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钱粮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九十四章 钱粮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但一营都司的职务是固定的,依照旧制专司本营大小营务,主管操训。

    若是出征外地,则授予不同差遣职务,根据职务选拔五七百兵员出征即可。

    但车营都司是新军编制,一开始就是为野战而设立,不算边防驻军。因而出征,也就没有游击、参将这样的说法,一出征就是完整的编制。

    所以车营都司既负责车营日常营务,征战时也是全营指挥。算是新军改革中的亮点,如果贯彻到底,新军系的将领外出征战一个个都是满员状态,兵将相知上下一心,算是小小的放权、解禁。

    鹿继善身负使命而来,总不能空手回去,开口:那依孙先生之意,又该如何?

    立刻补发车营军饷,先发三月军饷以邀军心,补齐一应器械,操训月余后,勉强能出征山东。朝廷若连这点体恤之情都无,那孙某也无话可说。

    孙元化盯着鹿继善,口吻不容反驳十分强势:左营、右营兵员是在籍军户,年初才编好,十日集训一回,类似寻常民壮乡勇。欲要左营、右营出征,也该开支粮饷补充军械。夏收在即,抢收抢种最是紧缺人手,朝廷若不能补全军户损失,军户自不会安心上阵。何况,眼前左右二营新编不久,库存空虚,还不如各县乡勇。

    至于乡勇外调?

    鹿继善也是士绅出身,自然清楚乡勇性质,召集起来保境安民还可以。能如真定这样本府乡勇联合起来设立一个都司作为总管,已算是难得的开明、大度、团结。

    很多地方的乡勇只愿意守卫县城,有的甚至仅仅愿意保护村庄,毫无联合控防的大局观。

    各营都司涵养不错,可下面的千总、把总可就没那么多养气功夫,一个个神情桀骜,或冷眼打量鹿继善,或是虎狼目光细细审视似要吃人。

    胡继升也埋怨一句:本按招募车营兵员以来,器械多有不足,初时许多军士持棍充作军仗演练。而真定钱粮也因车营招募,日常给养而消耗殆尽。如今也算是青黄不接之时,盼不来兵部粮饷,上下就指望夏税接济。我也知孙高阳捉襟见肘处处为难,可也不能令本按失信于军民。

    说着他神态低落:军中粮草匮乏,前几日车营士兵饥馑难捱,还是孙先生静坐营中不进水米,这才令安抚军士。本按不得已,只好协同徐知府召集本府大户豪绅募捐钱粮,堪堪募得粮食五百石,这仅够营中官兵五日用度。

    听了这事儿,鹿继善面有动容,他本就早早认识胡继升,也与孙元化有数面之缘。

    细看孙元化,书生意气业已不见,如今面皮黝黑红润,眉目沉稳俨然将军气度。

    寻常总兵、参将,这算什么将军,只是个军头罢了。

    没有举人、进士身份打底,算不得士林眼中的将军形象。

    不给钱粮,强逼着真定兵南下山东,要么半路一哄而散,再要么抄掠民间自行打粮,于山东局势又有多少帮助?

    不得已,鹿继善只好再请胡继升、孙元化等人书写文书,他带着这些文书快马加鞭前往孙承宗那里为真定讨要钱粮。

    仅仅两日后,真定车营又一次缺粮。

    自不能饿着肚子操训,军士有怨气,可有被圈在校场里出不去,就在营中乱窜。

    不得已,孙元化这回又到校场中盘坐,任由烈日暴晒,营中军士也见好就收,返回营房休息,或陪着孙元化晒太阳。

    胡继升从营外回来,颤巍巍走在空阔校场,见约三百余人围绕孙元化席地而坐,普遍嘴皮发白开裂,这让胡继升愧疚不已。

    他也席地而坐,对孙元化张张口想说什么,情绪失控哽咽垂泪:孙先生,老朽无能呀,辜负了孙先生!

    孙元化语气虚弱:胡公,自山东生变以来漕运中阻粮价飞涨,河北民间存粮本就匮乏。每年夏初多依赖南方漕粮度日,今又妖匪祸乱越发不可收拾,士绅存粮自保也是无可厚非。就指望天津兵马能光复临清、聊城重开漕运,否则河北也将生乱。

    牵一发动全身,难不成杀士绅抢粮?

    胡继升老了,再气愤,也做不出这样激进的事情。

    顿了顿,孙元化说:如今是不能指望士绅了,还望胡公火速移书保定,请郭巡抚运千石粮食接济真定。不妨告诉他,我真定兵马南下山东平妖时,愿与保定标营合军会战。

    这是向郭尚友低头服软,交出军功分配权。

    孙元化说完仰头眯眼去看日光,晒在脸上灼热刺疼,他却有一种心灵上的舒缓。

    当时不管他怎么说,杨廷筠就是不信他,硬是冲出船舱跃入夜里黑漆漆冰冷冷的河水。

    杨廷筠入拜上帝教后,遵守一夫一妻之道,连小妾都休了,自然会遵守拜上帝教的经义,绝不会选择自尽。

    是冰冷河水溺死了年过六十的杨廷筠,这让孙元化如何能好受?

    打破一层层心灵桎梏的孙元化,为达目的已能不择手段,让自己吃点皮肉苦又算的了什么?

    军中粮食匮乏,收拢聚集在军营校场边上的逃难百姓自然也会跟着断粮。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