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巡检司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二十六章 巡检司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这不仅仅是邢八郎一个人的问题,所有内丁都面对这样的选择。

    寻常军士能拔入内丁编制,就已是极大的升赏了。

    而内丁升迁的渠道就多了,一些内丁又有百户、千户这样的世职,升迁的路子就更多。

    见邢八郎思考,马幕僚说:京营、辽西将组建新军,粮饷优厚。朝廷下令上至督抚一省三司,下至郡县之官,皆有寻访、举荐将种之责。以邢百户本事,不拘去京营还是辽西,皆能有一番作为。若有熊公举荐书信,足以做个哨官。

    邢八郎却摇头:马先生,辽镇接连败绩,二三十万精锐大军被割草一样杀了,哪个不是父母生养的?邢某却听闻真定卫、神武右卫克扣抚恤,烧埋银也没个说法,就连尸骨也运不回家乡来,实在令人心寒。

    万历爷三大征以来,人阵殁在外,好歹能把尸骨运回,该有的抚恤、烧埋银也少有拖欠。哪像如今,各卫管事的掌印家里良田万亩,却指着空荡荡的卫仓说没钱抚恤。

    邢八郎口吻疲倦:邢某为国捐躯,家中老母得不到一石米,若是为熊公效死,家里母亲也有依靠。马先生,这便是邢某的心迹,天地可鉴。

    马某业已明白邢百户心意,再有半月左右,熊公子侄会来赵道长门下学艺,邢百户可愿在土门关中久留数年?

    马先生尽管安排就是,邢某愿听从调令,绝无二话。

    邢八郎表态,马幕僚抚慰其他内丁,也与邢八郎做出差不多的选择。

    最佳选择就是跟着熊文灿做亲兵去山东,有领兵的机会。一场战争下来,怎么也能混到哨官、守备,运气好肯拼命,兴许能混到一营都司。

    可赵良臣显露出许多神仙手段,这些内丁又有了第二个选择,留在赵良臣身边继续学习。

    反正熊文灿不可能放着赵良臣不管,早晚要三顾茅庐来请赵良臣出山相助,到时候跟着过去,也不缺前程。

    熊文灿去京中述职不假,可他井陉兵备正使的官位依旧生效,也没人来接替。

    熊文灿不在,马幕僚自然能料理、处理一些简单的军书。

    提拔几个有世职、品级的内丁做军官,并不会有人反对的。

    反正皇明冗员众多,地方闲住支发半俸的武官就有四五万之多;军队里武官也有署职、实授的区别。

    内丁往往都是署职总旗、百户,这类署职不值钱,只是多领一份补助。

    马幕僚操作下,不过一日功夫,邢八郎这个有百户世职的内丁署升从五品副千户,实授土门关巡检司正九品巡检;武举人署职副千户的获鹿县人郭勋实授土门关巡检司从九品副巡检。

    其他内丁也都充入巡检司担任捕盗骑手、弓手,又或者被编为巡路军,巡夜军。

    不把这些内丁从编制里调出来,极有可能兵部调令签发过来后,邢八郎这批人就得随土门关驻军调往山海关防线。

    这位熊兵备临走也不忘摆一道张老爷。

    周二郎从青龙寨回来,三兄弟一同往灵鸦观送饭后,就在周家厨房里闲聊。

    他给青龙寨送出一个名额,不仅自己吃肉吃过瘾了,来的时候还提了两片烟熏的鹿后腿,一条鹿腿准备送给张地主,另一条鹿腿已泡在温水里,周二郎刷洗。

    五郎嗤嗤做笑:不然还能怎么弄?李师兄去了莲花观,赵师兄入住灵鸦观,现在好孬也是个巡检,再管正的、负的也没啥意思。

    周二郎饮一口茶,另有看法:细细想来其实这也不算坏事,巡检司有邢八郎撑着场面,倒是省了与县衙打交道。你们是不知郭老爷的脾性,看着文雅娴静,却是个骄傲脾气。就县里兵科那些人做派,非被郭老爷绑在树上活活打死不可。

    五郎犟嘴:二哥,邢哥早些年也是被兵科的人绑着送到军营里来的。你说郭老爷脾气大,邢哥这边儿可是有仇的,见了兵科的人怎么说?会不会立马抽刀干仗?

    周二郎愕然,去问周七:七郎你怎么看?

    都是做官的,都说官官相护,咱兄弟又没做过官,哪知道这帮人会怎么处置?

    周七不甚在意,谁当正巡检、谁当副巡检,在他眼里只是先洗左手,还是先洗右手的区别,没什么好留意的。

    他想到有趣的事儿,就笑说:邢哥做了巡检,咱土门村的巡夜就归巡检司管。马先生往巡检司里塞进三十多个人,还有十五匹良马。今早陈二虎叔侄两个就脱下那身巡夜军号衣,哭丧着脸回左屯去了。

    五郎诧异:我咋没见着?

    你肯定见不着,我眼力好,在庙前扫雪时见到的。

    周七说着敛笑:午前我和五哥下山来帮四姐做饭时,就见陈二虎背着行囊出关了,不知道是外出投军,还是去县里投奔那位擅长见风使舵的田香主。

    周二郎听了沉眉:七郎,你少过问闻香教的事情。咱和张老爷那里有默契,这些就交给张老爷处理,你两个与他走的太近终究不好。该是咱们的谁也抢不走,现在跟张老爷走得近,真遇到朝廷围捕,咱兄弟就难脱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