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筹划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三十八章 筹划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李秀才脸上笑容浮现:小生也知三爷需要细细衡量此事,这样可好,小生这就与周义士去剿杀这伙剪径贼人,事后三爷再递交誓书?

    徐三无语,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勋戚旁支子弟也都脸色阴晦,郁气积聚无处发作,都憋在脸上,显得又青又白。

    还是说三爷打心底里瞧不起小生,要行那借刀杀人、驱狼吞虎之计?

    李秀才笑容敛去:明日一早,小生就遣人送游正道头颅到矿场。到时三爷别忘了递交誓书,今后你我两家邻里能就此修好,守望相助。

    徐三长叹:李生,游三郎若逃出去说什么都迟了。你先带人去打威镇,咱出人封锁官道各处小路,助你堵死南面。等得手后,咱再与张员外详细讨论。何况这么大事情,我等也要好好商议,各自心服才好缔结盟约。

    好,那三爷静候我等佳音。

    李秀才说着拱手,徐三也抱拳还礼,与几个勋戚子弟走远了。

    火堆旁,五郎端着醪糟汤小饮一口,酸酸甜甜的汤水下肚,口鼻间缠绕不去的血腥味儿被驱散,吃着酥脆糖果子,肚子里也温热舒服起来:哥,你说矿场里这些人会不会反戈一击?

    充任小队长的魏迁坐在周二郎另一侧,舔着手心糖果子碎粒,边说还伸指头扣牙缝,含糊不清:不太可能,五六代人下来该有的情谊早就散了。这帮贵戚谁家没有十几万、几万两的家产?亲兄弟都敢杀,更甭说旁的姻亲。

    周二郎只是端起木碗饮一口醪糟汤,不开口做回答。

    李秀才送走徐三这拨人,来到火堆旁坐在五郎身侧,双手接住五郎递来的醪糟汤饮一口,一脸的喜悦笑容:二郎,现在有两个问题,第一是要不要放马家两千石粮食去矿场,第二是咱去进攻威镇,会不会被矿场这拨人捅刀子。

    周二郎眨眨眼,谨慎开口:矿场断粮在即,粮食在我手,他自不敢轻举妄动。

    矿场三条粮道,最近的是北边威州镇、平山县;再次的是西边井陉县城,第三才是东边土门关、获鹿县,井陉县城市面上已经没了充足的粮食。

    打掉北边威州镇,己方又卡住东边土门关这条路,矿场要拿粮只能从山西的平度州,这运费高昂是一回事,百多里山路,自然有许多适合烧毁粮食的机会。

    换言之,矿场的口粮已被己方卡死。

    犹豫片刻,周二郎说:咱这伙人不受损失,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粮食先扣留这里,待天黑就交由矿场里人拉回去。可也不能让他这伙人看轻,得使些手段。

    他目光探寻,李秀才不做反对:二郎有手段使唤就是,咱只管辎重不管干仗的事情。

    周二郎这才扭头去看土门村里的一个小队长:钟大哥,你带人看住这批粮食,矿场这边有人强抢或者派大队人马往威州镇来,你就一把火烧了粮食,带人就往抱犊寨跑。旁边就是军营,矿场这拨人也不敢亮刀杀人。

    钟越颔首应下,沉声答一声:好。

    周二郎环视其他编队长、小队长:北山各家已经合围威州镇,矿场这边人多心思就多,等他们决定派人去跟游家和解、联盟,咱们早就能包围威州,不让他们串联。一来二去的时间里,矿场这边还没想明白,咱怎么也能打破威州,为圣教占了这一万两千亩良田!

    到时候生米煮成白饭,矿场这拨人没得选,只能跟咱做朋友。

    三岔口,徐三爷不见这伙教匪有一个伤员,心中不由发憷。

    巡视着摆在面前的二十六颗血淋淋脑袋,多数面目肌肉饱满,可推断生前也是雄壮、凶横之人。

    面目瘦弱的脑袋没几颗,徐三爷看到的一个个都是‘质量上乘’的大好头颅。

    不清楚具体战斗如何,可也知道这伙教匪不好招惹,杀鸡一样杀了游家招募来的好汉,还是那种好汉中的好汉。那么惹怒这伙教匪,岂不是也能杀鸡一样杀了自己这拨人?

    身为勋戚子弟,又常年住在这山高皇帝远,交通闭塞的山野里。

    徐三爷这拨人也没少做不干净的事儿,死在手里的冤魂不在少数。

    以己度人,怎可能淡然处之。

    与几个朝夕相处的伙伴交流眼神达成默契,徐三爷掏出手帕捂住鼻子,遮掩血腥味,对陪伴检阅战果的李秀才说:李生,待辨明首级所系,我这边自会依照定下的赏格拨付银钱。只是你土门村青壮扎白巾,恐会被游三郎误以为是教匪作乱。他若上报朝廷,这可是泼天大祸,染着就得灭门。

    李秀才下意识伸手去摸鼻下细长短须,却摸到已经修剪只留下短短一层的小胡子,蓄留小胡子更显得精神,能突显锐意。

    他略作沉吟,笑问:事已至此,难不成要做绝此事?

    徐三敛容,郑重神色:此非徐某戏言,朝廷追究起来,我等皆无好下场。这是同舟共济之时,还请速速转告张员外,也好彼此协力断绝此祸。

    李秀才扭头展开双臂仿佛炫耀,他背后是一众围坐在烧煮醪糟汤,就食酥脆油炸糖果子的无极宗信众。

    卷着红糖、松仁、榛子、葡萄干油炸后的糖果子酥脆非常,配合滚烫醪糟汤最能补充体能。

    徐三只是瞥一眼糖果子,对这种大油大糖的糕点有些看不上,也只有北方穷惯了的人才喜欢吃这种粗糙的糕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