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民意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三十四章 民意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赏格明确,只要逮住游家那边的头目杀,一个人头五两银,这钱好挣!

    听到动静,五郎也从院子里走来,赵老头打量五郎神态,见他不怯战,心中不由满意,目光落在五郎腰间一排竹筒片刻,依旧肃声无情:五郎,你跟在老夫身边左右,无我命令不能离我五步远。

    是,我意在救人,非是杀人逞能。

    五郎挽盾立在赵老头面前,还算清醒。

    搏杀时用神符立刻救治一个伤员,自能引燃士气,带动的杀伤、突破效率,远不是他个人武力能攀比的。

    淮阴庙,周七双臂负在背后斗篷下,他现在披着一条两张黄羊皮缝合,皮毛外翻的斗篷,这是段老大送来的‘救命钱’,鞣制保养的很好,皮革柔顺又有淡淡油光,裁剪缝合后披在身上,可比沉重的毡衣要舒服许多倍。

    他自然是想去看看这场械斗,可几乎所有人都反对,只好留在这里。

    目力过人,穿透淡薄雾气,能看到晒谷场中聚集,编组的信众。

    或依照姻亲血缘关系,或依照同村邻里,或七八人一队,或十二三人一队,都散发白巾扎头以示敌我区别,每一队领头的临时小队长手持长兵,扎系一条三角白帜,白帜有长短之分,越长表示战力越强。

    白帜又染了头,分出红、黑、蓝、纯白四色,简单形成了编队,每个编队长手下三四十人,头上戴配发的新毡笠,以新毡笠作为识别信物。

    这些毡笠后部画了上下左右箭头,可以让跟在后面的信众识别出来,而正面的敌人却看不到这点不同,无法迅速识别头目。

    抱犊寨南寨门,张宗柔隔着舒卷不定的雾气,只能看到土门村中的大致轮廓,隐约能见晒谷场聚集的信众。

    寨里宗祠里,近七十位少年、青年依旧在学习‘皇天太极真言印法’,曹秀才也混迹其中,模样认真。

    土门关驻军上军营,张监军也领着一众亲信在山顶俯视,这里有三座石砌小碉堡,居高临下,足有八门射程二百步的虎蹲炮为土门关提供侧面火力支援。

    关门丢失不重要,丢了这座山顶的军营,土门关才算丢失。

    张监军做贼心虚,患得患失,生怕山民械斗发展为叛乱。

    不同于他,土门关驻军倒是习以为常,守备将军领着几个哨官登上关门门楼,眺望三里外的晒谷场,询问:有何感想?

    一位哨官年轻气盛,回答:旗帜鲜明,虽队列不齐,但也远胜寻常山民。这一战,职下以为矿场会赢。

    轮到刘哨官时,回答:土门村民壮士气颇高,可见勇于私斗,不知可能勇于公战。

    当即就有一位壮年哨官点评:山民勇于争利之战,却不擅长争义之战。

    在场的哨官、及守备将军,世职最低也是个四品指挥佥事,勋戚争抢钱窝,这类斗争耳读目染见多了,也不以为意。

    土门村中有凶人暴起伤人,是该管一管。

    可这代表民意的械斗,还是旁观为好。

    民不举官不究。

    九月十七日,县城马家粮铺向土门关运粮两千石。

    远在西南的重庆,这一日却陷入血腥之中。

    自辽东接连大败以来,永宁土司奢崇明积极整备兵马,自请调马、步兵两万援辽,派遣其婿樊龙、部党张彤等领兵至重庆接受检阅。

    九月十七日,奢部土司兵在校场接受检阅时暴起发难,樊龙骑乘舞槊乘巡抚徐可求无备,突到台前一槊挑刺立时杀死徐可求。

    四川兵备道员孙好古、骆日升、李继周,重庆知府章文炳,同知王世科、熊嗣先,推官王三宅,知县段高选,总兵黄守魁、王守忠,参将万金、王登爵等皆被杀。

    原任巩昌同知董尽伦闻变,仓促率众入城平叛,遇伏死。

    奢部土司兵占据重庆,攻合江,破泸州,陷遵义,建国号大梁,设丞相、五府等官。尔后,奢崇明、奢寅父子率军数万分道向成都进发,旬月间攻拔县城四十余处,全蜀震动,西南震动。

    这一日,井陉道各处也随着获鹿县粮车出城而躁动起来。

    游家自不必说,只要卡死这批粮食,矿场这边儿撑不住,必然会求着和解。

    只要和解,花再多的钱,也能挣回来,堪称一本万利,能取得阶段性胜利,今后入主矿场,也非不可能之事。

    右屯,段老大正在院中磨刀,附近游家的庄头刘瘸子骑驴到段家破落柴门前,段老大抬起柴门迎接进来:刘叔,可是要动手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