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神话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 第486章:论不要脸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第486章:论不要脸

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作者:盛世橘宝

    之前她就一直缠着自己,就连吃了苦头还不放弃。

    也不知道她心里打着什么算盘,顾梓暝暂时不想和她有任何干系。

    只见叶凝白耸肩,想她走?没那么容易,有本事就比她还不要脸,要不然一切免谈。

    她贱兮兮凑上前,在他面前不厌其烦第晃着:不要这么绝情呗,顾导不是还缺跑龙套的演员吗?我觉得我可以胜任一下,不知顾导意下如何?

    不用了,我不需要你这种毫无演技的演员。几乎没有犹豫,顾梓暝无情拒绝叶凝白这个无厘头的要求。如果她不是女的话,顾梓暝很有可能因为她的聒噪,直接将她扔出剧组。

    貌似意识到自己被赤果果嫌弃了,叶凝白只能更加厚颜无耻:顾导,你别忘了上次我多敬业好吧?那么多个巴掌我是硬生生接到你喊卡,就不能有点良心?

    顾梓暝身形一顿,抬头神色复杂看了叶凝白一眼,最后终于松口:随你。自己到化妆组去找负责人,她会告诉你的角色是什么。

    没问题,谢啦,顾导。甜腻喊了他一声,叶凝白欢脱往他说的化妆组跑起。

    然而听到自己要扮演的是什么后,有片刻后悔。顾梓暝,算你狠!不过以为让她演一个死尸就会让她知难而退吗?呵呵,别做梦了,巴掌她都挨过何况演一个死人?

    看着她离开的身影,以及化好妆披头散发地蹲在某处看剧本,顾梓暝终是无奈。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被她看上了,让她这么纠缠自己。可一想到她把自己认成了别人,他的心里就说不上的不是滋味。

    她难道是想他当那个男人的替代品?

    顾梓暝想到这里,眸色瞬间变得清冷起来。

    这个女人果然不能在这里多待,要不然老是会让他胡思乱想。所以等一下无论她演的如何,他都会表现得很不满意,直到能把她骂走。

    快拍第一场戏时,叶凝白还在苦苦研究如何演好一个死尸,得到的结论是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动更不能睁眼。她心中有点忐忑,生怕被严厉的顾梓暝找出茬给赶走。

    所有人员准备,马上拍今天的第一场戏,那几个演死尸的快点就位。好听的声音在偌大的剧组响起,瞬间拉回了所有人的思绪,包括叶凝白。

    还没攻略完‘如何演好一个死尸’的长篇文章,叶凝白只能硬着头皮咬牙着上。她找了一个比较合适自己的地方,顺势躺下,闭眼想象自己是一个死人。

    这是一场乱葬岗的戏,讲述着男主和恶势力在这里展开一场激烈的打斗。叶凝白纯属就是乱葬岗里的一具死尸,只要不动大概就没什么问题了。

    耳边是乱糟糟的声音,叶凝白突然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好像找到了如何演好一个尸体的诀窍。可是顾梓暝却好像是和她有仇似的,一开始演就劈头盖脸当着所有人骂她,说她连个死尸都演不好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然后就是各种卡,各种想要将一头雾水的叶凝白赶走。顾梓暝的屡骂不停,终于让叶凝白压抑很久的脾气上来了。她不顾形象起身,乱糟糟散落的头发却有一种莫名的霸气。

    我说,顾导你累不累?动不动就卡,我都背对着演死尸了还有问题?能不能好好过一场?大家这么辛苦能不能体谅一下?再说哪还有人会注意一个死尸的背影?请您别太较真,该过就过吧。

    是啊,顾导,你就不要太较真了,这条就过吧。

    许是叶凝白说的有道理了,剧组的几个人附和着,希望顾梓暝能不要太注重完美。毕竟就像叶凝白说的一样,为什么要和一个死尸过不去。

    沉默一会,顾梓暝还是输给了叶凝白。他淡淡点头,仿佛刚才鸡蛋里挑骨头的不是他一样。各部门、演员就位,再来最后一条,然后直接下一条。

    众人松了口气,纷纷在想今天他们的顾导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和一个跑龙套演员过不去?难道,他们还有别的关系?各种猜测让他们不由在暗底下窃窃私语起来,全都是在猜他们是什么纠缠不清的关系。

    叶凝白沾沾自喜扳回一局后,继续躺下演自己的死尸。

    果不其然,顾梓暝说到做到,这条被卡了n遍的戏总算是过了。她和那几个同样命苦的死尸回到化妆组,准备卸掉一身脏兮兮的妆容。

    顾导,我刚才的表现不错吧?恢复到之前来时的妆容,叶凝白很快回到顾梓暝身边继续缠着他。要知道,她今天可是有目的来的。

    顾梓暝瞥了她一眼后,开门见山道:我觉得以后没什么正事找我,叶总还是一门心思管好宫氏吧。我已经证实我不是叶总你要找的人,何必又要在我的剧组纠缠我?

    嗯?你觉得我应该再接一个角色?也好啊,反正时间还早,我不如多演几个龙套好了。正脸呢我是不会贡献出来的,毕竟我还要脸,背影什么的我就不会和你吝啬的。只要顾导需要,我肯定随叫随到。

    叶凝白回答的和顾梓暝问的几乎是牛头不对马嘴,几秒的哑口无言让他烦躁离开,也不管叶凝白想在剧组玩什么花样。

    其实他本想好言相劝让叶凝白离开,无奈这样脸皮厚又嘴皮子利索的人,他根本与其争执不下去,只能看她继续赖在剧组。

    周末,阳光明媚,是个踏春的好日子。

    百鸟争鸣,百花绽放,一切都充满了春的气息。冬的冰寒不再,万物又恢复生机,安静而美好。

    离宫祁暝不在的那天已经过去一个秋冬,叶凝白的心境犹如一眼宁静的汪泉,几乎没有波澜。只有在夜深之时,浓浓的思念不断告诉她其实她根本没那么坚强。

    多少次的无声哽咽,多少次的梦中惊醒,叶凝白的痛都只有自己知道。最近出现了和他很像的一个男人,顾梓暝,她沉寂已久的心再次慌乱。可惜种种现象证明,他只是顾梓暝,而不是宫祁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