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铁血小说 > 豆蔻奇年 > 三三 师徒

豆蔻奇年:三三 师徒

小说:豆蔻奇年作者:康纳

    邹章道:本门已分为十派有余,人人都想夺牌掌门百花,但又顾虑别人先得,更不肯齐心协力,单独执行又无此能力,所以大家都是观望状态。

    欧天诚道:那三老以及百花弟子报仇之事?邹章道:咱是一家,三老是一家,他们都各自一家,当然不是太关心。

    欧天出道:那令牌在甘自手中,他们又为什不来投?邹章道:甘自统率不了他们,他们当然更愿意独立。二侠心道:照这么说,找到令牌也不是没用?

    邹城道:所以说,莞桅来犯这个险不值得。

    欧天诚道:我们可以尝试往好的一面去想,就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让十余个分支团结在一起?

    邹城叹道:这都是百花的命,或者百花的气数真已走到尽头。

    欧天诚道:若然天下太平,人各有志,这倒没什么,但是你看到,甘自正在渐渐的拉拢百花弟子,与冰火为伍,这就让人担心。也就是说,少点上进可以,但可不能为非作歹。

    邹章道:这位兄弟,我就不能同意你这种说法了,冰火教隶属朝廷管辖,说为非作歹有点过了吧?

    欧天诚不禁语塞。

    邹章继续道:能够为朝廷效力,不知是多少人的梦想。咱百花弟子为朝廷效力,能够为百花争光。

    欧天诚还是没法回答。

    邹章继续道:总之甘自做得没错,错是错在他的令牌来得可疑。

    欧天诚道:令牌本在三老之手,因何会到他手中,你想过当中厉害没有?

    邹章道:这当然想过,但他当时只是个小孩子,当也不会联合别人害三老吧?

    欧天诚点点头:我知道了,他说他当时藏在桌子下,自是后来为人捉了去,给令牌他做了这个百花掌门。

    邹章道:这个咱们也想过了,当然是冰火教,他们想将百花并入他们,但现在实力悬殊,咱们也无问罪之力。特别有一点,据悉在冰火教中,也未见人用过这种毒掌功夫。假若又不是他们所为呢?

    木莞桅已在旁听了一会,急忙忙的给师父上了茶,之后又给几人上茶,放下茶杯道:此事或者甘自知道,只是他一直为冰火保护,咱近不了身。

    邹城道:莞桅呀,你以后不要去找他了,找不到令牌还得罪冰火,何苦来?

    木莞桅道:师父,莞桅已发过誓,誓报此仇,令牌一日未得,大仇一日未报,我都不会放过他。

    邹城叹口气,邹章好像有点无奈的低下头。

    韩沧澜道:桅姐姐,沧澜与你一起去追讨令牌,为百花报仇。

    邹城冷冷的道:你与百花非亲非故,如此鼎力相助,自是掌门之心未灭,哎,你们谁要做掌门就做吧,老朽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韩沧澜刚想说出九侠之事,欧天诚把他拉了一下,说道:咱要真想做掌门,在仙霞山也不会弃牌而去。只是百花昔日鼎盛,让人嘘嘘。

    饮了口茶道:今晚在此一晚,明日就要离去了。木莞桅惊道:这位英雄大哥要到哪去?欧天诚道:冰火既为朝廷管辖,自是与官府联络一道,出了山上之事,必全城搜捕咱们,咱们必须离开。木莞桅道:那莞桅跟你一块离开。欧天诚道:你离开是必须的,但他们嘛,咱就不知道了。

    邹章伸掌在桌面一拍,说道:唉,得罪他们,就是这个下场。邹章脸上则露出气愤之色。

    聊了一会,木莞桅去做饭,饭后把三人带到东面一间小房子,道:委屈你们暂住一晚。

    韩沧澜笑道:只要桅姐姐在,住在那都是心满意足。欧天诚很出奇的望着他,似笑非笑的道:这小子怎么这么会说话了?木莞桅道:三位都很会说话。嫣然一笑。

    木莞桅出去后,欧天出道:哥哥,你看这事?欧天诚道:什么这事那事,咱们不给面子九侠,也要给面子木小姐,咱们不抢令牌,也要帮木小姐为三老百花弟子他们报仇,这事咱们做定了。

    晚上掌灯时分,里间传来说话的声音,听邹城道:莞桅呀,明天就要回去了,你跟师父回去吧。木莞桅道:师父且和师兄回去。邹城道: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你这是何苦?木莞桅道:即便明知不可为,莞桅也坚持到底。邹城道:万一为师不同意呢?木莞桅道:弟子做的是正事,师父哪有反对之理。邹城道:什么正不正的,这次为师也同意跟你前来,也一样是徒劳无功,听为师之劝,不要再纠缠下去了。木莞桅道:弟子已经说过,不报仇誓不甘休,请师父原谅。

    邹城突然说道:你可以继续纠缠,但章儿怎能像你一样继续纠缠,你们两个年纪都不小了,你们就没有想过成亲之事?木莞桅道:莞桅已说过多次与师哥没有那回事,师父怎老拿这个说事?邹城道:你们自小青梅竹马一块长大,怎么能说没有那回事?章儿,你也是喜欢莞桅的是吧?邹章嗯了一下。

    木莞桅道:我与他没感觉。

    邹城道:什么感觉不感觉的,过得好就是有感觉。木莞桅道:师父,这个事真的不能勉强。

    邹城好像拍了一下桌子,放大了声音:老朽是你的师父,为什么不能勉强,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的父母不在了,师父就有权为你作主。木莞桅停住了没有说话。邹章说道:师妹,咱们一块回去吧。木莞桅也没有说话。

    邹城道:这事就这样吧,明日咱们一块回去。几人都在听木莞桅的声音,却好像她变得很沉默。

    邹章道:师妹,我扶你回房睡觉。木莞桅突然哭道:不要碰我。邹城喝道:一个女孩儿家,半夜哭哭啼啼成何体统。木莞桅却在不停抽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