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免费小说 > 网游之公子朱颜 > 第十一章,愿赌服输

网游之公子朱颜:第十一章,愿赌服输

小说:网游之公子朱颜作者:暮雨红依

    我不是因为输给天河才哭的,也不是因为行会婉兮终于是说了句话。

    我懂我懂。梨落忙说,你把天河当朋友,他却这么对你,以后不要再把他当朋友了。

    嘤婉兮又是埋头哭泣。

    而此时,《古境云荒》论坛

    白枫发表一帖,历数一剑芳华成立至今,会长清扬公子所投入的心血和努力,对副会长残月天河的信任,最初的老班底是怎样一起相互扶持着打出了行会的天下,怎样辗转数个游戏,一次又一次地缔造传奇行会能走到这一步,固然离不开众多兄弟的支持,但清扬公子本人也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但就在行会进驻古境云荒之后,行会内部居然发生了分裂,残月天河居然公然夺权,并把清扬公子踢出了行会。这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家伙,丝毫不顾念大家游戏这么多年培养的感情,为了一己私利就做出这样的事

    帖子里尽是谴责残月天河的话,还举出了无数的事例来说明婉兮曾经对他如何信任,如何倚重白枫的文笔还真不是盖的,整个帖子看下来实在是如泣如诉,残月天河被他说得连垃圾都不如。

    此帖迅速吸引无数吃瓜群众,大家啧啧讨论,把帖子顶得老高。

    残月天河自己手下的亲信也发现了这一情况,顿时报告了残月天河,然后双方就盖楼对掐上了。

    残月天河那边的人声称,天河是凭技术凭本事打赢清扬公子的,他们甚至提供了那一场战斗的录屏。吃瓜群众们开始惊叹了,各种的声音都开始出现,有说成王败寇愿赌服输的,也有说天河这样是欺负女生的。

    然后楼就华丽丽地歪了,持成王败寇观点的玩家就反驳,实力相争,讲什么男女?那要这么说男玩家以后就都别和女玩家pk了,直接让她们杀掉级就好了。

    同情婉兮的玩家于是就说这是两码事,楼上纯属混淆视听

    帖子发出四十分钟后,一个i的发言令楼层静默了,残月天河只说了一句话。

    如果清扬公子真的是男人,你们还会有这么大的意见吗?

    就连白枫也无言以对,如果清扬公子真的是男人,那这就不存在感情的事,纯粹就是两个男人的权力斗争。行会只是资源,是令会里兄弟变得更强的资源,也是会长手中争霸的资源。既然是谋求资源和捍卫资源,那不管是赢是输,没人会这么伤心的,也不会有人跳出来说我的资源你居然想抢,你太对不起我了,这多幼稚?男人之间的胜负,从来都是愿赌服输的。就算不甘心,不服气,回头再建一个行会,东山再起,大家再来战场相见。

    而他们这些老部下也不会这么激动,会长被副会长挤下台,最多说明副会长更强悍,就算是死忠,在事实面前也会认栽的,要发泄也最多就是:你牛!你狠!你赢了!你丫给老子等着!然后跟着原会长再创霸业,心里也不会有更多的不平。

    但就因为清扬公子是女人,她才会在被朋友背叛之后那么伤心,她才会在乎被踢出自己一直当成家园来建设的行会,才会在收到系统消息时用那种眼光看着天河,哭得抬不起头。对她来说,行会不仅仅是争霸的资源,也是游戏的归宿,是一个凝聚羁绊,承载回忆的地方。

    而白枫,也就是为她的痛苦而心痛了。

    跑到论坛去水贴曝恩怨局?妹的,自己怎么会做如此浪费时间的事啊?要知道开服前几天,可都是升级冲榜的黄金时段。白枫也凌乱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天河说得对,如果清扬公子是个男人,自己最大的可能应该会是眼皮跳跳,嘴角笑笑,呆在行会继续游戏吧?

    不知道她怎么样了白枫如此想着,没有再理会仍在火热讨论的楼层,重新进入了游戏。

    被传送到场外,婉兮的神情是木然的。

    修正到同一等级,还败得如此彻底,自己还有什么话好说。这一刻她是服了,也明白了残月天河把这次pk的方方面面都事先算计到了。战士一点力量都不加,多么富有针对性的法子啊!残月天河就是想到了同等级,同装备的话,要想攻击比她高是不可能了,也加全力,赌谁先死?那不是残月天河的性格。

    他两次拿出红药却又不使用,结果第一次是骗自己浪费了一个攻击卷轴,第二次是以退为进引自己来攻,自己满心抢攻之下,没提防他真实意图竟然是要大招攻击,错失了反应时间。

    再看看他对他自身怒气的控制,对自己怒气的限制

    婉兮什么活也说不出来,她不觉得自己技术比天河差,但要说算计比不过天河,她无法反驳。

    叮系统发来消息:你已被一剑芳华会长残月天河逐出行会。

    婉兮不敢相信地抬头看着天河,泪水开始模糊视线。

    她以为天河只是想要会长的位置,却没想到他根本不容许她在行会里立足。

    天河只是不屑地瘪了瘪嘴:到底是个女生。

    婉兮周围的老部下们起义了:这也太狠了吧!逐出行会是什么意思?

    这行会是公子一手建起来的,你当了会长就把人家踢了不太好吧!十里闻香很明显地指责天河专权。

    梨落也气愤地说:太欺负人了,有本事自己去另外建个行会啊!干嘛要抢公子的行会。

    梨落说完转头又去看婉兮,她埋着头低声啜泣的样子让梨落心疼死了。公子啊,在她以往的记忆里可是一直十分强悍的存在,从来都不会被人欺负的

    我也退出。白枫冷哼了一声。

    天河,我们看错你了。蓝蝶也说了一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