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 第734章 宫祁暝悲痛欲绝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第734章 宫祁暝悲痛欲绝

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作者:盛世橘宝

    周围的人都不忍心看到宫祁暝这样,但也无可奈何。宫祁暝扑在宫父的遗体上,抚摸着已经不成人形的自己的父亲声嘶力竭的喊道:爸爸,是我对不起你,我不配做你的儿子啊。说完便扑倒在宫父身上,久久不能起身。

    一旁的部队的人看着宫祁暝这样也十分的痛心,没能救回宫父这是他们的错。当时一个去救宫父的军人走到宫祁暝的身边说:祁暝对不起,是我们的错才让你失去了父亲,我们愧对你的信任。

    一旁的人静默无言纷纷低下了头,觉得自己实在没有脸再见宫上将。宫祁暝从自己父亲的身上抬起头来,一把擦去脸上的泪水冷静的说道:不,你们没有错,我知道你们已经尽了全力这件事不能怪你们。

    那位军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应该提前派人好好保护好宫父,那样也不会害的他被人绑架。

    宫祁暝两眼无神呆呆的看着前方,冷冷的说:谁又能未仆先知预料到以后要发生的事情呢?你们不用自责了。

    说完这句话,宫祁暝的眼光又移回到了自己父亲的身上,深情的用手抚摸着宫父那早已模糊不清的脸颊。看着自己的父亲那紧闭的双眼,想到他再也不会睁开,宫祁暝的心仿佛被千万把刀刺中一般。

    自己连和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父亲泉下有知肯定会怪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去救他。当时那样的危急关头,宫祁暝选择了去救叶凝白,没有考虑到自己的父亲。要是宫父知道了这件事该有多么的伤心啊。

    宫祁暝渐渐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个趔趄跪在了地上。泪水从宫祁暝的眼眶喷涌而出,宫祁暝深知自己的悔恨将陪伴自己度过余生。这一切的一切都将变成一个烙印,扎根在自己的心里变成不可磨灭的记忆。

    跪在宫父的遗体前,宫祁暝痛哭到不能自已。

    也许在众人的眼中,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宫祁暝难过成这样。

    这个在战场上从不轻易言弃的男人,当面临至亲离世时也会和其他人没有两样。

    说到底,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黑色的礼车载着宫夫的遗体向着殡仪馆驶去,缓缓行驶的样子就像是传达宫父本人对这个世界恋恋不舍的样子一般。

    宫祁瞑在自己父亲的遇难现场迟迟不愿离去,想以这种形式再多陪陪自己的父亲。眼泪早自己流干,满脸的泪痕还印在宫祁瞑的脸上。

    首长看到宫祁瞑这样于心不忍,再在这里待下去只会更加难过便劝说宫祁瞑先回家好好休息。

    可是宫祁瞑哪能答应首长这样的请求,他哪都不想去只想待在这里。

    首长耐不过宫祁瞑的性子,知道他不会轻易的答应自己。

    没办法只好用领导的口气严厉的说道:宫祁瞑我命令你马上离开这里回家休息。

    宫祁瞑摇了摇头回答说:首长,我知道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可是这一次我真的不能听你的话了。首长听到宫祁瞑这样说,心里十分着急,看着宫祁瞑那生无可恋的样子更加觉得心疼。

    你在这里只会耽误现场的工作进度,如果你想早点见到你父亲的遗体那就赶紧离开这里!首长继续厉声呵斥道。一旁的人也跟着附和说:是啊是啊,祁瞑你就先回去吧,,你在这里待着也于事无补啊。

    大家这样一说让宫祁瞑觉得十分有道理,自己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就耽误了正事。于是只好先行离开,回家耐心等待军队的人给自己通知。看到宫祁瞑终于答应了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

    首长看着宫祁瞑离开时那落寞的背影,本来一米八几的大高个此时却显得那么的孤立无助,情不自禁的说道:这孩子太可怜了。

    回家的路上,宫祁瞑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自己的世界顿时就变得物是人非了。

    这几天发生的种种事情都太让人接受不了,自己亲手把还未出世的孩子害死在了叶凝白的肚子里,要不是因为自己对叶凝白的怀疑,也不会酿成今天这样的大错。

    这件事发生之后,叶凝白肯定不会再原谅自己,这下他是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叶凝白了。紧接着又是父亲的骤然离世,让自己失去了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亲人。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同时离开了自己,这样的局面让宫祁暝觉得十分痛心。

    宫祁暝踟蹰的回到了家中,整个人无精打采显得那么的憔悴。宫祁暝低垂着头走向自己的房间,这时宫睿煊扑到了宫祁暝的身前,瞪着一双黑不溜秋的大眼睛看着宫祁暝说道:你是大坏蛋,我要妈妈和爷爷,你快让妈妈和爷爷回来。

    看着宫睿煊这样,宫祁暝虽然十分心疼但是根本没有精力再去安慰他,便绕开了宫睿煊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宫睿煊看宫祁暝没有搭理自己,感到更加的生气,蹦到了沙发上开始用自己的小拳头打宫祁暝。

    边用手打边振振有词的说道:我要妈妈和爷爷,你这个坏人啊,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了。

    宫祁暝被宫睿煊吵得很烦,一不下心语气就过火了,宫祁暝烦躁的说道:妈妈和爷爷不会回来了,你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听到宫祁暝这样说,宫睿煊的眼泪迅速流了下来开始哇哇大哭。

    宫睿煊边哭边继续捶打着宫祁暝说道:你这个大骗子你骗人,妈妈和爷爷怎么可能不会回来了。说着说着就开始抽泣,满脸通红。

    看着宫睿煊这个样子,宫祁暝于心不忍知道是自己的不对,便连忙哄着宫睿煊说:爸爸知道你很难过,爸爸和你一样难过可是难过又有什么用呢?宫睿煊根本不听宫祁暝的劝说继续大声哭喊道:我不听,我要爷爷回来陪我玩。

    一听到宫睿煊提到自己的父亲,宫祁暝又止不住的开始难过了。宫祁暝哽咽的说:爷爷已经不在了,不能再陪你玩了。宫睿煊停止了哭声问宫祁暝说:爷爷为什么不在了,不在了是什么意思?

    宫祁暝不忍再看着宫睿煊的表情,只好撇过头说道:爷爷去了另一个世界,不会再回来了。

    你骗人爷爷不可能会死的,你这个大骗子!宫睿煊尖叫的说出这句话,说完便立马跑开了。宫祁暝没有上去跟着宫睿煊,也许就这样让他自己冷静一会反而更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