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网络原创 > 对手 > 第2093章阻挠

对手:第2093章阻挠

小说:对手作者:雪在烧

    傅华笑了笑说:这里是我朋友开的,当初她开这家酒店的本意,就是想要尽量保留一些老北京的东西。

    胡俊森笑了笑说:你的那个朋友就是那位漂亮的老板娘吧?傅华,我看她跟你之间显得很亲昵啊。

    傅华笑了笑说:我这个朋友是有些不拘小节的。

    胡俊森笑了笑说:我看不仅仅是不拘小节吧,我看她看你的眼神是那种看特别亲近的人才会有的,你们不会是情人吧?

    傅华笑了笑说:胡副市长,这种话可不要瞎说的,诶,对了,在您休息的时候,杨志欣那边的人给我来了一个电话。

    傅华不愿意跟胡俊森继续讨论他和晓菲的关系,就把话题扯到了杨志欣身上。果然胡俊森的注意力马上就转移到了杨志欣身上,他急忙问道:杨志欣怎么说我的?

    傅华笑了笑说:他说您是一个很有战略眼光的人才,他会关注您的发展的。

    是吗?胡俊森笑了笑说,他真的这么说我吗?

    傅华点了点头,笑笑说:我有必要骗您吗?

    胡俊森兴奋地笑了,说:这简直太好了,来傅华,这杯我敬你,这都要感谢你把我引荐给杨志欣的。

    傅华笑了,说:您又跟我客气了,是您足够优秀,才会得到杨志欣的赏识的。

    我足够优秀吗?胡俊森笑着摇了摇头,说,曾经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认为自己有本事,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但是来海川市这段时间让我意识到我其实是没我想的那么优秀的。

    傅华笑了一下,说:胡副市长,您就别谦虚了,海川市新区在你手中其实是发展的不错的。

    胡俊森笑了笑说:我真不是谦虚,我跟你说对于海川新区,一度我都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要不是你当时点拨了我一下,我可能真的是要当逃兵了。来傅华,这一杯你是一定要跟我喝的,因为我心中真是很感激你的。

    傅华跟胡俊森就碰了一下杯,笑了笑说:酒是可以喝的,但是这个感激我还真是受不起的。你能在海川新区打开局面主要是您的本事,我可没帮上什么的。

    胡俊森笑了笑说:你帮没帮上什么我心中有数的,别废话,先把酒给我干了。

    两人就把杯中酒给喝掉了。放下酒杯,两人吃了几口菜,胡俊森摇了摇头说:傅华啊,其实我这种人是并不适合做官的。

    傅华笑了笑说: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其实做官是最容易的一件事情,我记得有个笑话是这么说的,老师们再一起探讨如何分工的问题,一个老师说他很擅长数学,于是大家都同意他教数学。另一个老师就说她英语很棒,她可以教英语最后一个老师说我什么也不会啊,这怎么办啊。于是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那你可以当校长了。

    胡俊森笑了,说:这种无能平庸的官当然是好做了,问题是我不想做这种平庸的官,我还想做出点成绩来的。但是现在想要做点事真的是很难的,你知道吗,为了这个海川市新区,我跟孙守义书记还发生过一些冲突的。

    傅华笑了笑说:这我可以想象的出来,您做事有些时候有些激进,难免会跟一些领导发生冲突的。

    胡俊森笑了笑说:这我也知道,不过这一方面是我的个性问题,另一方面有些事情你如果不激进一些,恐怕这件事情就做不起来了。就像是海川市新区,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如果我不激进,这个新区根本就建不起来的。

    傅华笑了笑说:这倒也是。

    胡俊森看了看傅华,说:傅华,你知道进这个官场让我感觉最别扭的是什么吗?就是明明大家都知道那么做才是对的,但领导们却不积极的这么去做,不但不积极的去做,还设置障碍阻挠别人去做。我真是搞不懂他们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对手最新章节!

    因为这层关系雎心雄对林景涛相当的信赖,雎家的很多法律方面的事务都交由林景涛来处理的。

    今天雎才焘来见林景涛,是因为林景涛刚刚去监所里见了雎心雄。他想跟林景涛了解一下雎心雄目前的状况。因此一见面雎才焘就问道:林叔,我父亲在里面怎么样,他的精神状态还好吧?

    林景涛点了点头,说:才焘啊,我看到的你父亲精神状况还算可以吧,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说在里面不用忙碌工作,不用应酬,天天锻炼身体,人反而健康了很多。不过他头发有些花白了,看上去还是显得很憔悴,肯定还是有些精神上的压力的。

    雎才焘说:他的头发早就是花白的了,以前都是染的。在里面应该是没法染发了,所以才会让你看到他憔悴的样子。

    林景涛点了点头,说: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吧,才焘啊,你父亲在里面很关心你现在的情况,还问我你在外面受没受什么委屈?

    雎才焘眼圈就红了,从雎心雄出事到现在,他的境况因为雎心雄几乎是从天上落到了地下,真是品尝到了人生的苦涩了。他现在就像身染瘟疫病人一样,很多人对他避之犹恐不及。

    但雎才焘并不想把这个情形跟雎心雄讲。他不想让自己的父亲在里面为他担忧。高尔基曾经说过,苦难是一所最好的大学。这些日子的经历让雎才焘懂得了很多,他很清楚他已经无法再去依赖父亲了,他必须要坚强起来,重新为雎家撑起一片天来。

    雎才焘苦笑了一下,说:林叔啊,你就跟我父亲讲我在外面过得还好。别的就不要再讲什么啦。

    林景涛点了点头,说:才焘啊,你成熟多了。对了才焘,你父亲还让我转告你一些事情。

    雎才焘抬起头来看着林景涛,说:林叔,您快说我爸还说了些什么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