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道士小说 > 郁刃浪剑 > 三十四章 群英大战息龙山(之二)

郁刃浪剑:三十四章 群英大战息龙山(之二)

小说:郁刃浪剑作者:不鸣居士

    司马庄主,在下之言虽然有失之于公道,但自古以来弱肉强食,这已经是天经地义的事了,我看庄主能否免其难为之?青云居士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欢呼的人群也听得一清二楚。可想而知他的内力之高非同一般。

    好吧,既然是众人所望。那就定下规矩;一对一的比。我们这边只有峨眉逸士、罗盛与我,一共三人。谁战胜我们三人,谁就得到郁刃浪剑,谁就是武林盟主。司马艾的话说得大义凌然。

    不,还有我!还有我!还有我!还有我!不论谁人都必须战胜我们,才能得到郁刃浪剑,才能当武林盟主。抢着说话的是;荷花仙子、白素心、艾馨儿,还有金姬、银姬、玉姬。

    丰时的目的是想拉拢上清道人,哪知半路杀出个青云居士,居然搧动群雄把自己的目的搞乱了。群雄都是为了郁刃浪剑而来,自己人单力薄,看来这夺取郁刃浪剑要泡汤了。眼下又想不出办法来扭转局势。只好见机行事,以观变化。

    峨眉逸士不同意青云居士提出的比武夺剑,便提高声音 ;我不同意青云居士说法,郁刃浪剑是司马先生耗了十年心血铸造而成,他就是郁刃浪剑的主人,要买要卖都要他本人愿意,世上没有强卖强卖的事情。今天在场的人,都是以仁义道德自居而成名江湖的人。什么美其名曰‘比武’何不如直接当了土匪,强取豪夺,杀人越货罢了。青云居士,今天在群雄面前终于露出了你的真相,你想挑起厮杀,到时候两败俱伤,你好来个渔翁得利。在场的英雄,切莫上当。峨眉逸士看准了在场的人都居心叵测,但谁也不愿意充当炮灰,便晓以利害。

    峨眉逸士的话道破了各路来人心里,场上相互观望,黙不作声。

    青云居士看到峨眉逸士误解了他的用意,也不作解释。

    峨眉逸士,你也承认了,剑是司马庄主的。司马庄主已经同意比武夺剑了,那你就做不得主了。丰时的身材矮小,说话却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哈丰时,你错了,司马先生与我是老友,‘老友’意味着什么你自然比我清楚。更何况,这把青龙剑,我的老友已经送给我了,那个要夺就到我手上来拿。峨眉逸士举起手中的青龙剑,在空中亮了相。

    峨眉逸士的威名如雷贯耳,百闻难得一见。老道今天要请你赐教几招了,请先生切莫吝啬。上清道人说话间出剑如风,剑花寒星万点向峨眉逸士袭来,因为刚才他的衣袖被峨眉逸士削断了心中不服。峨眉逸士不惊不慌,看清楚上清道长的剑心所在,拿捏好分寸,剑逼中宫,力透剑尖,一剑刺去,只感到手臂震得酸麻,竟然在无声无息间把上清道长的剑法破了。

    好剑法!上清道长料不到峨眉逸士会来这样冒险的一招;这一招不具备上乘武学上乘内功是做不到的,而且有胆有畧,分寸把握得很好。暗自心惊;

    佩服!佩服!老道有生以来横行江湖几十年的追风剑法竟然被先生一招就破了。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呀!不过老道不服输。上清道长抱剑向峨眉逸士一揖,站在半边。

    在场的群雄惊得目瞪口呆鸦雀无声。其实上清道长的武功要比峨眉逸士的武功剑术都老辣得多,只不过峨眉逸士比他多了几分智慧,瞅准了上清道长使剑的空缺所在。虽然一招胜了,但他心里明白自己绝对不是上清道长的对手。

    群雄只知道,上清道长是当今顶尖级的武林高手,这样的武林高手只一招就败在峨眉逸士手下,真是不可思议。就是雄心蓬勃为郁刃浪剑而来的人,大多数也被这一招震慑住了,如当头泼下一盆冷水,凉透了心!

    老夫来也!这声音是从空中落下来的,众人向空中望去;只见六七丈高枝繁叶茂形如华盖的大松柏树上飘然飞下一个人来,那落下的姿势飘飘然,像一片树叶。

    听声音,峨眉逸士,荷花仙子已经知道是天龙子来了。令他们惊奇的是从来不知道天龙子有武功,而且是这般登峰造极的武功。待到他飘然落地时,真的如一片树叶般轻巧。

    奇迹!点苍山下洱海边上直至周围百里的人除了上清道长与小鸬鹚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天龙子具有武功,只知道他是治病救人的良医。就是与他相交的武林人士也没有在他身上察觉丝毫武功的痕迹。此时只见他银发、银须、银髯、银眉弯弯垂到两颊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就像一只白鹤凭空降临。他身背药篮,药篮里装一把挖药的鹤嘴锄,锄长不到三寸,锄把不足一尺五,锄把被手掌磨得玉光玉滑。这药锄不知跟随他多少年了。

    众人奇怪,上清道长不奇怪。三十年来他与天龙子经常见面,谈论武学,研究药理。天龙子来去如风,在他离开天龙洞时,天龙子还在洞里,此时见天龙子从松柏树上飘然而下,在他看来一点也不奇怪。

    令鸬鹚翁奇怪的是,天龙子视名利如粪土,从来不介入江湖之事,怎么今天也来搅这趟浑水?我到要看看他是什么目的,要是他对峨眉逸士这方不利,别看几十年的老朋友,到时候我也要为难为难他。

    只听到天龙子说;老夫对什么郁刃浪剑不感兴趣,真正的会谋者,谋江山,谋社稷,就谋人心。谋捞什子郁刃浪剑拿来做什么?原本今天我只是来看看热闹,想不到稀奇果然出现了,这稀奇就是你峨眉逸士。想不到啊,想不到!名誉江湖几十年的追风剑被你一剑就破了!唉!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天龙子说着,抱拳向峨眉逸士道;峨眉先生能否把你的剑法赐在下见识几招么?

    众人看着疯狂的大象绝尘而去,山顶上鸦雀无声。

    峨眉逸士看见金姬、银姬、玉姬同时扑向司马艾,心里一急,劲从心发飞身挡在司马艾前面,抱拳道;使不得,三位公主。司马先生是我的老友。金姬、银姬、玉姬急忙刹住攻势落在峨眉逸士身前。

    嘻是峨眉先生的老友,自然是我们的朋友了。金姬说罢。三姐妹围着司马艾转了一圈,一缕缕香风袭得司马艾喘不过气来。把司马艾弄的脸色彤红。

    金姬、银姬、玉姬停了下来站在司马艾周围,形成鼎足之势。她们三姐妹的行动把各路英雄、在场的兵丁的目光都吸引到她们身上。

    好动人心魄的美女,把热血男子都看呆了!

    妖女,看好了。上清道长如一道幻影,直扑金姬、银姬、玉姬。

    上清道长快,金姬、银姬、玉姬的身法更快。只见金光、银光、绿光闪动,看不清被围在中间的上清道人。她们手中不同颜色手帕飞舞,如几个孩童在嬉戏一样。

    上清道长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三十年前曾经在两湖扬名立万,一次身负重伤,为了躲避仇人追杀,便逃到点苍山寻找药治伤。后来在点苍山下遇到天龙子,天龙子给他治好了伤,两人便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天龙子的影响下他改掉了以往的暴淚之气,心里的仇恨也就渐渐磨灭了。因为他迷恋上了这里的山水,便在这里云游潜修,三十年来赢得了很好的声誉。

    峨眉逸士是个武林行家。他看着上清道长在与金姬、银姬、玉姬闹着玩似的,不费半点吹灰之力。便暗自在心里打量;即使是自己出手跟上清道长相斗,可能在五十招之内就要露出败象。难为这三姐妹了,花枝一般的娇嫩的身躯竟然在上清道长搅动的气流旋窝里轻松应战,大大地出乎于峨眉逸士的意料之外。

    虽然金姬、银姬、玉姬手中发出的梭子带着劲风,发出嗤嗤的破空之声。每一只梭子都直攻上清道长要穴,但都被上清道长化解了反击回来。那被反击回来的梭子带着的力道比在她们发出去时的力道强了数倍。

    圈子越转越大,显然是上清道长发出的内力把金姬、银姬、玉姬逼迫到了两丈以外。使得她们三姐妹像三片树叶在风中旋转。奇怪的是上清道长发出的气流,就像装在缸里的水不向外面泼洒,只在他所控制的范围中形成罡气。

    眼看金姬、银姬、玉姬被香汗浸湿了统裙,娇  喘吁吁,已显败象。上清道人则潇洒自如,气定神闲 ,白发童颜映衬着西下的夕阳更是容光焕发。虽然以上清道长的身份是不会伤及她们的。但再这样下去她们就会大伤元气,如负重伤。

    司马艾看在眼里,如果不出手相救,便枉作须眉。这几天来的追杀都是因自己而起,责任应该由自己来负。便暗运**神功,把罡气聚于指尖如一根铁杵突然射向上清道长。上清道长的武功已瑧如化,感到一股极为强劲的罡风触及到他的气流,似乎比他的功力还强劲,心里暗自佩服;三十几岁的司马艾竟然这般浑厚的内力,真的是后生可畏啊!急忙一个旋转,旱地拔葱跃起两丈多高,像一只白鹤飞了起了,飘飘然落到圈子以外,把司马艾射来的罡风消于无形。

    金姬、银姬、玉姬在司马艾的相助之下脱离了危险。但她们不知道上清道长为何跳出圈子,更不知道是司马艾救了她们。她们只感到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呼吸突然轻松,这才发现四肢百骸浑然无力,如果再与上清道长拖延片刻,就连站立的力气都么有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