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神话小说 > 神话版明末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协议

神话版明末:第一百一十七章 协议

小说:神话版明末作者:孤君道

    道童家庭得到这么一笔收益,经济能力上涨,话语权、影响力自然跟着上涨,也会加速传教。

    道童年入七两,对家庭来说是实打实的七两,不需要走人情,也不需要花销交际,道童受管教,也不可能吃酒赌钱找女人。

    所以一家若有一个道童,立刻就能步入‘小康阶层’。

    这账不难算,这八个名额分配不好,村里各家就得械斗一场。

    八个名额还会进一步细分,抱犊寨、青龙寨都可能插手。

    四个秀才都清楚这八个道童名额对土门村各家意味着什么,齐心协力保住这八个名额,其他次要一点的争执可以放到一边。

    马幕僚也想看到这种格局,解决问题最怕乱糟糟一片涌上来,让人难分轻重缓急、主要、次要。

    现在有了一个核心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稍稍退让作为筹码,就能斡旋、回转其他小争执。

    不就八个道童名额?

    马幕僚一点都不心疼,倒霉的是县里其他道士,而且还后患无穷。

    一个地区里一个行业能吃饱饭的位置始终是有数的,土门村这里前后多出十一个道籍,虽说顶替了十个僧籍,可这道籍持有者来自一个地方,是乡党、姻亲今后也是有资格竞争金阙宫院监一职的。

    四方势力的交锋,以水到渠成来形容最恰当不过。

    不会有人为覆灭的灵岩寺、莲花寺说话,也不会有人帮县里其他道士说话。

    首轮交易圆满达成,马幕僚当即离去,去操办巡检司重设一事。

    巡检司归县衙管理,马幕僚前去协商处理,任命两个资历正常的人担任巡检、副巡检,谁敢反对?

    县里敢给熊文灿下眼药,熊文灿这种即将回京述职的大臣若是痛心疾首揭露地方税务问题,别的县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被立典型的获鹿县可就惨了,要么把苛捐杂税退回去,要么上缴给户部太仓。

    县里是宁事息人,宁肯吃点小亏也不想再惹出什么风波来。

    可土门村这里就没这么豁达,为争八个道童名额真的能打破头。

    第二轮四个秀才之间的争论就有些火气,这只是内部瓜分,有的是时间协商。

    可谁都不想吃亏,土门村里的村民更不想吃亏,只想占便宜。

    不能再让,抱犊寨跟咱村里离得近,有香火情,看在张老爷面子上分一个名额即可。可那青龙寨跟咱土门村中间还隔着左屯,上下沙家寨,凭啥也给青龙寨让一个?

    白秀才回到家里不久,门槛儿就被村里各家的老人踏破,围坐在他家学堂里。

    只同意让出一个名额给抱犊寨,避免张地主掀桌子砸锅,至于青龙寨就算了。

    白秀才唯有苦笑,等各家老人表态后,他才耐心讲道:就定了两种办法,一种是咱村里各家推举五个聪慧少年,一种是在咱村里考一场。由赵道长、李道长出题,晚辈几个监考,择优而录选取八人。

    见几个老人跃跃欲试,似乎对家里晚辈很有信心。

    白秀才急忙又说:这考试录取的话,那能来的人就多了,保准有许多大户人家子侄,咱村里少年哪能考得过这些人?这事情也不是晚辈一人能决定,现在得看抱犊寨张老爷如何看,他若满意咱村里才能落下五个名额,若是满意,这还得商议。

    晚辈和吕生、曹生再三协商,定下保四争五之策。如果哪位自认有本事说服抱犊寨张老爷,那晚辈就不参与此事,我白家子侄也不去争这道童名额。

    白秀才也知道,这些老人并非不明白事理,只是有些坏。

    这是故意施压给他,特意强人所难。

    就像泥泞雨天里赶牛车,也不管你牛拉动拉不动,先抽两鞭子总是没错的。

    可能一些人想着保五争六,更贪的一些人想着保六争七,反正白秀才是不想再被这些老人欺负了。

    他一句话说的冷场,就抱犊寨那陡峭地势,在座的老人有几个能爬上去?

    就是爬上去了,你仗着年龄大把张地主说的哑口无言那你得当心你家的子侄、孙儿,万一这啥那啥的,可不好。

    抱犊寨,张地主也和李秀才一起吃餐点。

    开始习武的张地主近来饭量见长,李秀才又没吃午饭,就凑一起边吃边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