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星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二十二章 将星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以现在诸天残破的状况来说,神州虽是赤帝道统,是大朱天庭当道可大朱天庭本身威能有限,怎可能降下太多的将星?赤帝子?

    很可能大朱天庭用饮鸩止渴的办法,搞高利贷一样从别的地方抽来了许多灵力,卯吃寅粮,这才催生了卢象升这样强横的将星人物。

    想一想也对,大朱天庭现在做主的那位‘诛元之璋’可不是犹豫、谨慎的性子,要赌自然是赌千秋万代,不搞什么断尾求生、苟延残喘。

    要么打死敌人,要么被敌人打死,再要么一起死。

    恐怕自己树立反旗,就要面对大朱天庭麾下的赤甲天兵围剿、封锁。

    大朱天庭麾下的鬼神、赤甲天兵威胁不到自己的生存,可却能干扰乌鸦力士传递讯息,还能围剿各地社神,让自己的阴司六部徒有虚名,做不来实事。

    时间久了,各地信众失去有效统合,组织关系自然崩解。

    所以不能急冲冲树立反旗。

    正好闻香教就要举事,先看看双方阴世鬼神之间的战斗,自己也好做应对。

    淮阴庙里突然来了三位进京备考的举人,其中一人年青的让五郎、周七惊讶。

    只能五郎留下招看管淮阴庙,由周七去抱犊寨。

    周七更想留下来与这三个举人交谈,可那年青举人弥漫一种危险的气息,仿佛能生裂虎豹,动手脚就能掐死自己两兄弟一样,难道是道录司的人伪装的?

    出于谨慎,周七上山赶往抱犊寨。

    五郎也不需要怎么招待,供给茶水即可,来淮阴庙的多是士人,来此吊古伤今,或留诗词或留散文,又或者专程来此誊抄历代士人留下的诗文。

    淮阴庙的收益也就在这里,谁要留诗词,也不可能自己带个石碑上来,多是留下钱由淮阴庙请石匠来打造。若是来此誊抄诗文笔记,怎么也要给一些茶水钱。

    原以为此处梨花如何如何神异,还不是凋落一地?

    正值壮年的倪元璐两抬手抚着撇清淡小胡子,颇为遗憾的样子,他体型较矮。

    将近中年的黄道周身形比倪元璐略高,气度清严,在藤编书箱里寻找适用的毛笔,听了笑说:不过乡野之民三人成虎罢了,怎可能有不落之花?

    最年轻,体格足有五尺四寸,骨架颇大面目白皙的卢象升则对院中两副兵器架感兴趣:小道长,此地可有习武人?

    五郎正用沸水涮洗茶碗,头也不抬:原有一些,几日后就要调走,这些军械也会撤走。

    举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会绘制神符?还是会使唤神符?

    正三品即将从二品的熊兵备见了治愈神符都那副魂不守舍的鸟样子,这拨举人也不见得能考中进士,更别说能像熊兵备那样会做官。

    四十五岁的从二品,这人得多会做官?

    不过听说熊兵备景仰、推崇的一位姓曾的兵部侍郎在三十五岁时就做到了三边总督,还打仗非常厉害,只是被奸臣严嵩父子害死了。

    五郎一句话堵死话题,卢象升只是笑笑,出家之人这样姿态才是正常,就问:可能借卢某使唤一二?

    尽管使用,无碍的。

    难不成这人还能把军械舞断不成?

    五郎冲泡茶水时,又有一书生来淮阴庙,这书生比较寒酸,孤身一人背着书箱,没有书僮陪伴,只有本县配给的一位衙役随同,充当护卫、翻译。

    山野之地的百姓口音很重,没有衙役翻译,远处来此游学的秀才、举人就像来到了异国,与山野百姓无法交流。

    衙役上前给五郎介绍,态度冷淡,估计也没从这位河南来的王举人身上捞到油水。

    秀才、举人外出游学,走到一县报备一县。

    这段时间就有个叫徐霞客的秀才游历山水寻仙访道,每到一地都会带个衙役,再征发、给沿途村庄摊派力役。让这些村庄出两个人抬轿子,没有丁壮的就派发健妇来,能抬轿子就行。

    听说夜宿某村时带来的一只鸡不见了,强逼村民赔偿,不依不饶的,村里没有类似的大鸡,就凑了两个小鸡赔偿。

    五郎也听说过徐霞客这么个人,前不久就在王屋山那边丢了一只鸡,闹的附近山民都听说了。

    徐家是江南名门,北方的地方官员多是南方籍贯,纵容徐霞客也在情理之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