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免费小说 > 网游之公子朱颜 > 第一百二十六章,中央联盟会议!我们的劣势

网游之公子朱颜:第一百二十六章,中央联盟会议!我们的劣势

小说:网游之公子朱颜作者:暮雨红依

    参会的几十个人傻眼了一大半,大家都不怎么考虑这种问题,游戏嘛,打就是了,死了还可以复活,打得爽最重要!怎么还整这个?

    劣势嘛,我们已经被人插旗子了,积分上落后他们,是这样么?要说优势的话神木城第二行会战国天下的会长连横皱着眉,起这个id说明也是个喜欢谋略的主,但也就是个半桶水。

    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劣势。残月天河点头,不过这并不关键。

    我们真正的劣势是,大家都把传送阵铺到云荒城了吧?云荒城的会长云隐,大家知道是什么人吧?他的行会迟早是血色传说的附属行会。云隐是边城联盟的人,他手里有所有的传送阵,如果到时候切断一下,啧啧,请各位自己想象。

    话说到这里,大厅里一片沉寂。

    如果云隐屏蔽一下他们的行会,他们还打个毛线?有个别能想得深远的会长,还想到了如果云隐不屏蔽他们的行会,却关掉他们目的地那条传送阵路线,那他们还怎么打?这可比万里长城好用多了。

    最先叫起来的又是连横靠啊!那他要是把云荒城到幻火城的路线切断了,那我们怎么打幻火城啊!我们还复个p仇啊!昨天神木城和幻火城打得意犹未尽呢!复仇意愿相当高涨。

    又是一片沉寂,各大会长心里疯狂地合计,这个劣势实在是太致命了!

    当初就想着铺在云荒城方便,有那么多通往别的主城的道路,传送过去都不用挪脚,就可以传送去下一个地方,多省心多快捷啊!结果没考虑到人家在中立主城建行会,却根本不是中立的人。娘的,这是故意的吧?各大会长不由得都兴起了这个念头。那这么说,血色传说的手段真的是太恐怖了。

    关于这个我也和云隐交涉过了。他保证不会切断任何线路。不过这话能信几分就不知道了。残月天河还是多少安抚了一下大家。

    是吗?那他开始不切断,等仗打一半再切断那更糟糕啊!连横反应不慢,这在兵法上叫‘击其半渡’是吧!

    残月天河终于向他赞许地点点头没错,不过云隐是这么说的我录了个音大家听听看。

    残月天河云隐会长,我们马上要打边城复仇,你这边传送阵不会关吧?麻烦你全都开着,不要屏蔽任何路线任何行会。

    云隐这是当然的,不然屏蔽了还玩什么,您老放心。

    残月天河你个人不会有任何倾向吧?比如说对幻火城格外照顾,有人宣血色传说就切幻火城的线路?那样搞就没意思了啊。

    云隐不会不会,我保证不会切任何线路的,各位大会长你们放心地打就好了,我是中立玩家。

    残月天河嗯,最好是这样,不然

    云隐我有那么笨吗?我切了线路你们这些大会长不都要来打我了,我顶得住吗?残月会长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你想打血色传说复仇,这和我没关系啊,我和血色现在是两个行会的人。

    残月天河那就行,如果你敢切线路,或者屏蔽我们的行会,或者屏蔽哪个玩家别怪我找你麻烦。

    云隐不会不会,您老慢走啊!世界大战加油啊!

    语音放完,大会长们有的思忖,有的点头,最后雷霆崖第一行会大地图腾的大雄狮说我估计他这是真的。他切一条线,一个主城的行会都要找他麻烦,他一个行会哪能扛得住?

    就是就是。

    吓老子一跳,正常人都不会切线路的吧,为了保护别人把自己行会废掉?云隐他傻啊。

    我估计他就算感情上不中立,他也得中立啊,所以这个劣势我们不用担心吧,那我们的优势是什么?神木城第一行会待月楼的会长月影骑士问道。

    残月天河默默叹气,他才不相信云隐会中立。现在云荒城的交通枢纽局面形成,残月天河就看明白了,这就是血色传说有意把云荒城作为自己的霸业基地。至于怎么战略眼光如此超前,提前那么久在云荒城发展行会,那还用说吗?据说血色传说是游戏公司的人啊!

    就算他在游戏公司只是个小虾米,那他总该认识一些人吧,内部消息不难打听吧?这样说就说得通了,血色传说早就知道要搞世界大战和传送阵,所以派云隐到云荒城占好先机。

    苦心孤诣地走这步棋,不就是意在操纵天下吗?到了现在要说云隐乖乖中立,啥也不插手,谁爱信谁信,反正老子不信。残月天河心说。

    但是云隐说的也很有道理,他敢妨碍别人打世界大战,别人就不能灭他吗?到时候那么多大会长带着行会灭他,他就算五级行会也顶不住。所以应该是不会出手,至少是暂时不会出手。反正我就不信他永远没有动作。残月天河又心说。

    这次提出来,是想给大家提个醒不过这些人好像不堪与谋啊!残月天河默默望向连横,就这个家伙还算有点脑子,恩,可以合作吧!连横会长,你觉得呢?残月天河徐徐问道,我们的优势是什么?

    世界大战第三天黎明,各大主城的旗子冷却纷纷到点。

    残月天河把中央联盟几家大行会的会长们都召集到了一剑芳华的行会驻地,在大厅里坐满了一桌,有些行会还不止来了会长,还有几个副手的。因为天河对反攻边城联盟有话要讲,说大家一起来商讨战术,互相配合,各位会长抱着姑妄听之的态度倒是都来了。

    还磨叽什么,人都到了,回去打啊!旗子都要到点了。

    赶紧讲完,我还回去安排拔旗子呢!

    一来就是好多吵闹声,好多大会长都认为,这现场会商就是简单的缔结一下同盟,拉几个行会说好待会我们一起打,这就是配合了,这点事大家一来马上就在做,已经差不多了。还磨蹭什么,事情办完赶紧走啊!但天河的几个亲信反复劝说他们再等等。

    你们会长干什么去了?靠,把我们一大早叫来,放我们鸽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