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161:侍卫离开(一)

重生之名门锦绣:161:侍卫离开(一)

小说:重生之名门锦绣作者:楚倩兮

    你怎么能说得这么轻巧?没有了右手,你怎么握剑?怎么写字?怎么拉弓射箭?

    穆离见她眼眶都有些红了,心里一涩,忍不住宽慰她:即便没了右手,我还有左手。

    纳兰锦绣拿出怀里揣着的伤药递给他,低声道:这是我配的伤药,你尽管用就是了。这里有一味药材特别难寻,我回去配好了,会让人再给你送来的。

    穆离这两天一直很平静,他也在努力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可他那天明明就同往常一样,并没有什么是特殊的。不论是入口的东西,还是接触的人,都没有一丝异常。

    他甚至想过,也许在自己不敢直视的内心,就是有那样一种想法。如果郡主问起来,他真的没有办法回答,或者说是不敢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告诉她,不然,他就会彻彻底底的失去她。

    让穆离出乎意料的是,纳兰锦绣什么都没问。她现在担忧的就是他的手,而且她感觉,他的这只手不可能会好了,除非有奇迹发生。可生活就是生活,哪里来那么多奇迹呢?

    穆离现在看着她,就觉得上天对他不薄,这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还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以前出再艰巨的任务,从在困难的境地里逃出来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怕死的感觉。对,惊云的成员素来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他并不怕死,只是怕死后,她依然是怨恨他的。如今,他就放心了,哪怕明日世子就要杀了他,他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你不要胡思乱想,先把身上的伤养好,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郡主不要因为属下,再和世子起争执。

    不会,我大不了示弱,求他。

    穆离心头的酸涩感更甚,他低头,哑着嗓子道:郡主不要再为属下做什么了,因为不值得。

    怎么不值得?纳兰锦绣神色很平静的问他,那双眼睛又清澈又坚定,让穆离的心都搅在了一起。

    穆离,你还记得我们在福和村的时候说过什么吗?

    穆离当然记得,只是他觉得她毕竟年纪小,可能当时被感动了,就说出那些话,而她自己说完的时候多半就已经忘了。他也没有奢望她会记得,为她做任何事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并不想着要她回报。

    纳兰锦绣看他不说话,以为他是忘记了。她看着他,咬字清楚:我会保护你,就一如你会保护我一样。

    穆离的心里终于有什么要破土而出,再也压抑不住,他说: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我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你就不怪我吗?

    这是他第一次,是如此清晰的时候,同她说话没有用郡主和属下,而是直接用了你和我。纳兰锦绣却不觉得这有什么冒犯,他们之间本就不应该把身份当作是枷锁。他们是伙伴,在死亡面前曾不离不弃,他们一起患过生死,这种情意,超过了血缘,甚至是任何感情。

    穆离,人人都会犯错,主要是知错能改。而且我觉得那并不是你的本意,你是不会伤害我的,这一点我很清楚,并且相信。

    世界忽然在这一刻静止,穆离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眼前这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在说相信他。随便他做了那样的混账事,即便他害了她,而她还是选择相信。这样的姑娘,美好到只能活在人的想象里,他又如何会不喜欢呢?

    你背上的伤,还疼么?沉寂了许久后的穆离,很不着边际的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纳兰锦绣被他问得一愣,都这种时候了,他自己又伤成那样,怎么还有心思担心她那一点点小伤?她摇头,淡淡的回了一句早就不疼了。然后又扬起头冲他笑了笑,道:你还真是块大木头,这时候被关心的人应该是你自己,你,明不明白?

    穆离一直知道她生得是很好看的,可这一刻,却还是有些看痴了。天地间似乎真的就只剩下这一个小姑娘,而这个小姑娘又是那么脆弱,他不在的时候,她会不会受伤?穆离从没有像这一刻这般怨恨过自己,当时为什么就没有控制住自己,做出那样禽兽不如的事。

    其实那两板子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只不过是因为背上有旧伤,所以才会流血的。

    穆离蹙起了眉头,哑着声音重复:旧伤?

    嗯,是刀伤。纳兰锦绣点头,还是在金陵的时候,当时都露了骨,所以恢复起来要缓慢得多。

    穆离的身子轻颤了一下,她是一个娇娇弱弱的小姑娘,受了那样的伤,还不知道会疼成什么样子。他忽然很想抱抱她,想让她离自己的心更近一些,也许这样他就不会这般疼了。

    纳兰锦绣又堆上了一张笑脸,语气是那种十分不靠谱的:那么重的伤我都没怎么样,更何况是区区两板子。你放心,那两个人长得什么模样,我都记住了,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这是别人对他说这样的话,穆离多半觉得那人幼稚之极,可她说出来,他就觉得心头暖暖的。他本来死气沉沉的一颗心,忽然变得生气盎然。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放弃,应该更积极,更努力一些。郡主的身边不需要废人,而他这只右手已经废了。不过,他不怕,就如同他刚才安慰她所说,没了右手,还有左手,只要他再努力一些,一定可以拥有守护她的能力。

    纳兰锦绣已经整整休整了两日,这两天里,她连摘星楼的门都没出过。不过对府里的消息却是一清二楚,吉祥如意没事就去帮她打听。

    她知道穆离被关在哪,也知道徐锦策给他请了大夫,可不亲自去看上一眼,她还是不大放心。主要是他右手上的伤,那天情况紧急,她只是匆匆的瞥了一眼,见那个虽然伤口不大,却好像是贯穿伤。

    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不被徐锦策发现,她选择入夜以后,偷偷的翻墙进去。吉祥和如意虽然万般不情愿,但也不敢让她一个人冒险,想要同她一块去。纳兰锦绣却怕她们两个累赘,只带了吉祥留在墙外把风。

    之前在金陵的时候,她就是翻墙去医馆的,现在让她翻墙也没有多困难。唯一不同的就是,北疆不太平,镇北王府的院墙砌得格外高,她翻下去也费了不少力气。

    因为穆离身上有伤,加之他从小就在镇北王府,并没有亲眷朋友,所以徐锦策也不担忧他会跑,防卫并不是很严格。除了院子门口有人把守外,整个院子竟是空无一人。

    纳兰锦绣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功课,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在袖子里藏了涂了麻药的针,想着若是穆离再像那日一样发疯,她就直接扎晕他。今天是她想多了,穆离十分清醒,见了她还冷着脸道:郡主是贵人。这样的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快快回去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