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神话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 第540章:回家吃饭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第540章:回家吃饭

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作者:盛世橘宝

    开玩笑?在没有见到他彻彻底底的将这顿饭消灭清光时,自然而然的即便是宫祁暝赶着她离开,她也绝对要亲眼看着他吃完后在离去。

    很是坚决的摇头,坚定的说道:不,我等你吃完以后我再离开。所以,想要我离开的话你还是赶紧吃吧。

    无奈之下,宫祁暝只好放弃让叶凝白离开的这一想法,认命的走到那方面饭菜的桌子处,准备开吃。然而,当他看到便盒里的便当时,他是彻彻底底的呗震愣住了,呆呆的凝视了好一会,这才收回他的视线投以在叶凝白的身上。

    这些都是你做的?宫祁暝感到不可置信的询问。看到眼前的这一切完全是出乎意料了饿。

    不是我做的难道还是你做的?叶凝白忍住要给宫祁暝一个大大到底白眼,耐心的反问。

    宫祁暝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一直以来叶凝白都牢记在心里,所以这一次的便当里的饭菜全部都是按照宫祁暝爱吃的去做的,满满的一盘子里承载的都是她的心意。

    这也难怪宫祁暝看到这些饭菜时会是如此反应。

    宫祁瞑看了叶凝白一眼,似乎对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怯口,但还是劝道:叶凝白,其实你根本就不用做这些,我一会忙完后就会自个去食堂里找点东西吃,你不用为了我,做这些没有必要的事。

    叶凝白一点都不生气宫祁瞑的话,倒是忽然的有些想笑,明明是有些关心她的辛苦,可偏偏又是那样的傲娇。

    为什么不要做啊再说了你这会去食堂里吃饭你确定还有可吃的食物在以你的性子,你在没处理完这些公务时你会停下手来先去吃晚饭在继续忙活吗你不会不是么

    叶凝白毫不犹豫的就是一段揭穿,又看似无所谓的继续说道:与其如此,倒不如我牺牲点个人时间来帮你准备晚饭,最主要的还是刚做好的新鲜饭菜,还能让你在准点吃饭,这对你我而言不都是最好的选择。

    每一次他所说的话到最后都会被叶凝白的一言两语给击溃,与其如此,宫祁暝干脆的也就什么都不说了,认真的吃起饭来。

    不得不承认帅气的人就是好,即便是狼吞虎咽的吃着饭,在他人的眼里都是优雅而帅气的。

    宫祁暝也几乎是利用了最快到底速度将所有菜在一瞬间消灭完毕。

    有了第一次给宫祁暝送便当的经历,而后的几天叶凝白更是坚持不懈的每天都到军队缠着宫祁暝。偶尔的还会邀请宫祁瞑回家,可似乎叶凝白所做的这一切,宫祁瞑那颗冰冷的心好似丝毫都没有融化,依然固执的如冷藏在冰窟里的冰块,对上叶凝白除了冷淡也就剩下冷漠了。

    hell,我今天又来了。

    叶凝白笑脸盈盈的端着便当往里面走去。她跟门外都熟了,唯独到了宫祁暝这叶凝白有点头疼,他似乎如一开始时一般态度不曾有过一丝的改变,依旧是冷淡的很,没有一丝的动容。

    好在叶凝白也不是个喜欢做事中途而废的人,不管宫祁暝如何待她,她固执的坚持她一开始的想法,期盼这她只要坚持,事情总会有转机,宫祁暝会想起她的。

    今日叶凝白故意来晚几分钟,为的就是看看宫祁暝会有何方面,然而,让叶凝白失落了,宫祁暝的脸上出了面无表情外,半点表情都没有。

    宫祁暝,你就不能回应我一句么?叶凝白无奈的很,每一次都是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到底说话,而宫祁暝一句话不吭声。

    宫祁暝冷嗯一声,没有过多的表情。

    算了,她不该指望这个视工作如生命,为了工作,可以连续几天几夜都不吃一口饭的人跟他说话的。

    对了,明天正好的我有点事情要忙,所以就没太多时间给你送晚饭,要不然这样,你明天晚上自个回去跟我们一起吃饭如何?我看父亲和宫睿暝他们两个人也挺想你的,要不然就?叶凝白期盼的盯着宫祁暝看,视线不曾转移,看的宫祁暝是顿时顿住了,到嘴的食物也不知是该吃进去还是吐出来才好。

    你能不能看别的地方去?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直接转移了话题。许久未开口,带着几分沙哑,低沉而性感。磁性的声响一直环绕在叶凝白的耳旁。

    叶凝白感觉她的耳朵都要怀孕了,差点就被宫祁暝迷惑了去,好在定力够强,坚定的回应:不能!好端端的没事看别的地方去干吗?

    宫祁暝干脆拿着饭,一边工作一边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权当叶凝白不在场。

    叶凝白着实的也是无奈的很,临走之际朝着里边全神贯注处理公务的宫祁暝大喊一声:你记得了啊,明晚晚上回家吃饭。

    如薄的嘴唇缓缓张开,磁性而带着几分低沉的声音从他口中传来,再看看。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盯着越走越远的影子,眼眶里折射出的眸光意味深长。

    第二天晚上,叶凝白果真是没有如期而至的送便当前往军队,倒是在家里与宫睿暝玩耍在一起,偶尔的客厅里就发出一阵阵哈哈大笑的声响。

    而说好了的再看看的宫祁暝如约的在晚饭前回到了家里。

    宫祁暝,你不是说你今晚有事情要处理的吗?怎么又回来了呢?还有,你是不是想念我的饭所以这才回来吃饭的?饭桌上,叶凝白丝毫不知害臊两个字是如何写的,附在宫祁暝的耳边,抿着笑意,小声的说着。嘴角是忍不住的勾起浅浅笑意的。

    依然的冷漠,面无表情的瞥了叶凝白一眼,无语至极的很,你想多了,我之所以回来时是为了看看父亲和宫睿暝的。

    真的只是回来看父亲的吗,而没有任何其他的一点想法?宫祁暝的那话,叶凝白怎么不相信。

    嗯,只是为了父亲。坚定的态度,眼眸子所散发着的坚毅让他不苟言笑的脸多了几分的严肃,看起来,似乎不大开心了。

    又是同样的回答,同样坚定的眸光,丝毫没有半点要为叶凝白考虑的意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