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爽文小说 > 我不是圣徒 > 162神职者的盘算

我不是圣徒:162神职者的盘算

小说:我不是圣徒作者:螺旋飞面

    至于前方偏右的那个女人,实在没法分辨年龄。听声音似乎还挺年轻,但脸上的血迹和哭诉的表情,让她看起来沧桑极了

    在这些人的包围之中,是手足无措的苏伦。

    他很想说自己的圣光之力已然耗光,剩下的一个都没法救。可是看着这些在绝望与希望中挣扎的脸庞,他却实在说不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条藤蔓从苏伦的脚下悄然冒了出来

    前来求助的少女魔法师失望离开了,修道院长安瑟尔却还站在大门口,默然望着远方。

    这时,一个年轻的司祭凑了过来,问道院长,您为什么不答应她呢?

    安瑟尔收回目光,瞥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答应?

    解除人们的痛苦,不是圣光赋予我们的责任吗?

    我们当然要解除人们的痛苦,但前提是不能损害我们自己的安全。圣光法典里不仅要求我们行善,还明确地告诫了我们,万勿自寻死路。

    司祭那年轻的脸庞上,顿时写满了惊讶和疑惑自寻死路?这怎么可能!

    安瑟尔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因为救治民众这种事情,太过光辉了。魔法协会都没有出的风头,我们绝对不能抢。你要知道,各地的修道院之所以能幸存下来,是因为魔法协会认为我们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可是如果因为救治民众而吸引了新的信徒,并且凸显了那些军队的残暴和魔法协会的冷漠那不就是找死吗?

    司祭瞪大了双眼,仿佛见识到了从未看过的新世界。

    愣了几秒,他忍不住说道魔法协会的用心这么险恶吗?

    安瑟尔缓缓摇头这不是用心险恶的问题,只是因为在治疗方面魔法远逊于神术,可是在其他几乎所有领域都比神术强,掌权者支持的也是魔法,所以会有这样的问题。假如我是魔法协会的高层,看到自己无力救治的民众被修士救活,看着教会的幸存者得到民众的感激,我也一定会对修道院暗中下手的。而且除了魔法协会,我们还要考虑这场战争本身。另外,你知不知道巴塞列地区的修士都是怎么做的?

    我没怎么听说过那里的消息

    那就让我告诉你,之前艾玛帝国攻占巴塞列地区的时候,那里的修士也都躲在修道院里不敢露头。等到尘埃落定以后,他们才接受艾玛帝国的命令,开始给伤员治疗,但优先治疗的都是帝国的军人。所以我们现在也要等,等着帝国或者联邦的军队找上门来。否则,要是让军官看到我们忙着救治平民,轮到他们的时候圣光之力却不够,那修道院就有大麻烦了。

    年轻的司祭咬牙道难道说平民就比军人更该死吗?

    安瑟尔又摇了摇头战争中,没有谁是该死的。但是军人比平民更重要,军人之中,军官比士兵更重要。更重要的人,更该活着。

    司祭闭紧嘴巴,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安静了半晌,安瑟尔又长叹道在神术上你很有天赋,但要继承这个修道院长的位子,需要的不仅仅是神术能力而已,你欠缺的还有很多

    苏伦的那点圣光之力,分分钟就耗空了,但聚拢在他身边的人却越来越多——那两招最简单的基础神术虽然效果微弱,可圣光就是最好的招客广告。

    镇子里当然也有医生。但任谁都明白,跟神术相比,那些草药和粗陋的放血治疗更有可能把人直接治死。所以当伊蒙娜救了几个人而苏伦又缓解了一些人的伤势以后,这里的口碑就立住了。

    于是不需要招牌,更不需要主动的宣传或通知。在镇民们的奔走议论中,往这边聚集的人就越来越多。

    此时,伊蒙娜稍稍恢复了些体力,站在他的身旁扫视着周围的人们

    这些人里有男人也有女人,有老人也有小孩。其中有的是自己身上就带着伤,也有许多只是轻伤甚至毫发无损——最需要救治的重伤员,都是没法走路的,只能让伤者的亲人好友背着或抬着来到这里,乞求治疗。

    不过他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眼睛里的希冀与讨好。

    在这样的目光包围之中,希帕蒂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在发麻。她甚至不禁有些害怕,害怕自己和苏伦无法挽救他们的希望,只能让他们看着自己的亲人失去呼吸与心跳,那么这些人会怎么想?会有什么反应呢?

    跟苏伦相处这么长时间以后,尽管还存留着圣女的思维习惯,但希帕蒂如今也越来越会以恶意揣测别人的心理了。

    当然,不管再怎么恶意,情绪再怎么激烈,这些普通的镇民也不可能是两位魔法师的对手。但光是想想那种情景,无疑会让人相当不愉快。

    而这时,少女又听到了苏伦的声音。

    抱歉,我没办法

    苏伦低头看看自己脚边那个失去呼吸的女人,再抬起头看向面前的男人,只能无奈地长叹一口气。

    女人还很年轻,如果忽视掉不怎么整齐的牙齿,那么面容也算清秀。可此时这个女人躺在地上,闭着眼睛,浑身的衣服几乎都被鲜血染红了,手臂的形状明显扭曲,但却没有丝毫痛苦的声音。

    濒死的休克者,当然是不可能发出痛呼与惨嚎的。

    男人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跪下,低头行礼。然后,抱着那个女人,起身离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