再取平度。山东、河北、山西俱乱,各类消息真假难辨,皇明朝廷一时难辨我军出处。

    诸哨官并无开口的意思,周奉武就说:大雾滋生事在五五之间,不可皆赖鬼神之助。太原乃是山西重镇枢要,太原参将查克镕麾下只有兵丁三千余又分守各处,手中直兵不过七百山西巡抚刘策有巡抚标营一千二百余精锐。如何攻克太原生擒晋王,便是明夜的会议内容。

    另山西总兵吴重阳驻军宁武关,麾下有兵五千,约有两千直兵。他若星夜来援太原,又该如何应对?

    待哨官、营将起身退出后,周奉武长叹一声,转身来到地图前细细审视,目光死死盯着太原。

    晋王府家资何止百万?抄掉晋王府,所得百万金银又能买来多少紧缺物资?向来作恶多端的晋王府被抄,饱受其害的山西藩田佃户欢欣鼓舞之余,更会被晋王的头颅激励,做成如此大事的天公将军,自然值得追随。

    漕运被截关系皇明国运,晋王、秦王、周王更是皇明的腿脚拳掌,虽无军权但也是国之重藩、支柱,打掉任何一个王府,无异于宣告于天下,使各地豪杰明白一个道理:皇明不行了,群雄逐鹿之时已至。

    周奉武食指按在太原,目光向上移,这里一条线直通北边,道路线两面是连绵群山。

    听说道路坦荡,可两侧山脉仿佛刀削,只要打下太原,在北边沂州、沂口处立寨屯兵,就能通过滹沱河得到来自平山县的补给。

    夏秋滹沱河山洪溢涨不能用,上游水浅不能行船。冬日却能在结冰河道上拖曳物资,十分便捷。

    冬日,晋北地区势必要爆发一场决战。

    半年时间,皇明朝廷怎么也能集结一股重兵从大同攻来,只要挫败这场攻势,就可保证控制区域内生产、恢复工作。

    这场仗,最好远离太原,以增加回旋余地。

    更章令级别的灵气滋养下,周奉武脑海清明,已开始推算冬日时期的战况发展。

    是夜,周七阴神出窍本要去威州城视察军队战备工作,心有所感来到了淮阴庙。

    来到此处刚进入神域,就见两名玄甲兵押解一身七品青色官服的余子翼往雷池走,隐隐之中有一股力量抗拒玄甲兵,拉扯着余子翼。

    周七细细一看,顺藤摸瓜就见余子翼形体被套牢、拉扯的力量来自灵鸦观中借宿的小少年身上,以及少年脖子上挂着的官印。

    这少年进入自己灵脉地网范围后就已隔绝了其本身与天地的联系,冥冥之中从天而降的灵气没能落到这少年身上,却隐隐受少年心神牵动注入身上官印,又以官印为媒介,使余子翼形体稳固,有不逊色于鬼神位格的战力。

    自有阴司刑科官吏审问余子翼,周七一步跨出飘飘然落在灵鸦观中,此处乡社高志静出来迎接:拜见至尊。

    周七只是摆摆手,高志静就与十几名属吏行礼后退入神域。

    细细打量余鲲翔,见他眉心灵机旺盛升腾跳跃如火焰,可惜灵脉地网梳理、洗练本地灵气,余鲲翔旺盛灵机引不来一点灵气注入形体,只是在空燃。

    这股旺盛灵机,论规模不逊卢象升多少,若无意外夭折,怎么也是个宰辅、上将军才器。

    可又见余鲲翔灵机受染不再澄澈,仿佛最近与鬼神交流过,或者被鬼神迷惑、暗示过。

    他目光又移向余鲲翔身边昏沉大睡的余蛟翔,其眉心处也有一缕灵机跃动,如山洞里的静谧火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