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第01章母女共侍 > 神话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 第167章:许蔓柔的怀疑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第167章:许蔓柔的怀疑

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作者:盛世橘宝

    安耀斯感觉到了脸上的疼痛,用手一摸,一看是血,顿时脸色阴沉的可怕,如果说之前因为有人在旁边看着,他还顾忌这说明男人的面子不好,对许蔓柔时间动手,但是这一次在许蔓柔把他弄伤了之后,他是彻底的怒了。

    安耀斯朝着脸色像许蔓柔走去,许蔓柔一看他神色不对,顿时有些心虚,但是与叶凝白在旁边看着,她又不想失了自己的尊严,坠了自己的威风,于是强自撑着,色厉内荏的质问道:安耀斯,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你应该问问你自己想干嘛,这都是你逼我的!安耀斯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语气发狠的冷笑着说道。

    你看他这个样子,知道她是动真格的了,许蔓柔刚才的怒火也降下去了,顿时有些心慌。

    眼看着安耀斯已经到了她面前,右手高高扬起,就要对着她的脸颊打下来。

    许蔓柔知道,她要是想躲的话,绝对躲得过去,但是她躲得了,这次躲不了下次,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而且她绝对不敢跟安耀斯作对,更不想让叶凝白看了她的笑话。

    因此,眼看着安耀斯的手掌就要挥下来了,但是她并没有躲避,可她也不想受伤,这时,她眼角余光瞥见了站在一旁看好戏的宫祁暝跟叶凝白,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急急的对着安耀斯说道:安耀斯,你住手,难道你想让他们两个看笑话吗?难道你想在叶凝白面前丢了面子吗?

    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果然看到安耀斯的手掌慢了下来,然后动了一下,放下去了,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转而又有些气愤,她有理由相信,安耀斯同意放下手,不再打她,绝对是因为她说的后面那句话,不想在叶凝白面前丢了面子。

    她这么想着,一旁的安耀斯瞪着她,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这次算你好运,我就暂时放过你,若是再有下次,你就给我等死吧,许蔓柔!

    绝对不会再有下次,相信我!纵然心里恨得要死,但是许蔓柔面上还是露出一副感激的神色,赶紧发誓表态。

    安耀斯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许蔓柔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神色,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他果然在注视着叶凝白,顿时恨得把手握成拳头,指甲深深的陷进了肉里面。

    但是他在顺着安耀斯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发现叶凝白和宫祁暝正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看着他们两个,那模样,活脱脱就像在看耍猴的,或者说是在看狗咬狗也不为过。

    许蔓柔恨得要死,又恨自己,又恨安耀斯,更恨叶凝白和宫祁暝两个人,偏偏这个时候叶凝白的眼神还在她的身上打量,来打量去,从头扫到尾,再从尾扫到头。

    顺着她的视线,许蔓柔皱着眉头把自己看了一下,发现她的高跟鞋,其中一只正被她提在手上,另一只被扔在了马路边上,是刚才擦着安耀斯的脸颊扔过去的那只。

    此时此刻,她的头发也是乱的,精心搭配的裙子上面也有了脏污的痕迹,脸上的妆也花了,右脸颊更是高高的肿了起来,那上面的五个清晰的指印,估计很长时间都消不下去。

    本来她今天出门的时候,是精心打扮过的,想要和安耀斯度过美好的一天,来一次美妙的约会,却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发生了这种事情。

    许蔓柔顿时感觉脸颊烫的厉害,再怎么说,身为一个女人,尤其是注重自己外表的女人,在自己所谓的情敌面前丢了这样的面子,她还是感觉有些羞耻。

    麻利的过去马路边捡了自己的鞋子回来,穿上又整了整头发和衣服,感觉差不多了,至少比刚才好了很多之后,许蔓柔这才心里舒服了许多,然后她一抬头,发现叶凝白和宫祁暝还在那里,顿时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他们身上。

    她习惯性的认为,都是因为叶凝白,她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这个可恶的女人,他的日子过的也不会这么痛苦。

    这一刻,许蔓柔的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胆大的念头,她看着叶凝白的脸,脑海里那个胆大的念头越发强烈了,同时许蔓柔眼里精光连闪,脸上明显的浮现出算计的表情。

    喂!别用那副表情看着我,恶心!这个时候叶凝白也注意到了许蔓柔的神情,顿时没来由的一阵恶寒,忍不住出声说道。

    叶凝白的声音打断了许蔓柔的思考,她回过神来,双目几乎喷火的瞪着叶凝白,高声骂道:叶凝白,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骂我,你个小婊子!

    听着这肮脏无礼的话语,叶凝白还没有反应,在她一旁的宫祁暝动顿时下了脸色,宫祁暝一向是能动手绝不动口的,刚挥手想要吩咐保镖去给许蔓柔一点教训,就被叶凝白握住了他的手臂,拦下了他。

    这次你别管我,自己来,我能行!叶凝白对宫祁暝说道,这次她也被许蔓柔搞得火冒三丈,不自己骂回去,还真是不解恨。

    好,你来。宫祁暝一向是十分尊重她的,听到她这么说,便点点头答应了,那保镖先退下去,打算再看看,如果那个许蔓柔继续无理的话,就让她吃点苦头。

    叶凝白对宫祁暝感激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高冷,看着许蔓柔的表情很是不屑一顾,她骂道:小婊子骂谁呢?

    小婊子骂你呢!许蔓柔条件反射的说道,理所当然的以为,叶凝白是对她刚才那声小婊子,表示抗议。

    却没想到她刚说完,就听叶凝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笑了好一会儿,笑的都直不起腰了,最后软软的趴在了宫祁暝身上,然后把头转过来对着她,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笑嘻嘻的说道:许蔓柔,原来你自己知道你自己是小婊子啊,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呢,不错,还有的救,不要放弃治疗啊,要继续记得吃药。

    她面上虽然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但是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嘲讽,内容怎么听怎么让许蔓柔生气。

    许蔓柔也不是傻子,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叶凝白耍了,顿时火冒三丈,一手指着叶凝白,说道:叶凝白,你踏马的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佣人生的女儿罢了,下贱玩意,竟然敢这么对我!

    稍微停顿了一下,她似乎还是不解气,又继续加了一句:你妈妈是个佣人,是个下贱玩意,你跟你那个妈一样,也是个下贱玩意,都是些下三滥的货!

    这话一说出来,叶凝白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许蔓柔侮辱她,她尚且可以承受,可以淡定自如的侮辱回去,但是许蔓柔骂她的妈妈,却是触了她的逆鳞。

    宫祁暝脸色也沉了下来,他绝对不容许有人侮辱他心爱的女人,还侮辱他的丈母娘,如果不是叶凝白拉住了他,他都要控制不住,冲上去狠狠揍那个女人一顿。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