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 第680章:不告而走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第680章:不告而走

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作者:盛世橘宝

    风风火火的样子似乎非常的紧急,下意识的叶凝白看向了在身旁的宫父,问道:爸,这是怎么了?

    而宫父也是一头雾水,这么风风火火的收拾东西像是逃荒前一天,更像是法院抄家。

    整个宫宅何曾这样收拾东西过,并且他一家之主还被蒙在鼓里。

    见到问题没有人回答,叶凝白皱眉,也顾不上自己刚刚出院的身体,一阵风一般冲进忙碌的佣人中。、

    之间往来的佣人只穿梭在大门和宫祁暝的房间之间,别的地方绝不插手,这下叶凝白的心已经明白了一大半了,又是宫祁暝要做什么事情也不和别的人说一声了。

    有一点生气的她揪住一个佣人,问道:这里怎么了?

    愤怒使叶凝白的声音阴沉的不像话,小佣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她,吓得哆哆嗦嗦的答道:刚刚上将派特助传来消息,要立刻去部队,派人收拾东西。

    这个理由把她当成傻子了吧,叶凝白有些愤怒的想。

    部队是有什么任务,要这么浩浩荡荡的收拾东西,叶凝白不是没见过真正执行任务的宫祁暝,往往是放下手头的东西立马就走,现在这个样子绝对就是搬家的架势。

    在愤怒中走向宫祁暝房间的叶凝白觉得自己晕倒真的是一个意外,现在她可谓是生机勃勃,就算是宫祁暝那样经过严苛训练的强壮男人站在她面前也能够战斗八百回合。

    走进房间,叶凝白本以为来的特助是李荀,已经在脑海中想好怎么和他沟通了,开门的瞬间却看到了一个女孩子站在房间里,愣了片刻后她才反应过来这个女孩子是miki。

    miki看了一眼叶凝白,不着急的解释说:您好,我是接到上将的命令过来帮他整理行装的。

    嗯,我知道。叶凝白努力让自己冷静,可是她却还是注意到这个女孩站在宫祁暝敞开的大衣柜之前,已经把衣柜里的衣服翻得乱七八糟。

    要带走的,不要带走的,这并不是宫祁暝的意思,完全是这个小丫头的意思。这让叶凝白觉得非常难以接受,这个女孩的样子俨然一副宫夫人的架势,决定自己的丈夫带走什么衣服不带走什么衣服,一点都没有考虑过她这个女主人的想法。

    更让叶凝白觉得难以接受的是此刻miki的手好巧不巧的搭在宫祁暝的内裤上,黑色的柔和布纹上那几根葱白的手指格外刺眼。

    这让脾气再好的叶凝白也怒了,上前来抢过miki手上的衣服,说道:他让你来收拾东西你就这么随便,把这里弄得这么乱吗?

    叶凝白这是冷静下来用教养和礼貌问题来和眼前这个女生说话,她能感受到得到,眼前这个女生就算是再怎么训练有素也是难逃宫祁暝的魅力的,爱上自己的上司又要辛苦遮掩,这样的情绪从她刚刚在宫祁暝衣服上的留恋就能看出来。

    感情的事情向来纠缠不清,叶凝白也不想和这个女人讲感情,只能讲讲专业特助该有的素质,来向别人展示她是一个精英一般不会陷于情感的女人。

    miki早就想好了对方要是朝自己耍泼应该怎么处理,可是叶凝白这样也是让她感到意外,撇开话题说道:是上将说又很紧急的任务要处理,要搬回部队居住,我担心耽误了上将的事情,所以才稍微莽撞了一些。

    见对方把自己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立功心切上,叶凝白心里生气极了,却只能忍下了,说道:论对宫祁暝生活的了解,我比你更加专业,所以请你现在出去喝杯茶,收拾他的东西我操心就好了。

    两个气质彬彬的女人为了感情对峙起来,不亚于江湖上最强的高手对峙,两个人都不能失去理智,要拿对方的软肋要挟。

    既然miki一直想表现出自己的忠心耿耿,那叶凝白也就用事说事,把她赶了出去。

    那请您快一点,时间有限。miki被逐出房间有一点不开心的提醒道。

    叶凝白偏过头去不看这个女孩子,其实对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干练潇洒,两个人时很可能成为朋友的,可又因为爱情而变得狭隘,让两个人发生不愉快。

    再看看眼前一片狼藉的房间,叶凝白又开始头大了。

    miki做事风风火火,光想着怎么快速地收拾好东西去交差,也没想想留下这满地狼藉给留下的人作何感想,女人啊,直爽是没错,但是有时候也要细腻一点吧。叶凝白在心中感慨着,又忍不住想,或许直率坦荡一点会和宫祁暝相处更愉快这一点她也可以学学看。

    可看宫祁暝走得这样决绝,连回这个房间收拾都不愿意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去好好聊一聊,问问这个男人喜不喜欢她变得更加爽朗一些。

    手机的提示拉回叶凝白的注意力,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洛子然三个字,她还是忍不住头疼了一下,感慨道:真是越忙越乱。

    喂,洛少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洛子然那边传来一阵轻笑,他很满意叶凝白这样快的接电话,还这样恭敬的态度,情绪也好了很多,说道:我等下要去机场,你现在准备一下来我这里接我吧。

    好的,没有别的事情要准备我现在就出门了。叶凝白等了一下确定没有别的要求后非常果断的挂断了电话。

    她也是为了宫氏才会低头给洛子然做一个月的司机,担心这其中有变故的她从来是把分内的事情做好,绝对不会关心一下洛子然要去哪里做什么这样的问题。

    只是给宫祁暝收拾东西是不可能了,叶凝白叹了口气,这个男人做什么决定都像是义气行事,就算是无情的离开也不至于连父亲儿子也不打声招呼吧。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也许宫祁暝现在还没有到部队也说不定,可是洛子然的一通电话打断了叶凝白的思路,现在她不能帮宫祁暝收拾行李,更别说去找他了。

    叹了口气,叶凝白走出门对守在门口的miki说道:我有事情要处理,他的东西就交给你了。部队的环境怎么样你比我熟悉,别让他冷着热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