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道士小说 > 再战神探 > 第71章 现形吧,刘金(3)

再战神探:第71章 现形吧,刘金(3)

小说:再战神探作者:芈黍离

    想来,当年与越王不和之事,只不过是表象吧!而恰恰因此,越王谋反一案,你得以幸存,没被牵连诛杀。当初你没有返乡,反而阴潜在越王府中,化名刘金,辅助越王谋划起兵事宜!

    当方谦与刘金合为一人之时,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蝮蛇劫土窑,救刘金,得到越王联络名单,其后恰逢我处置了假刺史,你们不甘心经营幽州的心血毁于一旦,真方谦便顺其自然地出现在我面前

    听完狄仁杰的分析,方谦不作声了,长长地叹了口气:我怎么会想着欺瞒过狄仁杰?你太难对付了。常闻狄公神断之名,今日方知,盛名之下,却非虚名!

    根本不管方谦的赞誉,狄胖胖还有些意犹未尽,捋着胡须:越王父子先后起兵失败,李贞兵败被杀,你只身独存。但你并不甘心,反而借着以往的关系与名单活动,慢慢地竟然升任至幽州刺史,以之为基地,继续进行叛乱谋划。

    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也不敢在刺史府中,于是你便改头换面,再以刘金之名,四处笼络心怀叵测之徒,发展势力。却没想到,因为行为过于猖狂,引起了内卫的注意。三年前,内卫突至,将你擒获,送往洛阳。这样的情况下,你们自然不甘心丢了幽州刺史的位置,为内卫发现你的身份。于是,假刺史顺理成章地现身了!

    你太可怕了!良久,方谦语带苦涩:悔与狄公为敌也!

    不过,有一言相问!方谦忽然笑了。

    眉头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狄仁杰摆摆手:你说!

    狄公口口声声说我们是乱党叛逆,那究竟是哪家的叛逆!武周?方谦目光锐利,紧盯着狄仁杰:武氏冒天下之大不韪,祸乱社稷,窃夺江山,颠倒乾坤,屠戮宗室,戕害忠良。我等身为大唐臣民,兴义兵,诛武氏,恢复李唐神器,何过之有?

    武氏狼戾不仁,其心阴毒,纵容酷吏,祸乱朝纲。狄公前两年才被来俊臣等人陷害谋反,这边却积极为武氏调查我等兴唐义士。你也是李唐旧臣了,名望著于四海,如此行为,实让我等寒心方谦语气中满是讽意。

    放肆!真该将你拔舌剔骨,碎尸万段!见方谦大肆毁谤女帝,元徽当即怒骂一声刷存在感,表明一下态度。当然,内心中并没有什么波动。

    闻其言,狄仁杰差点就把他们勾结突厥的事用来怼回去,不过略作思量,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紧盯着方谦:你当着众千牛卫的面说这话,是想引起皇帝对本阁的猜忌吧

    方谦神色微变。

    哼!你们自诩为义士,干的却是祸国殃民、残害生灵的恶事,有什么脸面在本阁面前大言不惭!狄仁杰冷声道。

    然而狄仁杰心里,不免有所触动,对李唐,他当然是抱以同情态度。只是对这些人选择的方法,不敢苟同,对其所作所为,更是深为厌恶。  

    而在当日傍晚,你们又露出了第三个破绽!狄仁杰走了几步。

    是那条蛇吧!元徽轻声道一句。

    没错!真真是欲盖弥彰,当敬晖拿着那条蛇到我面前的时候,我一眼便认出了,我初至幽州,私访民间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便说明,那神秘杀手‘蝮蛇’定然潜伏在都督府周边!这件事,更加暴露了杀手蝮蛇,在与你方谦暗中联系!狄仁杰点点头。

    闻言,方谦轻摇着头,感慨不已。

    见状,狄仁杰盯着方谦,继续道:而在当天夜里,我又验证了你第四处破绽!

    是什么?方谦好奇了。

    在第二日上午我唤你于堂中问话的时候,便发觉,你始终拘束着身体,坐在椅子上,背也不敢贴上椅背!当时我便怀疑你背上有伤!狄仁杰定定道

    当日夜间,我与元徽散步,原想去见你,欲再从你这儿探探口风,结果正遇你呵骂仆役擅闯你房间。你不让仆役进入房间,伺候你的起居,就是怕身上的伤痕被发现!

    为了印证的我的判断,那一夜,我命人悄悄在东苑放火,请你移驾,尔后派人潜入你的房间!

    那把火也是你安排人放的?方谦吃惊道。

    狄仁杰嘿嘿淫笑着,竖起食指:只是请方大人移驾,方便仆役进入房间替我收集证据罢了。果然,没有令我失望,你榻间药气弥漫,还发现了一些治疗外伤的白药!

    望着狄仁杰笑眯眯的表情,方谦有些无奈了:当真是防不胜防!

    你身上的伤,本可以用逆贼用刑来掩饰,然何故遮遮掩掩,只因满身伤痕皆为千牛卫所留,你根本不敢暴露出来!还有疗伤的药物何来加上蝮蛇显踪,这些都预示着,你方谦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枉我此前还在暗自得意骗过了狄仁杰,然不知不觉之间,竟然露出了这么多破绽,连身份都被勘破了当真可笑!方谦自嘲道。

    说到这儿,方谦停住了,抬头看着狄仁杰:可这些都只能说明我有问题,哪怕身上的伤痕来源,应当也是狄大人你先确定了我刘金的身份之后,才明白过来的吧!

    闻言,狄仁杰又笑了:昨夜,狄春自洛阳归,带来了你的库档。我细细查看,惊奇地发现,你曾在湖州做过长城县令,后来又调入越王府做长史,其后你便因与越王不和,辞官还乡。提到越王,我立刻便想到了长安土窑中被营救的逆党刘金!

    这又如何?仅凭此点,就能推测我是刘金,这未免太过牵强了方谦似乎在与狄仁杰一同探讨案情一般。

    还记得你是怎么和我说的吗?你说十年前徐敬业叛乱之时,越王李贞欲起兵相呼应,曾去信邀请你一同举兵,是吧?

    呵呵!狄仁杰微笑道:十年前,你不过一小小的长城令。越王若要举兵,其联络者,怎么都应该是手握军政重权的宗室故旧、元老宿臣。怎么可能会传信与你这个非亲非故的七品县令,思之令人发笑!

    但是,你却对越王联络各方起兵之事,知之甚详。遍思越王起兵前后,若有这么一个人没有资格参与叛乱筹备,却能道出此事详情,那他会是谁呢?只有你,刘金,越王的心腹,记室参军、高级幕僚,从头到尾参与了越王叛乱,知道越王联络各方的详细名单。这,也是皇帝严令要抓住你的原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