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神话小说 >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半夜来客

天干物燥起诉帝少:第一百一十三章 半夜来客

小说:天干物燥起诉帝少作者:盛世橘宝

    凝白,我知道你和耀斯的婚姻因为我的介入才会破灭的,可是我和耀斯是真心相爱的,我希望你能放开耀斯,既然他不爱你,就算你多么的想挽回也是于事无补的,而且耀斯也说了他和你的婚姻是爷爷的心愿,所以就算凝白你再爱耀斯,你也不能用这样一桩他不愿意的婚姻来绑住他,凝白,我希望你能想清楚什么样才是对你自己好。

    许蔓柔的声音依旧是娇柔的,脸上的笑也是动人的,眼里的坚定显然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一番话来,甚至她的双手还紧张的不停的摆动着,就在她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叶凝白还来不及有任何的情绪浮动,身后依旧传来了脚步声。

    一抹冷笑在叶凝白眼底浮现,看来她是算好了时间说这样一番话的,特意说给安耀斯听的。

    耀斯,你来了,你都不知道我和凝白聊得很开心呢。许蔓柔一见安耀斯就快速的上前拉住安耀斯的手,然后走到叶凝白面前笑吟吟的说道,你说是吗凝白?

    嗯?我很开心吗?叶凝白不解的挑眉反问,她好像没有和她聊天吧?

    叶凝白的话让许蔓柔脸色有些难看和苍白起来,而安耀斯则是直直的看着叶凝白没有说什么,叶凝白继续佯装不解的看着许蔓柔,气氛一时之间凝结下来,尴尬不已。

    安耀斯深深的看着叶凝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一会开口打破了这压抑的沉默,走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手楼主了许蔓柔的腰,一副小心翼翼呵护珍宝的模样。

    叶凝白冷冷的看着,眼神毫无波动

    天很快就黑了,叶凝白吃晚饭后和秦雨箐聊了聊,等他们回去后叶凝白便睡下了,半夜的时候,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走了走了进来,熟门熟路的抬着椅子走到叶凝白的床前才缓缓的坐在椅子上。

    宫祁瞑伸出的手反复伸出收回了好几次最后才轻轻的抚上了叶凝白的脸颊,力道轻得睡梦中的叶凝白一点也没感觉。

    他的手不停的来回抚摸着叶凝白的脸庞,最后来到她的红唇上轻轻的摩擦着,渴望的双眼也紧紧的盯着她的双唇,可是最后宫祁瞑还是猛地一眨眼,移开了双眸。

    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天边升起一抹微光的时候,宫祁瞑的双眼才从叶凝白的脸上移开,看了看窗外已经开始慢慢亮起的天空,宫祁瞑起身看着叶凝白,最后俯身轻轻的在她唇瓣上迎上一个吻,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去。

    叶凝白做了个梦,梦里有一个男人,男人是那么温柔的看着他,他的眼里除了温柔就是温柔,叶凝白看着他的双眼,慢慢的着迷了下去,可是男人的神情突然一变,先是心疼,然后是无奈,最后是挣扎,最后的最后双眼和脸上都充满了浓浓的歉意。

    叶凝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她想抓住他问清楚,可是这时候男人看着她伸出的手,却轻轻的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他的声音慢慢的远去,叶凝白心里一慌,猛地伸手就想抓住他,可是她却看见自己的双手居然再慢慢的消失,叶凝白吓得醒了过来。

    一个猛地坐起,扯痛了腿上还没好完的伤,叶凝白本就扑铺满汗的额头更加的大汗淋漓,可是她咬着唇没有叫出声,只是想着那个奇怪的梦,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许久之后叶凝白也想不出什么结果,可是她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双眸犹地看向左边,双眼闪过一抹深思,是谁?

    看着那张放在床边的椅子,每天雨菁都是整理好了才走的,椅子自然也是不会放在床边的,可是这几天早上醒来她的床边都会有一张椅子,叶凝白想不到有谁会半夜来看她。

    就在叶凝白皱眉沉思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瞬间敛起所有的情绪,叶凝白嘴角扬起的浅笑在看见推门而入的人时没有消失,反而笑得更加的灿烂了。

    许小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你和安爷爷说了什么?许蔓柔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眉间也有一抹哀怨和委屈。

    叶凝白的笑顿时变成了冷笑,许小姐,请问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

    叶凝白,我知道你不想和耀斯离婚,可是耀斯既然已经选择我了,你就应该放过耀斯不是吗?许蔓柔的语气不似往日的娇柔和委屈,此时反而有了几分狠意,看着叶凝白的眼神也带上些许的咄咄逼人。

    选择你?放过他?哈哈哈叶凝白像是听到了多大的笑话一样笑了出来,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了,明明是她提出离婚的,可是在别人眼里却是她缠着安耀斯不放。

    许小姐,你和安耀斯怎么样是你们的事,我和安耀斯离婚不离婚是我们的事,还有,我和你不一样,别把我当成你,只会找别人帮自己出头,玩一些见不得人的龌龊手段。叶凝白笑够了,眼里和话里的讽刺都那么的明显,明显得让许蔓柔的脸色有些苍白起来。

    叶凝白冷笑,她这是苍白给谁看呐,她可是没有一点怜惜的本能和基因的。

    既然你不会,那你为什么不和耀斯离婚?许蔓柔佯装镇定的看着叶凝白,嘴上的咄咄逼人却一点也没有减弱。

    许小姐,我想i应该去检查一下脑子和耳朵,我和安耀斯离不离婚那不是我们的事,安耀斯的事你或许自认为自己可以管,但是我的事你最好连一个眼神都不要给我多瞄,知道吗?叶凝白冷冷的看着许蔓柔,浑身的冷酷瞬间在房间里冻结。

    这是叶凝白第一次感觉到对一个人如此的厌恶,许蔓柔颠倒是非的本事,让她恨不得撕碎她的面具。

    还有,如果你还具备着正常人该有的五官和感觉的话,我想你应该明白自己现在是什么样的身份,明白自己的身份的时候我希望你用你不怎么灵光的脑子想一想,什么样的话该说什么样的事该做,知道吗?此时的叶凝白像极了一个女王,脸色冷冷的瞥视着许蔓柔,冷傲而自傲。

    你怎么在这里?安耀斯推门而入,而许蔓柔本来气狠的狰狞表情在听到安耀斯的声音后顿时眼里就浮现了眼泪,满脸委屈和害怕的转身扑进了安耀斯的怀里。

    耀斯,她她欺负我。许蔓柔的话里充满了委屈和抽泣声,身体更是轻轻的颤抖着。

    叶凝白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两下,她这是幼儿园还没毕业吗?

    安耀斯没说话,抬眸看向叶凝白,叶凝白光明正大的看向安耀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