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八月十五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八十一章 八月十五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郭允厚破罐破摔,却意外打在闻香教七寸上。

    水泊梁山现在也就方圆五六十里大,是个小小水泊,远远达不到八百里水泊梁山的盛况。

    也没办法,实在是赵宋的皇帝、文豪官员们自诩人力胜天,伐天的事情都敢干,给黄河规划路线这种事情也就不算什么了。黄河脾气不好,赵宋偏要招惹,结果人为决堤导致泛滥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形成了鼎鼎有名的八百里水泊梁山。

    蒙元也倒霉,黄河就是个烂摊子,被黄河拖死。

    徐鸿儒也好奇范长生怎么逃出来的,对于新崛起的‘张宗柔’重组后的混元教,徐鸿儒是乐见其成的。

    不是他自大,他真看不上王好贤优柔寡断,更是轻贱于宏志志大才疏。

    王好贤守着蓟州的军械场,多好的机会,可做贼心虚,不敢动军械场的一点东西,看看别人怎么管军械场的?物资出入流转,哪样不能捞钱?

    还有于宏志,混元教蚕食保定、河间,于宏志却亲自跑到保定坐镇,调派人手严防死堵,见到头戴混元硬巾的人就恐吓、暴力驱逐,贼像一个护食的守家之犬。

    范长生也未多言语,只是递上周七亲笔所书的薄薄一封信。

    徐鸿儒划开漆印,取出就一页纸,内容让他眼眸收缩,见写着:尔等八月十五之事已被官府侦知,我近日新取官军购红夷炮三十门,业已起运八门南下赠与尔等。我将于四月末起兵,分兵三股,一略山西之地,二扼宣大南下之路,三抄真定、永昌、顺德、大名之地。

    更让他惊骇的是,这页纸就在他手中火光一闪,烧成了纸灰飘落在地。

    徐鸿儒面容镇定端详范长生片刻:这信中,你家教主断言说是官府已知我教中机密,有何证据?你也清楚,此事涉及河北、山东、河南、四川,时日轻易更改不得。

    这非我能知道的,我因闻香教之故,被禁足半年,如今得了差遣才出使山东拜见徐教主。

    范长生说着做笑:不过据我数日所见,获鹿曹氏、崔氏、孙氏世代官宦,也投入混元教中,还有县中魏举人,及平山、井陉二县许多秀才、童生也入了混元教。就连这三十门火炮,也是新入教的一人送上的投名状,这人姓孙,似乎是朝中西学党党魁的得意门生。西学党受东林打击,这孙举人怀恨在心,就夺了三十门火炮进献教中,以成大事。

    徐鸿儒沉眉不展:你家教主意在山西,何不与我河北教众合军一处,奇袭京城打蛇七寸?到时天下群龙无首,各地藩王、督抚裂土自立,我等自能徐徐图之。

    范长生摊开双臂:徐教主,今辽东、西南祸乱不已,若河北、山东生乱,想必西北也不会太平,若东南红毛番也来凑凑热闹,如果再加上倭寇,这皇明国祚自将暴毙。到时天下纷争,我教自然要取一方立足之地。

    徐鸿儒也感到前景不错,东南红毛番、倭寇自隆庆开关后就消停了,但西北边患绝对有可能会跟着爆发。

    稍稍沉吟,他就说:秦晋二省归你,但河南有我闻香教许多信众,我二教以河南为界,先取开封者得河南七成,如何?

    徐教主书信一封,此事成与不成非我能决断。

    范长生一伙人剁下刘泽清头颅,绑了昏迷的贾氏当即出城。

    这帮人本就精锐勇悍,一人三马在夜色中疾驰在广袤平原上,直趋徐鸿儒大本营郓城边上的水泊梁山。

    他们才走,第二日曹州进士郭允厚辞官回乡,回到曹州的时候失魂落魄,家乡士绅以为他在朝廷受了许多打击才这样。

    哪里是受朝廷东林打击,分明是龙种刘泽清被杀,他也受到了反噬。

    还没去看家人,就来偏僻巷子里找贾氏母子,看到的只有刘泽清无首尸体,贾氏却不见踪迹。

    仕途、修行双重打击下,还丢了心爱的鼎炉,五十岁出头却保养的如同中年的郭允厚形容枯槁,饱满光泽面容上迅速黯淡,头发也露出灰白杂色,倒退两步瘫坐在地。

    他修道有成本是个举人,自从把龙种养在家里当书僮后,他几乎是当自己儿子在养,一来二去多少有些父子之情。

    受龙种福泽照顾,他次年就考中进士下放知县,知县任上又积极兴修水利,考政排序在前,又升迁洛阳知县去扛福王这尊瘟神的压力。两任知县做完顺利升迁到御史,位卑权重,积攒了许多人脉。

    可东林上台之际,彼此也都谈得来,将他小小升迁平移到六科担任给事中,由七品道官转为七品科官。

    科道官科道官,同为七品,科官还在道官之上。

    本以为就此能进入东林核心,未曾想东林势头高涨,投奔、依附东林的人太多太多,于是他堂堂七品科官屁股还没坐热,就要给别人挪位置,被下放湖广按察使司四品副使这不是欺负人么?

    以自己资历、政绩,和科官升迁惯例,怎么也该下放布政司从三品参政,或者升迁太仆寺、太常寺四品少卿。

    偏偏安排自己一个按察使司四品副使,这是知府升迁、御史的下放位置,干几年才能升到布政使司从三品参政。

    科官下放按察副使,与自己之前御史下放按察使司看着没区别,可有一种被东林人愚弄、戏耍的耻辱感。

    又见东林势大,成分越来越复杂,加上陶朗先在诏狱绝食自杀一事让许多人心寒,郭允厚也就找了个生病的理由推辞湖广按察副使的职务,依旧以七品科官的待遇离职回乡养病。

    不出意外的话,他再次启用,是以‘前科官’来衡量新官职,不是京中五寺四品少卿,也是地方从三品参政,依旧有留在京中任职的机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