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七十章 节杖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七十章 节杖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如今所虑有二,一是真定巡按麾下标营兵马,有八百健儿,尽皆骁勇之士,不可小觑。第二是朝廷要练新军,真定得了车营编制,开春后就要打造器械招募兵员。

    这些消息涉及曹家兄弟专业,两人自然心知肚明。

    周七轻拍手掌,段家兄弟阔步而来,各抱沉甸甸的箱子摆到桌上。

    周七掀开箱盖,顿时曹家兄弟不由眯眼,箱子里是重新铸造定型的足色金条,每条五两,在小箱中铺的满满不留隙缝。

    周七指尖从冰冷、光滑的金条表面掠过:这里有金四百两,不管你兄弟如何花销,务必疏通关节,谋夺新编车营、左营、右营指挥权。

    两个人,却有三个营头位置要抢占,这难么?

    不难,曹家底蕴深厚,把钱花到位,自然能推一个姻亲、旧部上来。

    四百两足色赤金,足以交易到近四千两白银。

    曹时熙、曹时彦虽然大户出身沉浮宦海,还真没见过这么多摆在面前的黄金。

    四百两黄金砸下去,能不能捞到实际兵权?

    自然是没问题的!

    曹家有深厚东林背景,兵备正使何应瑞、副使冯师孔是东林人,尤其是何应瑞的东林背景十分深厚,与许多东林大佬有亲密的交际。真定巡按御史也是新上任的,叫做胡继升,也是个与东林人走得近的。

    他若走的不近,怎可能在天启元年东林人全面执政的时间里调任真定巡按御史,执掌真定标营?

    朝廷中的东林大佬没少栽跟头,一个个都是从底层一步步升上去的,现在执政的东林大佬普遍有执政经验,自然清楚真定四营兵马里最能打、唯一的机动兵力就是巡按御史亲管的标营。

    真定府巡按御史麾下打的标营,是仅次于兵备正使的战斗力。

    而巡按御史代天出巡,在直隶地区权力大小不好说,在外省,巡按御史是仅次于总督、巡抚的第二重权职位,逮到把柄将你斩了,也能拖到回京述职时再处理收尾工作。

    督抚杀人还要审案、上报,巡按御史则有事急从权变的应急权。

    沉甸甸藏金宝箱入怀,曹时熙、曹时彦更是站不直了,齐齐开口:至尊安心,我兄弟二人必能达成此事,不负至尊。

    车营是重中之重,我自会鼓励教中雄壮者踊跃入伍,你兄弟务必严加操训,不可懈怠。

    遣退精神气貌隐隐振肃的曹家兄弟,周七俯视隔壁酒楼前围绕在一起猜灯谜、吟诗唱曲的一众官员,问:胡继升何等样人?

    此公与孙承宗同年,受孙承宗器重,以率直勇敢而闻名。曾为江西道御史,后巡盐两浙,今调真定巡按,势必为编练车营新军而来。

    马致远细细讲述,胡继升是在场地位排序仅次于何应瑞、徐腾芳的官员,万历三十二年的出身,注定胡继升资历、岁数是在场最大的,胡须白白面容清瘦,十分好认。

    其他文官,包括何应瑞都是一袭常服,身边并无随从亲旧;而胡继升不同,身后始终跟着一个绿披风银甲佩刀军官。

    胡继升是重庆人,重庆校场发生的土司兵变兴许给了胡继升太多的精神压力,亲信武将伴随在侧,左右不离。

    周七只是略略打量胡继升片刻就作罢,比起位卑权重的胡继升,他对何应瑞更感兴趣。

    这是一种直觉,何应瑞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

    不对,不是何应瑞,是何应瑞身边的那个身高五尺六寸的青年,虽披着绒边斗篷,可周七依然认了出来,是一面之缘的卢象升。

    他怎么在这里?

    何应瑞是东林人,来此上任之前是河南参政,专门负责学政工作的参政;在就任河南之前,何应瑞是常州知府算一算时间,何应瑞主政常州时,大概就是卢象升考中秀才的时间。

    常州是东林大本营之一,东林人之前普遍又干的是学政方面清贵的职务,何应瑞算卢象升半个座师也是没跑的事情。

    卢象升又如何?

    如果非要厮杀起来,那只好对不起了。

    周七收回目光,拄着十二节杖转身走向楼梯通道,酒楼的老板领着家小齐齐等候在楼梯前,跪地恭拜。

    宗教就是这么神奇,许多事情用不着解释、施压,下面人就这么急切、虔诚的跪迎。

    周七目光扫视这一家人,见一个双肩单薄的少年止不住闷声咳嗽,用手掌紧紧捂住自己的口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