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神话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 第231章:所谓说话不算数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第231章:所谓说话不算数

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作者:盛世橘宝

    直到这时,叶凝白才从最初的惊讶里回过神来,抗拒一般的想要扭过头,但是宫祁暝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干脆用他的手掌扣住了叶凝白的后脑勺,让叶凝白没办法再挣扎。

    叶凝白于是想要舌头把他顶出去,但是这个动作被实际操作的时候,却仿佛有种欲拒还迎的味道,让宫祁暝更加兴奋了。

    等叶凝白察觉到不对时,已经晚了,宫祁暝已经在她口腔里扫荡了一圈,然后志得意满的放开了她,在面对着叶凝白几欲喷火的眸子的时候,他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让叶凝白顿时红了脸。

    宫祁暝勾唇一笑,伸出食指,在叶凝白嫣红的唇上暧昧的摩擦而过。

    叶凝白脸一红,又羞又气,干脆握了拳头来打宫祁暝,却被宫祁暝一把握住了,眸里带有笑意的看着她,故意道:怎么,占完了便宜就不认账了,想打你老公?

    你胡说什么?谁是我老公了?叶凝白羞窘的同时,又有点恼怒,她觉得,她都已经跟宫祁暝分手了,凭什么宫祁暝还能一脸若无其事的亲吻她,还能对他说出这种话,他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又是怎么看待她的?

    一时间,叶凝白心里很不是滋味,而宫祁暝看着她,也大概猜出了她内心的想法,便捏了她的下巴,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的女人,我亲一下,怎么了?

    叶凝白用胳膊挥开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是,然后说道:宫祁暝,我们已经分手了,分手了!你听到了没有?

    说到后面的时候,她的语气明显有些激动,脸色也涨得通红,但是这次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被气的。

    她实在不知道宫祁暝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敢这么对她说话,难道在他看来,自己是那种很随便的女人吗?已经分手了,依然可以做这种亲密的事情?想到这里,叶凝白的心里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痛。

    而宫祁暝看着她的脸色,就知道她又想歪了,不由得嘴角抽了抽,然后猛的一把把她拥进自己怀里,抱住她,有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说道:叶凝白,你听好了,我不允许,我不允许你说分手,听到没有?

    宫祁暝,你不能这么霸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理智一点!叶凝白很抗拒的去推他,一边推一边急切的说道。

    但是她的这句话,很明显惹怒了宫祁暝,让宫祁暝陡然之间变了脸色,满脸的阴沉,眼睛也有些发红,他把叶凝白从自己怀里松开,两手握着她的肩膀,语气发狠的说道:我不允许你说分手,那就是没有分手!

    叶凝白差点被他气笑了,狠狠的挣扎着,同时。眼神愤恨的盯着他,怒吼道:你不允许?你不允许的事情还多了去了,难道就因为你的不允许,而让别人服从你吗?

    说完之后,她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感觉很是意难平,于是又接着说道:宫祁暝,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霸道?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们之间已经出现问题了,回不到以前了,分手是唯一的选择,对我们彼此都好,为什么你还要这么霸道?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凝白胸腔里升腾起一股怒火来,一时间,她想到了宫祁暝对于安家和律师事务所所做的事情,那些事情更为霸道,不由自主的,看着宫祁暝的眼神便多了几分恨意。

    而宫祁暝也发现了她眼神里的变化,便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额角青筋暴起,脸色阴沉,那模样颇为恐怖,颇有叶凝白再敢说一句话,他就一把掐死叶凝白的趋势。

    但是,叶凝白却并不怕他,依然梗着脖子看着他,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上并不弱他半分。

    这时,宫祁暝说道:叶凝白,我允许你收回刚才的那句话,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

    哼!闻言,叶凝白冷笑了一声,眸光湛湛的看着他,冷哼道,凭什么?我说的都是事实而已,凭什么收回去?

    看着她这副强硬的态度,宫祁暝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竭力控制着自身的怒气,生怕自己冲动之下,对叶凝白造成伤害,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很是压抑的声音说道:叶凝白,既然你也说了有问题,那问题出现了,解决了就是了,没必要分手!

    叶凝白听到他的话,突然就有些感觉疲倦,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神色复杂的看着宫祁暝,有些无力的说道:宫祁暝,难道你真的觉得,我们之间的问题很简单吗?简单到可以轻易的解决?

    闻言,宫祁暝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理所当然的眼神看着叶凝白,表示着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一看到他的眼神,叶凝白便有些挫败的叹了口气,随即开了视线,突然不想再跟他说话,感觉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完全就是对牛弹琴,牛头不对马嘴,而事情到了如今,他们的关系也就成了定局,也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

    而这时,宫祁暝吸了一口气,突然说道:夜深了,你先在这里休息,就不要回去了。

    说罢,他从叶凝白身边绕过去,提脚就往外走。

    宫祁暝,你等一下!在他身后,叶凝白有些急切的叫住了他,急急的问道,你说好的要今晚谈,你怎么能言而无信呢?

    听到她的话后,宫祁暝的背影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提脚往前走去,同时,声音远远的传过来,他说道,:明天再说也一样,又不差这一晚。

    说吧,他提脚就走,再不给叶凝白直接开口的机会,徒留叶凝白在身后懊恼不已,烦躁的揉了揉脑袋,捏了一把自己的脸。

    她一直都知道宫祁暝不算什么传统意义上的正人君子,他行事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不然也不会对安家和律师事务做出那样的事情了,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宫祁暝竟会行事没有章法到这个程度,明明答应的好好的,说她吃完饭之后,两人就对这个问题好好谈谈,但是现在她吃完饭了,他却又走了,这样一日拖一日的,天知道最后又会拖到什么时候!

    其实,叶凝白不是不知道宫祁暝的内心想法,宫祁暝无非就是想让她多在自己身边呆一天罢了,但是叶凝白真的觉得没有必要,两个人已经不可能复合了,强行的绑在一起,只是增加悲伤罢了,何必呢?可惜,宫祁暝并不懂这个道理,他只是一如既往的霸道,认定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便会不择手段的去取。

    想到这里,叶凝白便有些烦躁,她站在门口,看着宫祁暝远去的背影,拿他无可奈何,便泄愤一般的,用脚去踢门板。

    但是她忘了,她今天穿的是露脚趾的高跟凉鞋,一脚踢在门板上,顿时,脚趾上传来钻心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痛呼出声,眼泪花儿都在眼眶里着打转。

    而此时,宫祁暝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正要推开门的时候,就听到了叶凝白的痛呼声,于是条件反射的又折了回来,看到叶凝白捂着脚趾在那里痛呼,顷刻间全部都明白了,顿时,感觉心疼的同时又有一丝好笑。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一把把叶凝白拦腰抱起,抱着她进入房间里面,放到床上,然后又返回去自己房间,拿了膏药回来,一手握着叶凝白白嫩的脚趾,一手给她细细的抹着膏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