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 第166章:狗咬狗,一嘴毛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第166章:狗咬狗,一嘴毛

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作者:盛世橘宝

    她走到这一步,终于走到了安耀斯的身边,并且成功的把叶凝白给起掉了,十分不容易,千万不能功亏一篑,更不能因为自己的失误,而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如果是往常,面对许蔓柔这样的撒娇发嗲,安耀斯肯定会温柔的抱住她亲一亲,他俩能再说点甜言蜜语,这事就过去了。

    但是今天,不知为何,看着对面宫祁暝和叶凝白那副亲密的样子,安耀斯就感觉浑身不舒服,正好那许蔓柔在一旁不时眼色,使劲的烦他,他顿时就没了好脸色,感觉心情浮躁的很。

    安耀斯从来不是一个,愿意在女人面前掩饰自己情绪的人,他心里的所有想法全都写在了脸上,许蔓柔自然也看到了,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然后她一转头看到了叶凝白,顿时怒火中烧,把所有的怒气都撒下了叶凝白。

    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叶凝白的错,她明明那么喜欢安耀斯,但是安耀斯却偏偏娶了叶凝白做妻子,安耀斯的爷爷,那个老不死的也喜欢叶凝白不喜欢她,她到底哪样比不上叶凝白?明明自己样样都要比叶凝白强,却凡事都被她压了一头。

    幸亏她筹谋策划的比较好,以至于后来进了律师行业,她成了律师行业顶尖的人才,而叶凝白却处处被她压了一头,没有翻起多大的浪花。

    唯一的一次例外便是打宫祁暝那场官司,那一次她竟然意外的输了,是她人生的一个滑铁卢,但是她并不会放弃的,面对着叶凝白,她总是能轻易的燃起斗志。

    因为她不甘心,不甘心被一个佣人生的女儿比下去,她不信自己连一个野丫头都比不过。

    但是如今,她看着叶凝白站在宫祁暝旁边,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还是不得不说的是,叶凝白和宫祁暝看起来是一对璧人。

    宫祁暝看着她时,眼中的柔情是不会作假的,对她小心翼翼呵护的神色,也骗不了别人,没想到她好不容易把叶凝白从安耀斯身边赶走,却意外的让她过上了更加幸福的生活,这让她怎么甘心?

    叶凝白你凭什么,凭什么这么幸福?凭什么!许蔓柔低低的呢喃着,眼神阴狠,内心的嫉妒之火熊熊燃烧着。

    与此同时,在她不经意的时候,她搭在安耀斯胳膊上的那只手,紧紧的掐住了对方,因为太过用力,导致她的手指都有些发白,安耀斯更是感到一股钻心的疼痛,那是她长长的指甲陷进肉,所导致的痛觉。

    人面对痛觉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做出一些自保的反应,于是安耀斯条件反射的一把甩开了许蔓柔的手。

    在他看来,这只是他不想让自己的手臂废了,但是在此刻充满着嫉妒之火的许蔓柔看来,这无疑是一种挑衅,更是对她那可笑的尊严的践踏。

    安耀斯,你什么意思?他猛的转头把视线从叶凝白身上,挪到了安耀斯身上,眼神紧紧盯着对方,语气发狠的质问道。

    习惯了许蔓柔在自己面前,总是表现的温柔小意的样子,突然面对这个泼妇一般的许蔓柔,安耀斯有些不适应,沉着脸不语不发。

    然而这沉默放在许蔓柔眼里,顿时就变了味道,以为安耀斯这是在当着叶凝白的面,故意给她甩脸子,想重新追回叶凝白,顿时压低了声音,恶狠狠的问道:安耀斯,你老实说,你是不是还放不下叶凝白?你想追回她!

    虽然许蔓柔声音压得很低,但安耀斯还是条件反射的心里一跳,紧张的向宫祁暝跟叶凝白的位置看过去,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两人并没有听到之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许蔓柔把他的表情全都看在眼里,顿时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酸溜溜的说道:哟,看把你紧张的,知道就知道了吗?还能怎么样!

    许蔓柔,你简直不可理喻,我懒得跟你多说!安耀斯狠狠的瞪了许蔓柔一眼,眼里是毫不掩饰的不耐烦。

    但是又回味了一遍许蔓柔刚才说的话,心里莫名的有些激动,抬头看向叶凝白的方向。

    叶凝白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v领无袖衫,下身是一条粉色的过期短裙,脚上穿了一双水晶鞋,乌黑的长发披在脑后,站在阳光下,她整个人仿佛如同天上的仙女一般,漂亮得惊人,安耀斯不由得看花了眼,心里的激动更是无法忍受。

    你!你还看!你竟敢看她,安耀斯,我跟你没完!看到这一幕,一直想要压下自己怒气的许蔓柔,终于还是忍不住发怒了,所有的怒火,都被安耀斯这轻轻的一眼挑了起来,顿时拿起自己的包包,朝安耀斯打去,再也不想忍耐了。

    本来之前和叶凝白打官司输了,让所有人都看了笑话,自己多年的名誉也毁于一段,还得罪了宫祁暝,她心里就很不好受,偏偏这段时间以来,安耀斯对她的温柔都消失不见了,她顿时感觉如坐针毡,感觉心里很不安。

    他一旦感觉心里不安,就开始想方设法的刷新自己的存在感,但是这种没完没了的行为,却引起了男朋友的反感,两人现在的关系可谓是如履薄冰。

    她觉得安耀斯不爱她了,又喜欢上了叶凝白,而安耀斯觉得她不可理喻,跟个疯子似的,两人之间一直争吵不断,有几次甚至都动了手,而所有的怒火和不满,都在今天终于爆发了。

    许蔓柔拿着包包打安耀斯的行为,彻底的激怒了安耀斯,她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狠狠的打在了许蔓柔的脸上,许蔓柔的脸颊顿时高高的肿了起来,上面多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嘴角还溢出了一丝鲜血。

    这一巴掌下去,许蔓柔顿时呆在了原地,她像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然后用手背擦了擦嘴巴,放在眼前一看,发现果然是血,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她打死也没有想到,安耀斯竟然会打她,还是当着叶凝白的面。

    之前他俩争吵的时候,虽然有时候也会动手,但多数时间都是她单方面的在打安耀斯,安耀斯不屑对于她一个弱女子动手,但是今天就着了魔一般,竟然打了她耳光。

    许蔓柔感觉不可置信,最后又把这一切的帐,都算在了叶凝白身上。

    但是眼前最重要的却不是跟叶凝白算账,而是狠狠的打回去,许蔓柔回过神来,大叫一声,立马脱下高跟鞋,朝安耀斯脑袋上砸去。

    她的高跟鞋足足有十公分,鞋跟又细又尖锐,真砸在脑袋上,那不破个洞才怪呢,安耀斯顿时慌了,连连躲闪,但是许蔓柔就跟个苍蝇似的,他躲到哪,她就追到哪。

    许蔓柔,你来这里干什么?叶凝白一看到许蔓柔和安耀斯,顿时没了好脸色,她也不是圣母,没必要看到这对于侮辱过自己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还要笑脸相迎。

    许蔓柔十分妩媚的撩了一下头发,笑嘻嘻的说道:来游乐园还能干什么呀?自然是玩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