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钱钱钱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七十六章 钱钱钱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有王好贤这么个近在咫尺的榜样在,何应瑞、冯师孔、胡继升这三人查案查了个不了了之,就转头回来给混元教送下一些糖果。这种事情自然不需要三位身份清贵前程远大的人物出面,就落在了陈同知陈雨田身上。

    陈雨田以真定五品同知的身份直管获鹿县,干的还是获鹿县那么点事情,可却拿了五品的待遇和薪水,也铁板钉钉的取得了晋升门票。冯师孔给陈雨田的造化,堪称再造,跟陈雨田考中一个进士差不多。

    许多进士也不见得能升到四品穿戴红袍,陈雨田却有这个机会。

    这么大的恩情砸下来,陈雨田自然要站出来充当靶子,做一些冯师孔想做又不方便的危险事情。

    就在府城大字标语事件过去的第五天,各处乡社、村社准备为春耕忙碌时,陈雨田来到土门乡社拜见张宗柔,本县教谕马致远随同。

    灵鸦观改建来的乡社大厅内,尖嘴神像端坐供台。

    供台前,陈雨田、马致远虔诚参拜上香,就与张宗柔坐在堂中详谈。

    陈雨田姿态放得低,主动讲述:真定车营已确立编制,兵部给的是大营,就是真定粮饷不足,耗尽真定粮饷也编不出大营车兵。别说大营,就是小营也编不满。往年处处用钱,收来的钱粮何曾有过盈余?要编练车兵,就得割各处的肉,谁能舍得?谁能愿意?

    张宗柔缓缓听着不做表态,陈雨田说出解决办法:部里给出章程规划,三关守军会裁剪老弱缩减编制,从中遴选健锐之士冲入车营。如此三关守军缩减出来的钱粮正好可以用在车营筹建,只是钱粮远远不够,只能先练一千五百人,其中车骑只有五百。说是等这批车兵练好,再扩充兵员、器械,争取两年内成军,开赴辽东克定祸乱。

    听到这里,张宗柔冷笑:这三关守军缩减的钱粮原本能养三千人,再转手到真定,或许只能养两千人。车兵又是出了名的费钱,能养车兵几百?

    陈雨田也是长叹:国之将亡,虽有一腔锐意革新之意,奈何脏腑衰败筋骨脆弱。

    张宗柔见他还有留恋皇明社稷之情怀,呵呵做笑口吻不屑:恐非衰老之故,细看皇明,的确脏腑衰败筋骨薄脆,可却背负无数勋臣贵戚及大小藩王,虽手握利剑,却迈不出一步,活该重压之下力竭惨死。尤其是宗藩,桂王成年已久却逗留京中不去,何故?

    陈雨田自然知道成年已久的桂王为什么不离京就藩,原因就一个字,没钱!

    藩王离京就藩,大概就像出嫁的闺女一样,这嫁妆万万不能少。

    桂王之上有两位亲王就藩,如胞兄瑞王就藩汉中,可陕西、山西、河南、四川都挤不出多余的藩田,那怎么办?只能从山东调拨,山东几个府分摊认领,这个几千顷,那个几千顷,总算凑够瑞王的藩田所需的最低两万顷,这可是二百万亩土地的税收。

    皇明朝廷凑不够桂王所需的藩田,桂王自然不会轻易离京。

    离京简单,离京后可就没法再回来了,除非带兵打回来。

    只有离京前,桂王才有这唯一、仅有的机会能逼迫朝廷公卿凑够两万顷藩田。有这两万顷藩田,桂王一系才能过好日子,不至于被其他藩王嘲笑、看低。

    财力,是藩王唯一的追求,也是他们安全的保障。

    有钱能使鬼推磨,地方官员、豪强,都能被藩王手里的钱攻陷。

    不求这些官员、豪强效力于自家,别为难、欺负王府跑腿、打杂的臣工就行了。

    陈雨田收敛情绪,皇明藩王血脉再尊贵,贵的过自家混元教追随、侍奉的天命之子?

    不去想朝廷各方面那些让人愤懑却无从改益的缺陷,陈雨田绕回话题:受困于钱粮,所以近来何、冯、胡三人累日磋商,又与兵部反复讨论,这才定下一个分批训练的法子。为节省钱粮开支,先编训五百车骑,佐五百辅兵,及五百民夫;半年后,辅兵编入车骑,再募五百辅兵,如此每半年增训五百车骑,府城也就有时间转挪开支,为新军凑集所需钱粮。

    车营最缺器械,器械一项就落在获鹿、井陉、平山三县。井陉出煤铁,平山出良材,就在获鹿设立一座军械场,专程为车营打造器械。

    陈雨田目光落在张宗柔脸上:何、冯二人有意把这件事情落在张主祭肩上。

    张宗柔抬手摸着鼻下精致小胡子,剃掉颌下稀疏清须,如今又每日习武精神面貌改善极大,面目也显得年轻了十岁。

    他气度精明勇毅,远不复之前的暗弱,双目微微眯:车营建设关系圣教大业,真定府虽穷,怎可能连一支车营都养不起?不能让何应瑞这些人一尺一寸的练兵,我有意发动本县士绅上书朝廷,弹劾真定府官吏诸多贪污舞弊之事。

    真定府能养标营、左、右营、民营一共四支兵马,这可是很早以前就维持、养护的部队,那时候能养活,这时候自然也能养活。

    官府方面不能大刀阔斧的缩减开支,那就发动民间的士绅越级上奏,逼着冯师孔、何应瑞、胡继升这三个人进行铁腕统治。

    执政的东林联盟要编练车营新军,可缺钱,那就想办法凑钱,满足他们!

    张宗柔语气渐渐森严:车营五百人,这才缺多少军械?就是置办一座军械场,又能有多大规模?这军械场,张某拿定了。

    马致远、陈雨田互看一眼,马致远提议:此事该由各县一同上奏,驱逐贪腐无能之辈。

    车营编制五百人,那一个十人规模的军械工坊就能满足供应;可车营编制一次编满到三千,那军械工坊非五六百工匠不可。

    车营编制里最消耗人力、技术的器械是战车、火炮,这可是目前矿场最缺的东西缺一个合情合理网罗工匠,缺一个大规模制造、试验、编训、演练的场地。

    是车、骑、步、辎合编的军制,佐以重步、铳手及辎重部队,当今理论上,车营是集合一切战术、装备大成的军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