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黄河归曹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五十一章 黄河归曹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约至三更时,曹时聘之子曹庶徵翻过山进入土门村地界,汲取不到地表一缕地气,顿时就有一种呼吸不畅的阻塞感。

    他成为鬼神不久,感官敏锐,隐隐觉得在这种地方待久了会虚弱,若是战斗会加快衰弱进度。

    被禁锢在这里,魂飞魄散也是有可能的。

    刚踏入东村口,就见村口有两班玄甲兵充任岗哨,个个魂体凝实,面目清晰目光澄澈灵动。

    一名军吏见曹庶徵这一行鬼神抬着杏黄旗走来,也就上前询问:所来为何?

    曹庶徵双手捧着铜令:本县海山龙王遣某来拜会此间主人,有意叙乡邻情谊。

    且在此等候。

    谁不知曹家鼎盛,军吏接住铜令就遣部下送往淮阴庙。

    铜令入手,周七察觉有异,就随手搓开,见里面有一卷文书,是太平龙王曹时聘的手书,内容讲述了县中鬼神的近况,以及西南爆发的战争。

    曹家信息自然是重点搜查的,毕竟这是本县第一高门,今几十年里就以曹时聘追封的工部尚书最高,仅次于曹家的是原任陕西巡抚兵部右侍郎的崔应麟。再远一些的士绅,两代人里不出一个进士,那就算是衰败了。

    算起来曹家、崔家都是六部侍郎退下来的,曹家之所以能压崔家一头,周七眼里就两个原因。

    一个就在于曹时聘这一辈有同堂兄弟十一个,个个厉害;第二个是县里孙家在隆庆年间也有个叫孙应龙的三甲进士,孙家、曹家世代姻亲,亲上加亲,自然压崔家一头。

    为啥这么清楚?孙元俭、崔效良就出自这两家。

    海山曹氏是赵宋武惠王曹彬后裔,耕读、医术传家,尤其是医术为曹家攒下了许多名望、人情,也让曹家子嗣繁多,一代比一代兴盛,开始向周围扩散、繁衍。

    曹时聘是隆庆五年的二甲进士,最为厉害的政绩就是以工部侍郎监督黄河改道。这项工程中,曹时聘吃住在工地,调集来的五十余万徭役、工人极少因工伤死亡。

    上游开掘河口时,曹时聘更带着家人立在新修的堤岸上,要么这项五代官员主持历时三十年的工程成功,让黄河入槽,进入规划的河道;要么工程失败诸曹入黄河,一家人陪葬。

    曹时聘赌自然赢了,名传天下。

    他的同堂兄弟先后在太医院任职,也有继承父祖军职担任真定卫指挥的,还有武举出身跟着袁应泰在今年年初的沈阳战役中败亡的。

    曹时聘修黄河时,袁应泰是他手下的工部主事,袁应泰做水利的政绩是朝野皆知的。

    东林人本以为这么个做事认真的人塞到辽东去,秉着认真做事的精神怎么也能守住那一亩三分地。

    结果打仗不是你认真就能打赢的,袁应泰丢了辽沈和十余万精兵,曹时聘的堂弟曹时选也跟着败亡,不知是战死了,还是被建奴俘虏,总之没个讯息。

    曹家在官面上的影响力,远远比一个陈知县要高。

    两者相斗,曹时聘虽在阴世,阳世旧部如今多在显位,收拾一个知县还不在话下。

    只是曹家后继无人,往日旧部的人情用一点就少一点,不能引为屏障。

    原本只是耕读、医术传家的曹家,还有一个世袭指挥的四品世职,算起来只是本县豪强。

    就因曹时聘考中二甲进士,顿时就一人领头各处开花,姻亲网络人脉扩展到一个很大的范围。

    和曹时聘这十一个时字辈的曹家嫡脉比起来,曹木匠、曹秀才这两个偏远旁系犹如泥尘,不值一提。

    略作考虑,周七就在南山接见曹庶徵,免得他见了淮阴庙神域中雷池消融、洗练阴魂的景象生出其他想法来。

    他上下打量,一眼就看穿曹庶徵本体,身上三品绯红官袍虚浮在体表,这套官服下面还有一套绯红四品官服,这才是曹庶徵自身的官服,是皇明朝廷追赠的品级。

    四品以上都是绯袍,只是补子不一样,清晰可辨。

    曹庶徽也算可怜,英年早逝,在汝宁府同知任上病故,追赠一级,算步入绯袍行列。

    这人若不早逝,曹家威势压过县里各家就成自然。

    说不好今后县官上任,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曹家拜见主事人,请教一下本地做官的行为准则。

    皇明朝廷追赠的官员,从追赠那一刻就打上了赤帝印。

    周七收回目光,曹庶徵暗暗松一口气,就听周七声音朗朗,虽清淡,却响彻在他耳际,听得身份清晰:曹君此来,所为何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