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遇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遇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待他走出城门时,隐约听到寂静城郊远处有歌声。

    卢象升沉眉聆听,歌词大意粗犷豪放,挠的他心里痒痒更是好奇。

    他力大善走,健步追赶,追过辽地难民营地,又追三四里地终于追上周七一行人。

    此时周七一行人已抵达滹沱河石桥边,夜空鹰唳不止,周七独自一人骑一头大青牛静静等候,口中哼唱:天已暮月如初,千里江山任我飞渡。歌声住人环顾,邀月同住青山深处。

    明月当空,地面如霜,月光照映清晰可见人影。

    卢象升坦然靠近,拱手:余乃常州卢象升,小先生颇为面熟,可是淮阴庙中清修的道长?

    卢先生倒是好记性,正是周七。

    周七上下打量卢象升,这人气机更是旺盛,一股源源不绝的灵力从天际落下,持续灌输灵力给他。

    别说是寻常鬼神,就是山野凶兽见了卢象升也会顺着本能避开。

    看卢象升这赶夜路的熟悉模样,估计也是个胆大常走夜路对拜佛拜神没什么兴趣的人。

    也算这些鬼神命好,真让卢象升拜一拜,没一个好受。

    卢象升有过目不忘之能,拱手说:小先生胸藏韬略眉宇有济世英雄之气,何苦出世修道?今时局动荡社稷有倒悬之危,小先生何不效力朝廷,一身本事有用武之地,亦能解救亿兆百姓于水火煎熬之中,如此光耀门楣封妻荫子青史留名总好过一世清修只剩下尘与土。

    卢先生,你难道认不出周某手中之物?

    周七反问一声,卢象升哑然,才说:卢先生,世无长盛不衰之王朝,如今皇明积重难返,已是病入膏肓药石难救。宗室、贵戚巧取豪夺谁家没有万顷良田?自世宗以来文官党争日益炽烈至今已有六十余年,朝中部堂公卿谁家没有万贯家财?今民力枯竭,皇明气数将尽,与其抱残守缺连累苍生受苦,不若重立乾坤还世间百姓一个轻快。

    哑然的卢象升当即勃然变色,喝斥:妖道!还不住口!自古得国最正者非我皇明莫属,国祚岂会局限于三百之数!

    何必动怒?我杀不得你,你也杀不了我,何不心平气和论述道理?

    周七右手轻抚大青牛三尺长牛角,面有微笑:卢先生,炎汉有前汉、后汉、季汉之传承,这皇明难逃灭亡。你与我争论并无意义,还不如去想一想皇明之后新立帝明。

    就是你这样兴风作浪的妖道杀之不尽,这才让天下生民遭遇了无尽苦难!

    卢象升说着右手按向腰间剑柄,周七冷笑:我又非治世的官吏,如何能让天下生民饱受苦难?我又非贵戚、豪商,家中无有一亩地,无有兼并之事,哪里又煎熬、压迫了百姓生计?

    卢象升正欲拔剑而上,就见桥对面用来举起一团团火把,左右展开足有半里,最少也有三五百人打着火把。

    桥对面有个庄子,叫做石家庄。

    马蹄哒哒急促,杨小幺十余骑踩踏河面冰层堵住桥头,拦在卢象升面前。

    个个炫耀骑术,人马合一交错环绕卢象升驱驰,不时有骑士尖啸怪叫宣泄意气,牵扯卢象升注意力

    看着杨小幺这帮人身上穿着的巡路军战袄,以及戳盖皇明军马火印的良俊战马,更是让卢象升目眦欲裂,愤恨不已。

    英雄谁属,非我莫属。

    梦醒处来时路,晨风吹动谁家旗鼓。

    周七依旧哼唱,座下大青牛驮载他过桥。

    卢象升目光怔怔盯着对岸,马嘶声、月光、圆圆的月亮,月亮下的火把队伍簇拥着大青牛渐行渐远,就连身边的马嘶声也随着蹄声渐远而消散。

    他孤身一人立在桥头,恼怒异常。

    身为资深东林小将,他如何不知朝中的执政刚要,也知道何应瑞、冯师孔提出‘以毒攻毒’的策略。

    明知养虎为患,可却只能配合。

    石家庄内,周七拄着三节杖进入正厅,就见五哥站在桌前把玩着一枚枚食指大小的兵模棋子。都是定州白瓷烧制的,棋子胎壁轻薄似纸,质感清凉温润如玉。

    周七扫了眼五哥的推演战况,并不点评什么,说:我见了顺平侯,五哥你猜他怎么说?

    五郎摸摸鼻子,笑说:顺平侯什么都好,是个求稳的性格,偏偏不怕死,就是不敢赌。

    是,我问他是否与我同举大业时,他并未拒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