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五十七章 猜测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五十七章 猜测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这才短短几天时间,这帮人就开发出许多用法,消耗自然大。

    清洁神符在周七手里就是洗澡时丢一枚在水里净化水质,或做外科手术时用来杀菌保证创口洁净用的。

    这些村社从祭却用清洁神符泡制‘净水’,反正就这一个神符,村内信众有个头疼脑热的,要么开药,要么冲泡一罐净水给灌下去。

    还别说,这净水下肚,还真有排毒养颜的功能,比放血疗法靠谱很多倍。

    裁剪神符,交由张玄枭空运到威州镇后,周七才来见段家兄弟,就围坐在火炉旁。

    生铁铸造的炉子,和以往不同的是,这炉子装了铁皮卷成的烟囱,使得屋内暖融融一片。

    铁皮烟囱勉强算是他的发明,正向四周扩散,县城几家铁匠铺也开始仿制;这一概念已经通过往来的山西商人向山西、京城扩散。

    他落座打量段延清气色,见没有后遗症也就微微颔首不做解释,另说道:今圣教得占百里之地,远近官府、豪强误解为贵戚争夺钱窝,皆不以为意。可闻香教却视我为眼中钉,想着从中破坏、阻碍圣教传播。就有了刺杀张主祭的这一事儿,我自然主张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教中就以你兄弟最为雄壮勇悍,这差事就选中了你二人。

    七爷,我兄弟能为圣教出力是本分,能为七爷奔走是福分。

    段延熙说话半低着头:七爷让我们弟兄赴汤蹈火,我二人绝不皱一点眉头。

    呵呵,你们兄弟难道就甘心做打打杀杀的莽汉?

    周七笑着反问,炉子上水滚开,就给彼此冲茶:让你们去杀人,这事儿不难办。可你们得知道我为何要杀人,这样今后你们兄弟做事心里也有个章程。譬如这场刺杀,除去闻香教真定堂堂主有复仇之意,可也有深意。

    段家兄弟都接住茶,认真聆听。

    周七说:唯有多制造一些与圣教不相干的事端,由这些事端引人耳目,才能避免许多人琢磨、揣测圣教的事迹。原本只想着高筑城广积粮缓称王,来个闷声发财。可这位石堂主不依不饶,那只好送他一程。

    这番推心置腹的话语说出口,段家兄弟面容更显的虔诚、认真。

    周七从怀中取出图纸摊开:除了解决这位石堂主外,你兄弟二人还要取来一枚铜印。这边是城东石家庄百户所的地图,铜印就藏在这处库房梁上。此行,我只有三点要求,第一是隐匿行迹注意安全,宁可无功而返,也不能让你二人涉身险地,也不能走漏风声让人认出你兄弟两个。

    这第二,就是这枚铜印,带回这枚铜印,自有福报使你兄弟生前身后受用不尽。

    最后才是这石堂主,能顺手了结就给了结了,缺乏机会也不必强求。

    石家庄是真定卫的百户所,可地处交通要道,虽是军屯之地,可也有许多商户落脚其中。

    也不想不明白这位石堂主看中石家庄什么,难道就因为姓石?

    送段家兄弟出门,周七返回后就铺开地图,目光就落在真定、保定一带。

    倘若将这里的混元教力量纳入掌控可惜,这是个平原,不利于自己渗透。

    河北又是皇明腹心区域,势必遭到皇明倾尽一切的打击,绝对站不住脚。

    倒是可以汲取人力、物力,方便攻掠山西。

    所以混元教的力量可以吸收,接收到混元教输送来的部分力量,稍加培训就能冲垮张宗柔、北山姻亲网络凝聚成团的这帮人。

    他目光落在南边的永昌府,韩太湖是永昌府曲周人,混元教自然是由南向北从永昌府、顺德府、真定府传来,又向东往保定府、河间府传,随后韩太湖又在京城活动全面开花,用四年的时间完成了许多人一辈子完不成的传教工作。

    韩太湖被逼死后,混元教遭到重点打压,永昌府、顺德府是重灾区,被清理的比较干净。余下真定、保定地区的混元教组织就潜伏发展,用了一个弘阳教的名号发展,现在陆续被闻香教吞并。

    被吞并,不是原来的骨干被消灭,骨干还是那些骨干,信众还是那些信众。

    各地宗教仿佛草原部族一样,谁势头大,各地的就跟谁混。

    宗教这碗饭不好吃,借着信仰许多矛盾都可以压制下去,迅速统合人力、物力。

    可扩张性太过强烈,已不是自己能压制的,信众、骨干从上到下都是狂热状态,企图将其他人也点燃。

    三十年前的韩太湖传教这么迅猛,保准是个非常善于煽动信众、骨干情绪的人。

    庆幸不已,好在皇明立国以来物产丰饶,科举大行其道,许多修道种子被功名迷惑了神智,专心经营仕途去了;还有些修道种子读书不是个材料,就来捣鼓传教,热衷于开宗立派这样很有前途的职业。

    以至于朝廷道录司始终缺乏人手,管得了这头管不了那头,许多地方几乎处于自治状态。

    说不好就有道录司的人不想干了,就退下来扯旗立派,当一方教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